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作者:紫嶺紅山】【下部完】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作者:紫嶺紅山】【下部完】 -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作者:紫嶺紅山】【下部完】

「舒、舒服……舒服了……」李月繃緊的身體突然松弛下來,周亦正肩扛著她的雙腿,雙手撐在她身邊,開始盡情地享受起來:「那該我舒服了!埂膏拧眯≌、隨你舒服……」一時間房間里只剩下電視上的新聞,和兩個人的喘息,以及肉體相撞和摩擦的水聲。

  周亦正畢竟也是很久沒有和真正的女人做愛了,很快他也粗重地喘息起來,李月感覺到他的變化,也開始盡力向上挺動陰阜,迎合著他的攻擊,并且生澀地叫起床來:「弟弟……用力……快點……姐姐好爽……爽死了……」「姐——!」周亦正猛的一挺身,將大肉棒深深地插進李月陰道最深處,頂著她的花心,噴出了火熱的精液。李月被這股熱流燙得渾身酥麻,手腳并用,緊緊地纏住周亦正:「啊……射得姐姐好舒服……」「啊……姐……」周亦正軟軟地伏在李月身上,大汗淋漓地喘息著:「一開始我真沒想到和你做愛這幺舒服……」「嗯……」

  「你要是早點變成女人多好啊!

  「一開始人家也不知道嘛……去洗個澡吧?都流出來了……小正射了好多……」兩人嘻嘻哈哈地打鬧著洗完澡,回到床上休息?粗钤侣畹碾伢w,周亦正很快又不安分起來,雙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游走。

  兩個人偎依著看著電視上的新聞:「……組織部長包二奶案今天在XX省高級人民法院宣判!巩嬅鎿Q到了莊嚴的法庭,一位威嚴的法官正在念著判決:「……包養二奶多達三名,……受賄罪、瀆職罪、貪污罪、非法占用性資源罪……民憤極大,罪大惡極,……數罪并罰……死刑緩期三年執行……」「沒意思……這些當官的犯了這幺重的罪都不槍斃……姐……」「小正還想來一次?」李月嬌笑著挺起酥胸,任由周亦正的怪手揉捏著她柔軟的乳房。

  「當然想啊……姐那幺性感!

  「那姐再和小正做一次吧……」李月眼波流轉,嫵媚地看了周亦正一眼,周亦正傻乎乎地看著她,已經完全忘了她曾經是自己的表哥。李月突然低頭抓住周亦正半硬半軟的肉棒,張開小嘴一口含住,吸吮起來,周亦正滿足的閉上眼睛,癱倒在床上,開始盡情地享受起那銷魂的快感。

  第五節星期五

  一周的工作又快結束了,上午一到公司,周娟娟就敲響了經理辦公室的門。

  「請進!惯@是程序組的梁總工程師,暫時代理趙經理的工作。

  周娟娟慢慢推開門,梁工看到她,趕緊從寬大的辦公桌后站起來,微笑道:

  「周姐,什幺事?」

  「那個……」想到又要嫁給自己的兒子,周娟娟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這兩個小子真沒出息……肯定會被人笑的。

  「怎幺啦?有什幺困難嗎?周姐是我們公司的重要員工,如果有困難的話請直說!」梁工豪爽地笑道。

  「不是……那個,我要結婚了!怪芫昃甑椭^,吞吞吐吐地說道。

  「哦?和誰?我們公司的嗎?」

  「不是……是我小兒子!怪芫昃暝桨l不好意思起來,臉也紅了。

  「哦!喜事!恭喜恭喜!這幺說,你現在兩個老公都是你兒子?」梁工看起來很開心。

  「是……那兩個小子沒出息,在外面找不到老婆,見笑了!埂改睦锬睦。我看他們是看不上外面的女人才對,周姐那幺漂亮,誰愿意丟下周姐去找別的女人!埂改睦铩祭狭!孤犞汗さ墓ЬS,周娟娟開心了一點,抬起眼睛微笑著看了他一眼,卻正對上灼熱的目光。

  「成熟的女人更美麗嘛。我也是和我媽結婚的!埂概?」周娟娟有些驚奇地看著梁工。

  「呵呵,是啊。不過……要等陳玉回來才能讓你請假,行嗎?」「嗯,我知道,不然小蘭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怪芫昃晷χc了點頭。

  「周姐真是盡職。那幺,我記下了!

  「那我回去上班了。謝謝梁工,麻煩你了!怪芫昃晡⑿χ鴮χ汗ぞ狭藗躬,走出了辦公室。梁工則對著她窈窕的背影色迷迷地想道:「不如今天去讓她服務一次?……」回到自己的性服務室,周娟娟發現門口的插槽上已經插滿了服務卡。本來每周五就工作繁忙,加上她要結婚的消息肯定被梁工在設計部內部局域網發布了,所以很多人趕著想和她做一次愛,畢竟婚假的話國家規定最少一個月呢,本公司以人為本,還多加十天……全薪。

  「杜豐,三十??歲。喜好:后入式、羞澀、胸射……」周娟娟看了看排在第一位的信息,發出了請其前來接受服務的信息,繁忙的一天又開始了。

  足足滿足了十個人,已經離下班只有一個小時了,周娟娟也累得有些渾身酸軟,子宮里也像被精液灌滿了——今天的那些家伙,包括以前喜歡口爆、顏射的那些人,幾乎全部都射到她子宮里了……但是門口的卡槽里還有兩張卡。周娟娟正在遲疑該不該叫最后一個去找小蘭——她看到李小蘭門口的卡槽已經空了。這時兩個年輕人一起來到她身邊:「周姐,沒時間了,我們兩個一起吧!惯@種事公司沒有明文反對,一般都是睜只眼閉只眼。因為普通員工一周只有兩次機會,隨便剝奪一次的話,肯定會對員工的工作積極性造成嚴重打擊。周娟娟只好笑道:「好,那你們一起進來吧!惯M了服務室,周娟娟才想起來:「你們的愛好不一樣,我怎幺服務呢?」「沒事,我隨意!垢呤莸哪莻笑道。

  另一個比較黑壯的也笑道:「我也沒什幺特殊愛好,周姐隨意表現就行!埂膏拧蔷蛯Σ黄鹉銈兞!埂改睦锬睦!」兩個人異口同聲,周娟娟微笑著走到他們面前,想了想,跪了下來,仰起臉,將小手伸向他們的褲襠。

  很快兩人的褲子的解了下來,露出兩條黑紅的肉棒。周娟娟一手抓住一只,輕輕地套動起來,并且張開櫻唇,將其中一條含進嘴里。

  「周……周姐……」被口交的那個爽得渾身的汗毛根根直立,拼命的仰起頭來。

  「聽說你要去考公務員了?」另一個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撫摸著周娟娟的秀發,笑道。

  「啊……是啊……說不定周姐結婚回來我就不在了!孤牭剿@幺說,周娟娟有些生氣,吐出他的肉棒,含住問話的那個。

  這家伙還沒注意到周娟娟神色有異,還在略帶得意地笑著:「當了公務員,就可以每天都做愛了……雖說工資不高,不過福利還真是好啊!埂负呛恰鼓莻沒再說話,閉起眼睛,捧著周娟娟的臻首,全副身心都沉浸在周娟娟高超的口技為他帶來的快感。

  「行了,快下班了,我們開始吧!瓜惹澳莻笑著走到周娟娟身后,周娟娟厭惡地翹起雪白的美臀,一聲也不出地任由他將滾燙的肉棒插進自己身體。想到「公務員」這三個字,周娟娟連淫水都沒了,陰道內有些干澀,那個不由得有些奇怪,笑道:「周姐累了?怎幺沒水!埂负!怪芫昃昀淅涞鼗亓艘痪,繼續認真地為眼前的男人口交。

  這下這家伙終于發現了周娟娟不高興,趕緊停止動作,問道:「周姐……怎幺啦?」周娟娟吐出嘴里的肉棒,沒好氣地搶白道:「挺好一小伙子,居然去當公務員?沒出息!埂高馈、周姐……我家里叫我去考……拗不過,我就隨便考了下,肯定考不上的……」「考不上還去考?每年幾十萬人考幾十個職位,你沒路子不是白搭嗎?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怎幺都想著當公務員呢?」周娟娟不屑地冷笑了一聲,再次張開小嘴含住了面前的肉棒。

  后面那個頓時沒意思起來,從周娟娟的小穴里抽出肉棒,訕訕地笑道:「周姐……我真不是想去當公務員……我就隨口說說的!惯@次語氣還比較真誠……周娟娟也不想再給他臉色,吐出肉棒微笑道:「行啦……姐也就隨口說說……現在的公務員就沒什幺好東西。姐其實覺得你不錯,不想你變成那樣……」「知道啦……」

  「嗯……沒事,姐剛才心情不好,人也有點累,沒水……來摸摸姐的奶子就行了……」周娟娟媚笑著站直了身子,驕傲地挺起豐滿的酥胸,年輕人馬上從背后伸出兩只手,緊緊地握住那對高聳的豪乳,輕輕揉捏起來。

  面前的那個則摟著她柔潤的香肩,在她臉上,脖子上亂啃起來。在這前后夾攻之下,周娟娟很快也情熱如火,春水橫流起來。

  「嗯……好……好啦……快下班了,你們來吧……一前一后?」「嗯!」兩個男人異口同聲,馬上兩只火熱的肉棒就深深頂進周娟娟體內。

  「好老婆!咦,怎幺啦?」周娟娟腰酸腿軟地打開家門,周亦正迎上前來,馬上發現她狀態不好。

  「今天都知道我要結婚……搞了我一天……累了……」周娟娟軟綿綿地倒在周亦正懷里。

  「呃,那快點休息!」畢竟母子連心,周亦正心疼地抱著周娟娟走向臥室。

  周娟娟無力地掙扎到:「沒事,等等……你哥昨天說有點事……今天告訴我們,我給他打個電話!埂概,那媽先坐會吧!怪芤嗾龑⒅芫昃攴诺缴嘲l上坐好,又跑去倒了杯熱水送到周娟娟手邊。周娟娟喝了一口,心里有些甜蜜:還是老公多好啊,就算出門了一個,還有一個會疼我……撥通了周亦方的手機,電話那頭馬上傳來周亦方喘息著的聲音:「哎——媽……嗯,我們做報道的時候出了點群體性事件——沒事沒事……我受了點傷——哎呀,就傷了個腳趾。真的!現在在這個縣城的醫院……一星期就能好。你等會先看新聞……叫小正上PP,我傳個視頻給他,你們就知道出了什幺事……不過別外傳,看了就刪掉……好,等我回來再說!怪芤嗾谂赃吢牭搅,已經拿來了筆記本電腦,上了網。很快聯系上周亦方:

  「哥!

  「恭喜你啊小正,不過今天不多說了,我傳個視頻給你,你自己看!埂负冒!怪芤嗾_始接收視頻:「這幺大?」「是啊,專業攝像機拍的高清視頻,當然大……兩個小時呢,又沒處理……行了,不說了!菇邮苓@個視頻得兩個小時,周亦正把筆記本電腦放在茶幾上,坐到周娟娟身邊,笑著伸手揉捏起她的香肩:「媽累壞了,我給你按摩吧。今天別做飯了,叫外賣吃?」「不想吃外賣……一會我來做,沒什幺事……使勁點……今天一個家伙把媽綁了一個多小時……又綁的緊……哎呀——沒事沒事……繼續!埂缚磿娨暟!怪芤嗾v出一只手,打開了電視,每天這個時候所有的頻道都在放同一個節目。周亦正笑道:「領導人都很忙的內容已經完了……現在該放老百姓都很幸福了!怪芫昃瓴挥傻眯α似饋恚骸肛氉!惯@時電視上開始播送一條新聞:「XX。兀乜h發生群體性事件,目前已經得到平息,XXX對此發表重要講話!怪芫昃暌惑@,和周亦正對視一眼,兩個人都緊張地直起身來——那是充氣娃娃下鄉活動的第一站,也是周亦方前去報道的第一站。

  鏡頭轉到一個熟悉的領導人身上,正在拿著一份厚厚的講話稿,抑揚頓挫地念著:「……充氣娃娃下鄉活動是政府為了解決廣大農村人口性需求的行動,體現了心懷農村,心系百姓的深厚情懷。我國是唯一一個推行此類活動的國家,體現了社會主義優越性!埂笩o聊!怪芤嗾剡^頭來,輕輕地為周娟娟捶著背。周娟娟笑道:「別管那幺多,先看完!埂浮且恍〈閯e有用心的人,受到西方敵對勢力的收買,煽動廣大不明真相的群眾,惡意攻擊黨的政策!在這里,我要正告所有妄圖顛覆政權的反動分子: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哈哈……」母子兩都笑了。講話還在繼續:「……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畢竟還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沒有條件為每個男人安排一個女人,但是比起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剛剛還說我們不明真相,馬上又說我們的眼睛是雪亮的……看樣子我們不是人民群眾。哈哈!」周亦正挪揄道。周娟娟趕緊道:「小正,這話可只敢在家說!埂钢览病瓫]看到什幺,等會看哥傳來的視頻吧!惯@條新聞已經結束了,另一條新聞開始播放:「各地群眾喜迎嫖價上漲,紛紛表示對生活影響不大……」周娟娟已經疲憊地閉上了眼睛,周亦正心疼地輕輕拍著她的肩,沒有再看電視?戳穗娔X一眼,視頻已經傳送了百分之十。

  網絡的另一邊,周亦方也躺在特級護理病房的病床上看著電視。一邊看一邊罵罵咧咧:「操……這糊弄得過去嗎……他們只想要女人而已……」骨折的小腳趾上傳來陣陣鈍痛,周亦方呲牙咧齒伸了伸腿,看樣子是走不了路了。沒個人在身邊照顧,要挨餓了啊。

  正在愁眉苦臉的想著溫馨的家,每天回家都有周娟娟可口的飯菜……這時兩個年輕的護士走進病房,稍微年長的那位微笑道:「周先生晚上好。我們是晚班的護士,我叫董梅,這位是宋曉霞!怪芤喾襟@訝地睜大了眼睛:我擦,這兩位護士穿得這幺清涼……白色的護士服幾乎就是透明的,兩具凸凹有致的白嫩胴體纖毫畢現,宋曉霞最少還穿著一套黑色的內衣,看得出來是蕾絲的,董梅則完全真空,兩只肥嫩高聳的乳房歷歷可見,看樣子比媽小不了多少……下身三角地帶的黑色森林也幾乎一根根都能數清楚。周亦方頓時忘記了疼痛,目瞪口呆:「??」宋曉霞年紀比較輕,在周亦方的目光下也有些羞澀起來,垂下粉臉,潔白的脖子也有些紅了。董梅則似乎見慣了這樣的目光,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掩著紅潤的小嘴,嬌笑起來:「晚上就由我們來照顧周先生!埂高,呃……」周亦方一時不知道說什幺好,結巴了一會,才想起來:「我的那個同事怎幺樣了?」「她很好,觀察一天,沒什幺特殊情況就可以出院了!苟窌f話的鳳眼柔媚地看著周亦正,柔聲道。

  「嗯……對了,怎幺會……我一個人就安排兩個女護士來照顧?」周亦方知道,這樣的縣級醫院所有的女護士加起來一般都不超過十人,白天就是兩個男護士在他病房值班。

  「縣領導說了,省領導有指示,本縣發生的群體性事件給幾位記者造成了身體傷害,非常抱歉,希望幾位記者海涵……今天太忙,一直在開會,明早再來看望幾位。今晚就安排我們好好照顧大記者!苟份p笑道。

  「哦!怪芤喾叫幕ㄅ牌饋恚嚎礃幼油砩嫌衅G福了!這跟小腳趾斷的還是值得嘛!這時董梅走到他身邊,俯下身子仔細檢查了一下他包著紗布的斷趾:

  「嗯……看樣子沒什幺感染的跡象!

  兩只豐滿的乳房就在周亦方眼前,正在透明的護士服內緩緩地搖擺。真大……周亦方幾乎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摸,肚子卻咕咕叫了一聲。

  「呵呵……周大記者肚子餓了?」董梅直起身來,轉過頭對著宋曉霞笑道:

  「小宋,去領一份營養餐來!

  宋曉霞趕緊答應著出去了。周亦方緊緊地盯著董梅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和肥白的豐臀,也回到辦公桌前,開始記錄他的病情。

  很快宋曉霞就端著一只餐盤回到病房,走到周亦方床邊。周亦方坐起來就想吃飯,董梅笑道:「哎,周大記者身上有傷,叫曉霞喂你吃吧!惯@都可以?周亦方睜大眼睛看了宋曉霞一眼。齊耳短發,小巧可愛的臉蛋,似乎已習慣了周亦方的目光,沒有再臉紅了,只是鼻尖上還有一片細細的汗珠。

  清脆地答應道:「哎!拐f著端起碗,拿起一只勺子舀起一勺雞湯送到周亦方嘴邊。

  周亦方爽的都要飛起來了,這樣每天斷根腳趾都愿意啊。張開嘴,宋曉霞微笑著把雞湯送進他嘴里,頓時把他狠狠地燙了一下,「噗」地吐了出來。宋曉霞手一歪,一團熱湯頓時潑到周亦方已經因為兩位護士的美色而將病號服的褲襠頂起的帳篷上。

  「啊——」周亦方慘叫一聲,宋曉霞趕緊放下碗,手忙腳亂地幫他擦起來。

  董梅趕緊跑過來,一對渾圓的乳球在護士服下蕩出一陣驚濤駭浪:「哎呀!怎幺啦?燙著了?小宋,怎幺這幺不小心?」「對不起對不起!」宋曉霞小臉通紅,明亮的眼睛因為緊張而蒙上了一層淚光,董梅也忙不迭地道歉:「周記者,對不起,小宋才正式參加工作三個月,本來是不該叫她來照顧你的,可是我們小縣城的醫院,就我和她長得還不算丑,只好安排我們來了……對不起!」「沒事沒事!」周亦方大度地笑道。董梅還在數落著宋曉霞:「你這樣以后怎幺照顧那些老干部?要知道我們女護士平時只給領導和離退休老干部服務的!

  那些領導脾氣大得很,你這樣的錯誤肯定會受處分的!埂笇Σ黄,周記者,護士長……我以后會小心的!顾螘韵嫉难劬镛D動著淚花,聲音里也帶上了哭腔。周亦方不忍,笑著安慰道:「哎,董小姐,就原諒新人一次吧,我真沒事。以后注意點就行了!埂感液弥苡浾叽蠖,我來吧!苟窂拇差^柜上端起碗,拿起勺子。宋曉霞趕緊道謝:「謝謝周記者,謝謝護士長!苟伏c點頭,舀了一勺飯,道:「幫周記者清潔一下,你知道該怎幺做?」宋曉霞忙不迭地應聲道:「知道知道!拐f著將周亦方的褲子褪了下來,爬到病床上,就將頭埋到周亦方腿間,張開小嘴含住了他被燙軟的肉棒,開始幫他舔舐著沾濕的殘汁。周亦方舒服得幾乎要呻吟起來,這時董梅則含了一口湯在嘴里,先喂了他一口飯,然后將紅潤的小嘴湊了過來,溫熱鮮美的雞湯就從柔軟的小嘴里緩緩地度了過來。

  簡直是神仙一樣。周亦方有些暈眩起來,食不甘味地嚼著食物,宋曉霞靈活的小嘴已經將他身上的湯汁清理干凈,正在含著他的肉棒一心一意地吸吮,剛剛被燙的疼痛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肉棒在那溫潤的小嘴里硬硬地脹大起來。

  受不了了……董梅再一次湊過小嘴喂周亦方喝湯的時候,周亦方伸出雙手,隔著透明的護士服緊緊地抓住了那對豐挺的乳房,溫軟的乳肉頓時充滿了周亦方的手心。

  「嗯……」董梅輕輕地喘息起來,但是手上還沒停著,繼續喂周亦方吃飯。

  周亦方很快挑逗得她殷紅的乳頭挺立起來,夾緊雙腿也止不住流出一陣淫水。

  「周記者……先吃飯……吃完了飯我們再一起給你服務……今天晚上你想對我們做什幺都可以……」董梅輕輕地喘息道。周亦方這才戀戀不舍地放開手,笑道:「好!估峭袒⒀实爻酝觑,董梅笑著收起碗:「小宋,把這些收拾一下送走,給周記者準備一套干凈衣服,我幫他洗澡!顾螘韵稼s緊吐出周亦方的肉棒,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爬下床收拾好餐具,離開了病房。董梅笑著幫周亦方脫光衣服,扶著他下了床,架起他的一只手臂:

  「周記者,去洗澡吧!

  摟著董梅成熟柔軟的身體,周亦方的肉棒就一直沒有軟下來過,一只腳又不能落地,他只好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蹦跳著進了衛生間。董梅帶著他坐到一只凳子上,放好熱水,也脫掉了透明的護士服,微笑道:「我來幫你洗澡吧!埂高,腳上沒事吧?」周亦方看著自己纏著紗布的腳趾,苦笑道。

  「沒事……打濕了等會再給你重新包扎!苟沸χ脽崴軡窳酥芤喾降纳眢w,然后開始在他身上涂沐浴露。柔軟的小手輕輕地撫摸使得周亦方舒服得有些渾身發軟,閉著眼睛仰靠在椅背上,腦子保持著空白,專心享受董梅的服務。

  很快另一種柔軟滑膩的快感就代替了小手的撫摸,周亦方張開眼睛一看,董梅正垂著頭,捧著自己那對白嫩豐滿的豪乳,輕輕地擦洗著他的身體。兩顆硬硬的乳頭輕柔地滑過皮膚,剛剛軟了一點的肉棒馬上又高高舉起。

  本就柔膩無比的乳肉粘著沐浴露,更加滑不溜秋。周亦方幾乎忘掉了呼吸,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兩團又白又嫩的肉團磨擦著自己的身體。董梅微微揚起頭,看到周亦方癡呆般的表情,不由得輕聲笑了起來:「周記者,舒服嗎?」「?舒服,當然舒服!第一次這幺舒服!」周亦方趕緊道。

  「周記者站起來一會吧,幫你擦背!怪芤喾节s緊依言站起身來,轉過去背對著董梅,馬上那對溫軟的肉團就貼了上來。

  「真舒服……」周亦方禁不住呻吟起來:「董小姐……第一次這幺洗澡……」「呵呵……」董梅還是輕輕地笑著:「還有更舒服的。好了,你坐好吧!怪芤喾絼傋,董梅就跪到他面前,捧著高聳的雙乳夾住了他勃起的肉棒,慢慢地摩擦起來。

  以前雖然也乳交過,不過沒有在這幺刺激的情況下享受。周亦方早就忘了腳趾上的疼痛,一條肉棒早就硬得快要爆炸了,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撫上董梅濕漉漉的秀發:「受不了了……再來就要出來了……」「想出來就出來吧……周記者也有幾天沒做愛了吧?先在這里出來一次,正好洗干凈,等會我和小宋一起再陪你做久一點……」董梅嬌笑著加快了摩擦的速度。

  「好……董、董小姐……能不能射到你嘴里……?」周亦方呻吟起來。

  「當然可以啊……我全身上下都可以讓周記者射精……」董梅說完,笑著張開小嘴,含住了兩團雪白的乳肉中間露出的紅亮的龜頭,舔吸起來。

  雖然口技不如媽媽專業,不過多了一層乳交的快感,在董梅柔軟的小舌頭纏繞之下,周亦方很快把持不住,長長地呻吟了一聲:「嗯——」積存數日的精液就噴薄而出。冬梅趕緊擠緊自己的乳肉,飛快地套動起來,小嘴卻緊緊地含住周亦方的龜頭,任由那滾燙的精液全數灌進自己的嘴里。

  等周亦方喘息著射完精液,董梅才媚笑著緩緩吐出肉棒,含著一口精液仰起臉來,嬌媚地看著周亦方張開小嘴,嫩紅的香舌在滿口乳白色的精液里攪動了一下,然后閉上小嘴慢慢地吞了下去。

  「董小姐……好爽啊……」周亦方恢復了平靜,笑道。

  「讓周記者爽是我們的任務……對了,我看了你的病歷,我比你大五??歲哦,你叫我董姐就行啦!苟纺闷饑婎^,開始細心地幫周亦方沖水。

  「哦,我也覺得董姐挺成熟的。那你叫我小周就行了,叫弟弟也可以。叫周記者感覺挺傻的!怪芤喾叫Φ。

  「嗯……那好吧,那我叫你弟弟好了。我自己也有個弟弟,我一直想和他結婚的,結果他跑去和他中學的老師結婚了……」董梅幫周亦正沖干凈身體,拿起浴巾開始幫他擦水。

  「我要是有你這幺漂亮的姐姐,肯定不會和什幺老師結婚的!」周亦方瞪大了眼睛。

  「哎,他說原來上中學的時候調皮,要不是那個老師總是用身體獎勵他,鼓勵他進步,他肯定考不上大學……他說那時候他就決定要娶她了!昧,我扶你回床上吧!箖蓚人出了衛生間,正看到宋曉霞低著頭坐在病床的床沿,董梅笑道:「小宋,你也去洗個澡吧——對了,我建議你灌一次腸,今晚就讓小周幫你后面開苞了吧。反正這次任務結束后你就要和我一起專門服務干部病房了,到時候也免不了被那些老干部開苞……現在有這幺個大帥哥在這里,總比那些老人好!顾螘韵碱D時滿臉通紅,周亦方趕緊道:「董姐,不必勉強,宋小姐看樣子年紀還太輕了,讓她自愿吧!苟贩鲋芤喾皆诓〈采咸珊,看著宋曉霞笑道:「女人總免不了這幺一天的,小宋也滿十九了,不小了。行,既然弟弟說隨她,那就隨她好了!顾螘韵稼s緊站起來,低頭絞著白皙的雙手:「知、知道了……我會洗好的……」說著逃命一樣地跑進了衛生間。

  「十九了還沒嫁人,難怪這幺害臊……」董梅笑著搖搖頭,走到護理臺前拿出一盤紗布藥水等醫療器械,回到病床前,幫周亦方換藥。周亦方笑道:「董姐,你不穿衣服?」「你想我穿我就穿,你不想我穿我就不穿!

  「呃——我還沒跟護士做過愛……董姐,你穿上衣服和我做愛好不好?」「嗯。等我給你換好藥吧!埂傅葧行∷我病パ!」斷趾上一陣劇痛,周亦方慘叫起來。

  「忍著點……好了!」董梅細心地幫他纏好紗布,收拾好工具,這時宋曉霞已經洗好了,穿著一件普通的護士服走出了衛生間。董梅笑道:「小周,你是想我穿成這樣,還是剛才那樣?」「曉霞穿這種了,你就穿剛才那種吧……把帽子也戴好行嗎?」周亦方壞笑道。

  「嗯。小宋,你先陪小周一會吧!

  「嗯!顾螘韵紱]有再那幺羞澀,大方地走到周亦方病床前,斜坐在床沿:

  「周記者,想看什幺電視嗎?我幫你換臺!

  「最近有部電視叫《步步精腥》好像不錯……」周亦方其實無心看電視,眼睛一直在盯著宋曉霞護士服下擺下露出的那段白嫩的大腿。

  「好!顾螘韵奸_始習慣了他的目光,按了幾下遙控器,電視畫面馬上切換到了一個古代宮廷的場景,一個宮裝美女正趴在桌子上,宮裝的下擺撩到腰間,一個模樣高貴的年輕男子正從她兩片渾圓的臀間激烈地抽插著嬌嫩的肛門。

  「啊啊啊啊……女子高聲呻吟著,看著這淫媚的畫面,宋曉霞不由得又一次臉紅起來:「周記者也喜歡看這樣的肥皂劇啊!埂阜凑龥]什幺事,就算不看這個,別的臺也是這些穿越劇!怪芤嗾Φ,一只手已經搭上了宋曉霞光滑的大腿。

  「嗯……也是,聽說這是國家有意引導,是想告訴我們不但現在一個女人要陪很多男人做愛,穿越到古代也是一樣……你看這個女主角,到了古代還被那幺多男人搶,還都是王子呢……」「呵呵……是啊。就是想說連皇親國戚都要好幾個人共一個老婆,何況我們這些屁民……」這時董梅走出了衛生間,穿著剛才那件透明的護士服,略微有點濕,完全就像一層塑料紙,除了增加誘惑力,沒有別的作用。一頭黑發也挽了起來,戴著一頂護士帽,更顯得唇紅齒白,眼波如水。笑道:「什幺事請討論得這幺熱烈?」「沒事……聊聊電視!顾螘韵嘉⑿Φ,周亦方的手正在她年輕健美的大腿上輕輕揉捏,弄得他小臉上又有些緋紅起來。

  「哦……《步步精腥》啊。這片子不錯的!苟芬沧街芤喾缴磉,和宋曉霞一左一右夾住了他。兩個美女身上散發著不一樣的香氣,宋曉霞是清幽的少女體香,而董梅則是甜蜜馥郁的濃香,光是這樣的香味就足以讓正常的男人欲火燃燒起來。

  這時周亦方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提電腦發出了提示,周亦方掙扎著看了一眼,視頻傳好了。他發過去一條:「好了,你自己看,我下了!咕托χP掉電腦,然后張開雙手,同時抓住了董梅和宋曉霞的乳房。

  這邊的周娟娟則聽見周亦正操作電腦的聲音,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視頻可以看了?」「嗯!怪芤喾酱蜷_視頻,母子兩人就肩并肩地偎依著看了起來。

  畫面上出現了混亂嘈雜的景象,一個女主播正在略帶驚慌地喊道:「干……干什幺,你們冷靜……」一群鄉下人圍了上來,死死地盯著她白嫩的裸體。人群里突然傳出了一聲:

  「我們不要充氣娃娃,我們要女人!」

  「——對!要女人——」

  「要女人!要女人!」

  群情洶涌,女主播更害怕了:「你們可以去政府請愿,我只是電視臺的!埂概!」「超過五個人一起上街散步就算非法集會了!」「去的人少了,會被城管打——」人群圍得更緊了,視頻畫面也劇烈地顫抖起來,看得出那個時候周亦方也很緊張,只是職業性還使他堅持拍攝。

  周娟娟緊張地和周亦正對視了一眼,這時畫面更混亂了,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句:「這不是有個女人嘛?」「對——」「今天我們就好好用用……」人群緊緊地圍了上來,無數的手伸向女主播白皙柔嫩的身體。女主播驚慌地喊道:「這……這是犯法的……」「貪官摸得,老子摸不得?」「老子就算坐牢今天也得在你那小嫩屄里射一炮——」畫面劇烈地搖晃,旋轉,女主播哭喊著被人潮淹沒……周娟娟不由得緊張地抓住了周亦正的手臂,視頻開始模糊,但是女主播的呻吟聲清晰了起來。

  「啊……啊……」宋曉霞喘息著,跨坐在周亦方的身上,一只手撐著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掰開自己的陰唇,對著周亦方筆直的肉棒緩緩坐了下去。周亦方舒服得顧不上出聲,因為董梅的那對肥白軟嫩的乳房已經湊到他嘴邊,他正在含著一顆腥紅的乳頭,用力地吮吸著。

  「嗯……」宋曉霞柔聲呻吟著,慢慢地套動起來。

  「嗯——」家里的電腦畫面上,女主播也呻吟著,很明顯,已經被不知道幾條肉棒侵入了身體。

  一時間兩邊都滿是春意,觀戰的周亦正不由得有些把持不住起來,周娟娟成熟的胴體正在緊緊地貼著他,不知道什幺時候他的手就握住了媽媽柔軟的乳房。

  「曉霞……別怕,不會比破處的時候痛的……」董梅微笑著安撫宋曉霞,宋曉霞掙俯身趴在周亦方的病床上,高高地撅著雖然不算大,但是緊致渾圓的白嫩臀部,嬌嫩的肛門已經被董梅涂上了她自己的淫水,正在泛著清亮的水光。董梅一邊伸手輕輕地挑逗著她嬌俏嫩滑的雙乳,一邊微笑著對周亦方使了個眼色。周亦方會意,挺著筆直的肉棒對準宋曉霞的肛門,慢慢地擠了進去。

  「唔……」兩邊發出了不知是痛苦還是歡愉的呻吟,宋曉霞低著頭,緊緊地咬著嘴唇,忍受著周亦方侵入她嬌嫩的后庭,而電腦畫面上那位女主播則全身上下三個洞都被插入了肉棒……

????????第六節??星期六

  周末的早上陽光明媚,周亦正從床上翻身坐起,腦子里又浮現出昨晚那個女主播最后渾身精液地被武警解救出來的畫面。媽真是,昨晚我那幺想要都不給,今天去領了證,就沒借口了吧?

  周娟娟已經起床了,周亦正看到她的時候已經洗漱完畢,扎好了頭發,戴上了全部三個發夾。

  烏黑的頭發上三只發夾閃耀著晶瑩的光彩。等周亦方也洗漱穿戴好,周娟娟已經打扮好了,微笑著迎上前來,挽著他的手臂,甜甜地笑道:「走吧!箘傄鲩T,周亦正的手機響了。一位同事來了電話:「我昨晚從太空背景輻射里捕捉到一段完整的電波,這電波非常奇怪!可是我昨晚值了一夜的班也沒看出個端倪,你是解碼方面的天才,你解碼看看?我實在抗不住了!埂负,發過來吧,我這就上網!怪芤嗾龗鞌嚯娫,笑著對周娟娟歉疚地笑道:「媽,等會吧,我接收個文件!埂膏,沒關系!怪芫昃旰槊}脈地看著他打開電腦,聯系上同事,然后很快接收了一段文件。周亦正稍一端詳,就發現了一些規律,打開一個軟件開始進行反編譯。

  「走吧……好了?礃幼拥脦讉小時,就讓它在這處理!埂膏!鼓缸觽z手挽手地出門來到公車站,坐上公共汽車,這次沒有人再敢騷擾周娟娟了。她頭上的三個發夾表明了她是已婚少婦,而周亦正呵護愛憐的動作則使所有有想法的人都只能忍住伸手的沖動,干看著周娟娟咽口水。

  可是周娟娟今天打扮得太嫵媚了。紅色的旗袍剪裁合身,緊緊地貼著她窈窕的胴體。低開胸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溝,在兩片白嫩光潔的乳肉間誘惑無比。而旗袍的高開衩則隨著公共汽車的顛簸不時地露出周娟娟柔滑渾圓的大腿,肉色絲襪在腿根處的蕾絲鏤空雕花花邊更使得不小心看到的年輕小伙子們止不住想要鼻血橫流。

  其實周亦正也按捺得很辛苦。只是他知道打好證,這身性感的旗袍就可以任由他剝除,然后隨他為所欲為,所以才能在憧憬中忍耐欲火。終于,在有人開始忍不住,就在公車上開始隔著褲子抓住自己的肉棒套動的時候,市政府到了。

  廣闊的市政廣場上有不少工作人員正在布置一個什幺場景,但是母子倆無心關注,而是直接走進了民政局婚姻登記處。不少前來登記的新人已經排在前頭,其中不少是一女二男。甚至有一組,是一個女孩子和三個男子站在一起。

  終于輪到了周娟娟母子,工作人員接過周亦正遞過去的材料,仔細看一遍,微笑著看了看兩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周娟娟肥嫩高聳的酥胸上:「兩位是自愿結婚的嗎?」「當然!怪芤嗾Φ,周娟娟也微紅著俏臉點了點頭。

  工作人員終于戀戀不舍地從周娟娟胸部移開目光,在兩本結婚證上蓋上章,遞了過來,笑道:「祝兩位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攜手并進,一起為共產主義革命事業奮斗!埂府斎,當然!怪芤嗾拥鼐o緊抓住大紅的結婚證,笑得合不攏嘴,根本沒聽到工作人員在說什幺,只是機械地答應著。

  「呵呵……我下個月也要和我媽結婚了,雖然沒周小姐漂亮,不過有老婆就好!构ぷ魅藛T又死死的盯了一眼周娟娟深深的乳溝,笑道。

  「哪里……見笑了!怪芫昃瓴缓靡馑嫉匦α似饋,心里卻有些驕傲。工作人員點點頭:「祝你們幸!乱晃!」走出民政局,已經半上午了。市政廣場已經被設置成一個追悼會的會場,很多人群正在聚集。

  周娟娟和周亦正正沉浸在剛剛結為夫婦的幸福和甜蜜中,偎依著走過追悼會的會場,準備離開。就在不經意間,周娟娟抬頭看了一眼,頓時嬌軀一震。

  「老婆,怎幺啦?」周亦正馬上發現了她的震驚,趕緊關切地問道。

  周娟娟沒有答話,周亦正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追悼會會場的入口處已經用白花扎起了一道拱門,拱門上的條幅寫著一排漆黑濃重的大字:「白艷艷同志永垂不朽」。門兩邊則是一副挽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死了個人……好像不認識才對。周亦正詢問地看著周娟娟,良久,周娟娟才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看了周亦正一眼,有些傷感:「這個是我的高中同學……沒想到死了。我們看看怎幺回事吧!怪芤嗾c點頭,輕輕地抓住周娟娟的小手,緊緊地握在手心,傳達著自己的安慰。走上前一點,會場的中心停著一具玻璃棺,一個中年美婦正靜靜地躺在棺材中間,全身覆蓋著一面鮮紅的黨旗,只露出臉來。

  「好像死的很奇怪……?」周亦正輕聲在周娟娟耳邊問道。

  順著周亦正的目光看過去,周娟娟也發現死者的表情很奇怪。遠遠地也能看到那張美艷的臉上帶著一種奇怪的歡愉和滿足,完全不像一個死人該有的神情。

  「是有點奇怪……好像……好像……」周娟娟也壓低了聲音,輕輕地說道。

  這時哀樂聲響起,一群工作人員簇擁著一群領導來到了會場。一大群人開始圍觀,一個有些面熟的年輕人站在會場中間,手持一支麥克風,以沉痛的語氣宣布道:「白艷艷烈士追悼會現在開始!箷䦂錾响o靜地沒有一點聲音,一群穿著黑衣服的人魚貫從遺體前緩步走過,鞠躬,默哀。片刻,主持人宣布道:「下面有請XX市長發表講話!挂晃活I導走到會場中間,緊緊地捏著一份講話稿,對著麥克風沉重的咳了兩聲,然后沉痛地念道:「白艷艷同志的去世,是黨和人民的巨大損失……」人群靜靜地看著他,周亦正也輕輕地摟著有些傷感的周娟娟,撫摸著旗袍包裹著的柔潤雙肩,盡力安撫著新婚的妻子。

  「……為社會主義獻出了年輕的生命,永遠值得我們銘記……」「我知道了……她好像是……被操死的?」周娟娟盯了白艷艷的遺體半天,終于得出了結論。

  「?」周亦正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著那張美艷的臉,真的似乎掛著女人高潮時的神情。

  「……在此追認白艷艷同志為優秀共產黨員,三八紅旗手,革命烈士!埂甘钦娴陌ァ腋杏X她是高潮太多,活活泄死的呢……」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不知道,看他們怎幺說吧!

  「……白艷艷同志的三位丈夫都享受烈屬待遇,由國家安排再娶。其生前工作的第三人民妓院授予『青年文明號』稱號……」終于,這個領導冗長的講話結束了。主持人再次上臺:「現在有請XX書記念悼文!褂忠晃活I導走到會場中間,開始慷慨激昂地念起悼文來。

  「白艷艷同志是中國共產黨員,四十 一   歲了。為了建設中國的和諧社會,不遠千里,來到我們XX市,擔任女性性資源部副主任,為了工作鞠躬盡瘁,并且堅持完成國家規定的賣淫任務,在接客的間隙還在堅持研究中央的政策,最后在一天內接客二十余名,終于活活地累死在妓院的床上……」「真的是被操死的哎!」周亦正驚奇地看著周娟娟,周娟娟點點頭:「看那樣子就知道了!埂浮@是什幺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精神,……都要學習這種精神……」「還是個當官的呢……就這幺死了?礃幼邮莻好官……為什幺好官都死得這幺早,那些貪官一個都不死?」周娟娟有些憤憤不平,周亦正笑道:「好人不長命,禍害一萬年嘛。何況誰知道她到底怎幺死的?說不定根本不是個好東西。

  那些當官的話你也信?」

  「也是……」周娟娟微笑著抓緊了周亦正的手,兩個人繼續看起講話來。

  「白艷艷同志是個女人,她以淫蕩為天職,對性能力精益求精,在本市所有妓女當中,她的性技巧是很高明的……」「跟媽比怎幺樣?」周亦正壞笑著,一只手摟上了周娟娟盈盈一握的纖腰,輕輕地揉捏起來。周娟娟嬌嗔道:「干嘛呀……大庭廣眾之下……」「嘿嘿……我想鑒定一下……」周亦正嬉皮笑臉地兩只手都伸了過去,被周娟娟緊緊地抓住了:「這里可不行……等這個結束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好!怪芤嗾χW×耸,講話已經快結束了:「一個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雷鳴般的掌聲。周亦正笑著挽起周娟娟的手臂:「我們走吧!箍催^這場追悼會,已經過了中午。兩個人決定不趕回家,就在外面吃了點午餐,然后信步閑逛起來。

  「媽,去公園逛逛?」不覺走到了一座公園門口,周亦正笑著邀請周娟娟。

  「嗯……好吧,很多年沒有到公園了!

  「好……咦?怎幺要買票了?」

  「哎呀……很正常啊,現在隨便一個風景好一點點的地方都要圈起來賣錢。

  反正不貴!

  「真是的……都掉到錢眼里了!怪芤嗾龖崙嵅黄降刭I了票,母子兩人就手挽手走進了公園。

  風景說不上好,但是這個大都市里也只有這里有那幺一點點自然的綠意。周末的人很多,只可惜絕大部分都是單身男子,偶有一個帶著女伴的,都是滿臉的驕傲,趾高氣揚地昂著頭睥睨四顧。

  公園的中心是一個人工湖,周亦正和周娟娟走到湖邊的一片小樹叢邊,在綠蔭下的草坪坐下,看著還算清澈的湖水,靜靜地享受著甜蜜的時光。

  「媽……好老婆。最終還是和你結婚了啊!怪芤嗾龑⒅芫昃耆彳浀纳眢w摟在懷里,輕輕地撫摸著她圓潤的手臂,柔聲道。

  「是啊……別想那幺多了,等媽滿四十了就辭職,回家給你和你哥每人生個孩子!怪芫昃晡⑿χ鴵ё≈芤嗾难,享受著呵護與愛憐的安全感。

  「生什幺好呢?」周亦正把臉埋進周娟娟的秀發,貪婪地吸著淡淡的香氣。

  「當然是女兒好……媽都四十了,不久就老了……到時候你們可以娶自己的女兒!埂笅,不許胡說,你不老,我要和你過一輩子!怪芤嗾行┚o張地坐直了身子,低下頭看著周娟娟。

  「呵呵……」

  兩個人都沒再說話,偎依著看著有些昏昏欲睡起來。突然不知道哪里傳來一陣低低的呻吟:「嗯……爸……用力……好舒服……小月好舒服……爽死了啊啊啊啊——」兩個人都聽到了,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周娟娟滿臉通紅,周一正則被那呻吟聲挑起了欲望,眼神火熱地看著周娟娟緋紅的粉臉。

  「爸——小月要泄啦……泄給爸了——啊——」「小月、好女兒……小屄真緊……爸也要射了……」「啊——」「嗯——」樹林里的聲音安靜了下來,片刻,就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走出了樹林,男的已經頭發花白,女的卻正當花信年華。他們十指相扣,不好意思地看了周娟娟母子一眼,就低著頭走開了。

  「媽……」周亦正情熱如火,靠近了周娟娟的身子,沉重地呼吸著。

  「小正……」周娟娟也有些渾身發熱,她已經習慣了每天都和好幾個男人做愛,所以每個星期六都很難熬。

  「媽,我、我……」周亦正緊張地伸出手,摟住了周娟娟的香肩,但是還不敢造次,只是喘息著看著她。周娟娟含情脈脈地看著周亦正的眼睛,微微張開小嘴,紅潤的櫻唇在午后的陽光下散射著潤澤的光彩,隱約可見兩排潔白整齊的貝齒。周亦正再也把持不住,輕輕地吻了上去。

  「唔……」周娟娟軟軟地抱住了周亦正健壯的背,閉上了嫵媚的眼睛,微微張開小嘴,將清甜的舌頭送進兒子的嘴里。周亦正馬上緊緊地含住那條膩滑可愛的舌尖,用力地吮吸起來。

  兩具胴體糾纏到一起,周亦正的手隔著薄薄的旗袍,緊緊地抓住了周娟娟豐滿高聳的乳房,用力揉捏起來。周娟娟被敏感的胸部傳來的酥麻的快感一陣陣刺激,不由得有些瘋狂地用小舌頭在兒子嘴里用力地攪動起來。

  周亦正一只手繼續隔著旗袍和乳罩揉捏著周娟娟柔軟的乳肉,另一只手則從旗袍的低胸領口伸了進去,撥開一個薄薄的真絲罩杯,就用兩只手指夾住一顆挺立的乳頭,慢慢地捻著。

  「嗯——」平時這個時候,周娟娟都已經最少和三個男人做過愛了,今天卻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愛撫。以前星期六也有小方可以在大清早就和我做一次啊……周娟娟呻吟起來。一只手緊緊地抓住周亦正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向他的褲襠,抓住了幾乎要頂破褲子的肉棒。

  「唔……」周亦正呻吟著松開周娟娟的小嘴,喘息了一會,就對著她柔滑粉嫩的脖子啃了下去。一只手繼續挑逗著她已經硬得像小石子的乳頭,一只手則撩起了她旗袍的下擺,露出了一雙白皙渾圓的大腿。

  白色的真絲內褲緊緊地包裹著周娟娟豐隆飽滿的陰戶,隱約的陰毛下已經濕透了一小片。周亦正的一只手指按住那片潮濕,輕輕地揉動著,換來了周娟娟揚起粉臉,嬌吟起來:「啊、啊……小正……好癢……」周亦正的褲帶也被解開,褪落到腿間,露出了筆挺的肉棒,肉棒的頂端已經在周娟娟的小手套弄下緩緩的流出了一絲黏液。

  「到樹林里面去……」周娟娟喘息道。

  「好——」周亦正一把抱住周娟娟,走進了小樹林。

  小樹林里到處都是劇烈的戰斗留下的痕跡,一團團衛生紙散落在草地上,小灌木上,一根樹枝上掛著一條撕破的女式內褲,在散射的陽光下顯得特別淫靡。

  「咦……這是什幺?」

  「這是避孕套……」周娟娟順著周亦正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笑道。這東西的確很少見。

  「哦……原來是這樣的!

  「現在很少人用了,你做愛又少,沒見過吧……」周娟娟輕笑道。

  「是啊……聽說還要實名制購買!怪芤嗾е芫昃,轉了一圈,終于找到了一個干凈點的地方,輕輕地把她放到了草地上。

  「是啊……不知道買個避孕套要什幺實名制……真是的!怪芫昃晡⑿χ闷鹌炫巯聰[,褪下了小內褲,露出了美妙的陰阜。周亦正一邊吞著口水,一邊看著她淫蕩卻不失高雅地抬起一條穿著絲襪的修長渾圓的腿,將內褲脫了下來。

  「別看了……」周娟娟紅著臉,第一次要和這個小兒子做愛,周娟娟畢竟是個女人,多少還是有些本能的羞澀。

  「媽那幺好看,為什幺不看?」周亦正笑著伸出手將周娟娟推倒在草地上,掰開那對修長的美腿,將臉湊上了火熱的陰戶,含住兩根陰毛就開始亂咬起來。

  一只手撫摸著薄薄的絲襪裹住的柔嫩大腿內側,享受著絲襪帶來的絲滑的觸感,另一只手已經伸向那兩瓣嬌嫩的陰唇,輕輕的掰開,一股清亮的淫水就緩緩流了出來。

  「好香……」周亦正笑著將舌尖沾了一點淫水,仔細地品味了一會,咂了咂嘴:「媽,你的水甜甜的呢!埂改睦锾鹆恕!」周亦正的舌尖舔上了周娟娟小巧可愛的陰蒂,輕輕一點,淫水更加止不住地奔涌而出。周亦正一邊用舌頭繼續攻擊那顆鮮紅的花蕾,一邊將手指從陰唇間慢慢地插進了周娟娟緊窄的陰道內,攪動起來。

  「啊、唔——好癢……」周娟娟呻吟著,用力抱緊了周亦正的頭:「小、小正、你先把下身轉過來,媽幫你吹會……」周亦正趕緊轉動身子,和周娟娟擺成了一個六九式,馬上漲的有些疼痛的肉棒就被周娟娟含進小嘴里,溫暖濕潤的口腔馬上緩解了一些欲火。

  「嗯……」周亦正繼續對著周娟娟的陰蒂又舔又咬,但是肉棒上傳來的快感也使他忍不住從鼻腔深處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哼聲。他開始將兩根手指都插進了周娟娟濕滑不堪的陰道,慢慢地抽插起來,在這樣的攻擊下周娟娟很快就沒法再安心為他口交,只能緊緊地抓住他的肉棒,嬌聲淫叫起來:「啊……小正……啊……」周亦正悶著頭沒有出聲,屏住呼吸繼續全力攻擊周娟娟的陰蒂和陰道,手指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周娟娟就一個激靈,幾乎將周亦正掀下了身子,渾身痙攣,小腹一陣一陣地收縮起來,嬌美的陰道隨著小腹收縮的頻率噴出了一股一股的陰精。

  「啊——啊——啊——」周娟娟失神地尖叫著,清亮的陰精順著周亦正的手指噴出很遠,大部分都噴到面前不遠處的一棵小灌木上,沾滿了枝葉,然后緩緩地滴落下來。

  「媽,你怎幺噴這幺多?你還會潮吹?」等周娟娟平靜了一點,周亦正才微笑著抽出手指,又從周娟娟陰道內帶出了一股淫液。

  「很、很少潮吹……」周娟娟無力地喘息著,粉臉上帶著一抹誘人的潮紅,周亦正坐到周娟娟身邊,看著她春潮蕩漾的媚眼,微笑道:「爽嗎!埂杆囊懒恕烙、剛才那個白艷艷就是這幺活活爽死的……」「那我也讓媽這幺爽死好不好?」周亦正跪到周娟娟還在大張著的雙腿間,扶著堅挺的肉棒,對準了泥濘不堪的陰道。

  「嗯……好……」周娟娟扭動著纖柔的腰肢,一雙絲襪美腿已經纏上了周亦正的腰臀之間。周亦正卻沒有急著插進去,而是握著肉棒,用龜頭在周娟娟兩片粉嫩的陰唇上摩擦起來。極端的刺激使得周娟娟酥癢難耐,整個陰戶都像要融化一般,粘滑的淫水更加止不住地從兩片充血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小正……別揉了……別逗媽媽了……好癢、受不了了……插進來吧……」周娟娟眼波里好像蕩漾著一汪蜜汁,聲音甜膩得讓周亦正的心都要融化了,喘息道:「媽……你真騷……」「真、真討厭……媽本來就騷……」周娟娟嬌嗔淫蕩地看著周亦正,一雙修長柔膩的粉腿已經緊緊纏著周亦正的臀,盡力將拉向自己的身體。周亦正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住周娟娟又白又嫩的肥碩雙乳,腰上一使勁,就將火熱的龜頭擠開了周娟娟濕淋淋的兩片花瓣,頂進了那濕熱滑膩的陰道。

  「嗯——」周娟娟終于被充實的飽脹感所淹沒,閉上了嫵媚的眼睛,微微張開濕潤的小嘴,伴隨著甜蜜的呻吟一陣陣吐出了甜美的氣息。而周亦正其實早就興奮得難以自持,只是為了想媽媽更舒服而一直強忍著,這次肉棒被周娟娟嬌軟細嫩的陰道緊緊裹住,強烈的快感使得他情不自禁地用力抽動起來,雙手還在緊緊地捏著媽媽柔嫩的乳房,下身卻猛力頂向周娟娟陰道深處。

  周娟娟也被快感完全俘虜,一雙雪白的粉腿大張開來,拼命向上挺著飽滿肥嫩的陰戶,讓周亦正每一下都能頂到最深處,一雙白嫩的小手則痙攣著到處亂抓,終于抓住了兩叢小草,白皙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揪住草葉,扭曲得不成樣子。

  那嬌媚鮮艷的陰戶內因為剛剛泄過一次,變得更加敏感,而且充滿了溫暖的淫水,隨著周亦正的抽插,沾滿了周亦正的肉棒,每次周亦正一插到底的時候,都從肉棒和陰唇的結合處擠出一股白色的泡沫,而每次周亦正向后抽出的時候,都帶出一縷濁白的黏液,在午后斑斑點點照進小樹林的陽光下顯得格外的淫蕩刺激。

  周亦正低低地喘息著,松開了媽媽被他捏得滿是紅印的乳肉,緊緊地抓住那圓潤的香肩,拼命地挺動著肉棒,周娟娟的腦海都被一波又一波快感的潮水慢慢充滿,終于要溢出來一般,兩條大張著的白嫩的粉腿都開始沁出汗珠,將薄薄的絲襪染出了一片一片的汗跡,雙手則松開草葉,代替了周亦正的手用力握住自己即使仰躺著也高聳挺翹的酥乳,手指撥弄著充血得快要爆炸的乳頭,微張的小嘴里淫媚地吐露著自己的快感和滿足:「嗯、嗯……嗯、小正……操得媽媽……舒服死了……好深……頂、頂到媽媽花心了……輕點……啊、受、受不了、受不了了……媽媽……媽媽也、也要爽死了——」周娟娟瘋狂地搖起頭來,三只發夾也扎不住飄蕩的秀發,一縷縷青絲在碧綠的草地上飛揚不止,眼睛里看到的是媽媽嬌艷淫蕩的神情,耳朵里聽到的是媽媽銷魂騷浪的呻吟,鼻子里聞到的是媽媽甜蜜芬芳的氣息,而媽媽火熱濕滑的陰道不停地吸吮著周亦正滾燙的肉棒,似乎在引導他每一下都更用力,用力地將肉棒打樁般頂撞著周娟娟柔嫩的花心,在這樣激烈的交合下,母子兩人都接近了情欲的高峰,尤其是周娟娟,花心上傳來的觸電般地酥麻讓她像醉酒一樣暈眩起來,終于被快感的潮水沖進了全身每一根神經,四肢百骸都一下子酥軟了,只能抽搐般地抱緊周亦正,嬌吟著:「啊——啊——小正——媽、泄、泄、泄……」一股股溫暖的陰精又一次沖出周娟娟的子宮,澆上了周亦正的龜頭,周亦正瘋狂地抱著周娟娟,拼命挺動著,叫道:「媽——娟娟——娟娟……好舒服——啊……」母子兩人全副意識都集中到了交合的地方,周亦正也接近射精的邊緣,激烈的抽插帶來一陣陣急促的水聲,正在喘息著像要到達頂峰,突然一聲正義威嚴的低喝:「你們干什幺?」兩人嚇了一大跳,周亦正處在射精邊緣的肉棒馬上消退了快感,抬起臉呆呆地看著面前一個大蓋帽。

  「做、做愛啊……」周娟娟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有證嗎?」

  「有,有!」周亦正趕緊掏出上午剛領的結婚證,遞了過去。

  「嗯……還有呢?」

  「?還要什幺證?」周亦正有些奇怪,大蓋帽得意地笑道:「看,被我抓現行了吧?國家規定,要合法性交,持證做愛,除了結婚證,要在公共場所做愛的話,還需要健康證,暫住證,公共場所性交許可證,納稅證,無房證……等等共計十八種證件。對了,另外男方還得持有射精證,女方還得持有泄身證!怪芤嗾椭芫昃甏舸舻貙σ暳艘谎,周娟娟臉上高潮后的紅暈還沒有退去,嘟噥道:「做個愛都要幾十種證件……」「沒證的,罰款!勾笊w帽沉聲道。

  「呃……多少?」

  「要收據不?要收據兩百,不要一百!勾笊w帽掏出一本單據,問道。

  「呃?不是交警才玩這一套嗎?」周亦正驚奇地睜大了眼睛。

  「交警部門的先進經驗已經在全國推廣了。到底怎幺樣?」「要收據吧……」周娟娟還在輕輕的喘息。

  「呃……貴一百呢!怪芤嗾娜獍粢呀浛煲浟,看了周娟娟一眼,有些不滿。

  「免得麻煩……」

  「行吧行吧……」周亦正掏出兩張鈔票,拿回了一張潦草的收據,大蓋帽笑著把錢揣進兜里:「兩位慢慢做,打攪了!拐f著就鉆進了樹林。

  母子倆哭笑不得地對視了一眼,周娟娟笑道:「小正還沒射,繼續來吧?」「嗯……媽幫我吹吹吧,真是的,差點把我嚇陽痿了!埂负谩谷沼拔餍钡臅r候母子倆才腰酸腿軟地離開小樹林,周亦正射了兩次,周娟娟則高潮了五次。兩個人緊緊地挽著手,依偎著走向公園的門口,眼神都帶著極度的滿足。

  公園門口有幾個人正在圍觀著什幺,兩人好奇地走近一看,是一個年輕的姑娘正在又哭又罵:「……你說!你為什幺要當五毛!」一個看起來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輕小伙子正在她面前陪著笑,不好意思地軟語央求著:「表妹……好香兒……領導安排,我也沒辦法……」「嗚嗚嗚嗚……我的表哥是個最正直,最好的男人,我從小就想著長大了第一個老公要是表哥……嗚嗚嗚嗚……我終于長大了,可以結婚了,可是表哥竟然當了五毛……我好難過……好難過……我就算嫁給狗,也不會嫁給五毛的……」小姑娘哭得梨花帶雨,凄楚絕望的神情讓人心生不忍,圍觀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挺好一小伙子,怎幺做這幺賤的事呢……」「唉……可憐這小女娃了……」「不是我說,五毛真的狗都不如……狗最少不會出賣良心!剐  女  孩的哭泣和圍觀者的議論終于使年輕男子忍無可忍,大喊道:「香兒!

  我不做五毛了!你別哭!我明天就辭職!就算餓死我也不再做那沒良心的事了!

  你別哭!給表哥一個機會,好不好?」

  「真的?」小  女  孩淚汪汪地看著年輕人,不敢相信地問道。

  「真的!表哥什幺時候騙過你?」年輕人急的滿臉通紅。小 女   孩   終于破涕為笑:「好!我知道表哥不會騙人!等表哥辭職了,我就跟表哥結婚,好不好?」「當然好,香兒,表哥等你好多年了!鼓贻p人微笑著將小  女  孩  摟緊懷里,輕撫著她柔順的秀發,輕輕地拍著她還不夠豐滿的肩。

  「表哥,那我們回去吧。天快黑了!

  「嗯,我先送你回家!

  「嗯,香兒要表哥抱!」小  女  孩撒起嬌來,年輕人不好意思地看了微笑著的觀眾一眼,打橫抱起香兒嬌小的身體,走向公車站。周亦正被這溫暖動人的情景感染,微笑著轉過頭,柔聲道:「我也抱娟娟回家,好不好?」周娟娟粉臉微紅,羞澀地點了點頭。小  女  孩的嬌嗔也讓她想起了年幼時的旖旎,軟軟地靠在周亦正懷里,任兒子抱起自己走向公車站。

  回到家,周娟娟開始做飯。周亦正來到電腦前檢查了一下,那段電波的處理還差一點沒有結束。無聊地打開幾個論壇看了看,周亦正又一次罵罵咧咧起來。

  「小正……怎幺啦!怪芫昃曷犚妰鹤討嵟穆曇,在廚房里柔聲問道。

  「沒事……我花了一年時間寫了篇論文,發在網上。結果有很多人看了既不回復也不支持……還轉到別的網站上了,轉就轉了,但是得跟我說聲!還不注明原作者是我……真是的,怎幺那幺多喜歡不勞而獲的人呢?」「是嗎?小正你放寬心,有能力不怕這些……那些又不回復又不支持的人肯定娶不到老婆,反正媽是絕對不會嫁給這種人的!埂膏拧抑,就是發發牢騷!怪芤嗾χ酒饋碜哌M廚房,從身后抱住了周娟娟高聳的酥胸:「今天是我和媽大喜的日子,誰愿意和那些人生氣!埂赴パ健瘸燥埌?吃完飯好好洗個澡……剛才在草地上身上都搞臟了,不舒服……」「那我們一起洗好不好?」

  「嗯……」

  周亦正笑著松開了手,看著周娟娟忙碌了一陣,將飯菜端上餐桌,母子兩人相對吃完了簡單的晚餐,周娟娟收拾碗筷,周一正則再次來到電腦前,終于那段電波處理完成了,正在生成一段視頻圖像。

  周亦正不由得緊張地屏住了呼吸,緊緊地盯著進度條。周娟娟洗好碗,走到周亦正身邊,溫暖香甜的身子就貼上了周亦正的背:「老公……」「媽……好娟娟,等等,這說不定是個重大科學發現!怪芤嗾穆曇粲行╊澏镀饋。

  「嗯?」周娟娟一聽,趕緊從周亦正臉旁看向電腦屏幕。視頻已經快完成,周亦正平靜了一點,笑著將手伸向周娟娟的胸口,輕輕地揉捏起那對肥嫩柔軟的乳房來。

  「小正……老公!怪芫昃昝难廴缃z地看著周亦正,這時視頻好了,周亦正一只手繼續挑逗著媽媽的酥胸,一只手拿起鼠標,點開了視頻,突然睜大眼睛。

  畫面一陣嘈雜的雪花點過后,就出現了有些模糊的圖像,似乎是一段新聞。

  一位衣著整齊的女主持人正在對著話筒念著新聞稿。母子兩個對視了一眼,周亦正聲音都顫抖起來:「怎幺可能?第一次見到女電視主持人穿著衣服播新聞?」「奇怪……是不是什幺影視片段?」周娟娟也有些奇怪,她也沒見過穿著衣服的女主持人。

  「看看再說!怪芤嗾氖稚爝M周娟娟的衣領卻忘了動作,電視上女主播的聲音雖然嘈雜,但是卻有字幕:「2011年廣東省中  學  生  性別統計,男生二百二十萬人,女生七十萬人,男女比例已經超過三比一……」「是漢語……但是我國沒有廣東廣東省,男女比例也不可能是三比一?」周亦正更加奇怪了,兩道眉毛絞到一起。周娟娟也很奇怪:「就是今年……真奇怪!巩嬅嬗珠_始了一陣強烈的干擾,周亦正想了想,從周娟娟胸前抽回了手,撥通了同事的電話:「這段電波是哪里接收到的?」「我們的射電望遠鏡陣列從宇宙深處一個完全漆黑的方向接收到的……」「不是地球上的電波污染?」「絕對不可能!我們的接收設備都是抗干擾的,何況地球上的電波不可能從哪個方向傳來,就算有也不會這幺完整!」「……嗯。那個方向的太空有沒有什幺特征?」「沒有啊。就是它沒有任何特征,所以才可能找得到宇宙邊緣的現象……怎幺了?」「暫時還沒有頭緒,不過這段電波好像很奇怪!埂赴蠢碚f,那個方向不可能有任何電波。會不會是平行宇宙傳過來的?」「不知道。下周一再說吧!褂至牧藥拙,周亦正掛斷了電話。電腦畫面還是一片混亂,周亦正笑著抱起了周娟娟:「娟娟,好老婆,我們先去洗澡吧!埂膏拧怪芫昃晡⑿χ吭趦鹤蛹缟,兩個人進了浴室,但是這時電腦畫面又恢復了,剛才的新聞還在繼續:「……我國不少地區男女出生比例早已超過三比一,個別地區則超過四比一甚至五比一。有專家指出,照此發展下去,將會在不久的將來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梗ㄈ摹

  「等等樓主!先別說那個『完』字!」

  「?為毛?」

  「這才星期六,還有星期天呢?」

  「你們不知道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個偉大的民族嗎?像每星期只有六天這種人間奇跡,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這是國情!國情!你懂的!」「?」「現在我可以說了?全文完!梗

 。

???????? 這是一篇轉換心情的文章。亂倫四部曲太耗心力,我在寫作的過程中一直很辛苦,甚至很痛苦。心靜不下來的時候是沒法寫的,有時候一晚上呆呆地看著電腦屏幕卻寫不下一個字。

  所以我會在狀態不好的時候寫寫這種輕松的文章,不知不覺也成了一篇。只是寫得比較零散,沒有什幺主線劇情可言,更類似于散文或雜文,大家樂呵樂呵即可。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樣的文到底怎幺樣,大家要是覺得不太爛,還請順手支持一下。

  當然,我想建立一個世界觀,以后說不定能寫成一個系列,在這樣的背景下寫一些小品文。比如說“護士的一天”“教師的一天”之類。因為亂倫四部曲我想探討一些深刻的主題,必定是漫長的工作,肯定少不了要轉換心情。

  那幺,多謝各位的支持與厚愛。有機會的話,還請多多對《重返樂園》發表一些意見,多多支持我的那篇心血之作。

  感謝每位認真回復和支持我的朋友,愿主與你們同在。

  
【完】


????????字節:44460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