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姐姐妊娠讓姐姐跟媽媽懷孕的課程】【作者:未知】【完】

【姐姐妊娠讓姐姐跟媽媽懷孕的課程】【作者:未知】【完】 - 【姐姐妊娠讓姐姐跟媽媽懷孕的課程】【作者:未知】【完】

序章超爽的日常生活


    「小有,早上了喔!起床吃早飯啰?」

  「呼……咕?」

  開朗聲音跟壓住腦袋的觸感,讓還在睡覺的秋山有人強制清醒。

  連忙張開眼睛,視野滿滿都是奶油色毛衣,以及高高撐起淡酒色鈕扣的豐滿胸部。

  像是西瓜對半剖開那樣、讓人瞠目結舌的爆乳。自己鼻尖就塞進乳溝,嘴巴則是貼住像是麻糬一樣柔軟變形的下乳房。

  「姆、姆、姆?」

  「唉呀、起床了嗎?」

  「起、起來了……放開我,芯愛姊姊!」

  連忙掙扎,抗議這個跟棉被一樣貼住自己全身的少女。

  壓著臉頰的柔軟彈性,感覺像是春季陽光那般溫暖,而且還散發出蜂蜜般的香氣,具有讓人不由自主沉醉其中的魅力。

  但是,被胸部貼著就無法呼吸了。如果繼續享受這種幸福,才剛醒來又會窒息暈倒吧。

  「呵呵,再一下子就好嘛?我想補充小有能量?」「那、那種能量是啥鬼。?嗚嗚!」美少女露出捉弄的笑容后,移動身體位置,讓自己的嘴巴有了空隙終于得以喘息,大口吸著滿滿都是甜美香氣的空氣后,拉高眼神看著抱住自己的姐姐。

  「早安,小有?」

  姐姐瞳孔呈現天空藍色,浮現溫柔光芒,臉上掛著微笑。

  長度延伸至臀部的秀發,彷佛寶石那樣閃閃發亮,以及一身清澄無瑕的肌膚,美到有如法國人偶了。

  明明身體纖細到不堪一握,卻只有貼住自己的胸部往外膨脹,主張自我存在。

  其他細節,都比不上這對巨乳。

  「來,起床吧,已經是早餐時間了喔!

  抱著自己身體一起下床的姐姐,這幺說后,淡紫色的嘴唇印上來。

  這是讓人有些發癢,卻又爽到快要融化的溫暖。

  很想一直被姐姐抱著,但還是點點頭。

  「嗯……謝謝,芯愛姐姐,每天早上都來叫我起床!埂覆挥迷谝忄,因為叫弟弟起床是姊姊的任務?」笑得理所當然少女──秋山芯愛,是比自己年長兩歲,秋山家三姐弟的長女。

  就像她本人所說,從小到現在都一直負責照顧自己。

  不只外表和個性,連成績也相當優秀,加上擔任學校的學生會長,集所有學生尊敬于一身,是值得自傲的姊姊。

 。ú贿^,有點太親密了……雖然我并不討厭。)「呵呵?小有身體好溫暖呢~」芯愛用爆乳緊緊抱過來,高興微笑。把自己看得這幺重要,是很高興啦,但身體接觸總是太過度了,有些困擾。

  小時候就算了,這幺有魅力的肉體,現在還是毫無戒心貼得緊緊,每次都會心跳加速。

 。ú贿^……好舒服,芯愛姐姐胸部超有彈性的。)應該跟姐姐說別再把人當成小孩了,但每次被抱著后,就會一直暗爽。眼神自然變得惡心,回過神來,已經伸手攬著姐姐的腰了。

  「呵呵,小有真愛撒嬌呢~」

  「因為是芯愛姐姐……啊……」

  「可以喔,在小有滿足之前,都可以抱著姊姊喔?」芯愛高興微笑,自己乖乖點頭也怪怪的,下意識低頭。

  「唉呀,這很困擾喔,因為早飯會冷掉的!

  聽見冷靜聲音的同時,肩膀突然被抓住。

  還沒來得及抵抗就被往后面拉,腦袋撞到很有彈性的觸感。

  「有人,還在賴床嗎?」

  「!媽、媽媽……」

  連忙抬起頭,看見一名苦笑說著『不行』的美女。

  留著一頭成熟短發,光是看著那雙些許茶色的瞳孔,就能感覺到讓人安心的包容力。

  目前還只是早上,美女就穿著一身深藍色西裝,有種優秀女總裁的氛圍。實際上,她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大企業秋山集團,將其經營得欣欣向榮的優秀女社長。

  她是秋山琉璃子。生母產下有人后,沒過多久就事故身亡,一年后琉璃子成為后母嫁入秋山家,父親則是結婚兩年后英年早逝,秋山家留下還未懂事的三姐弟,琉璃子當成親生子女那般用心照顧──是個名符其實的『媽媽』。

  「差不多該是自己起床的年紀啰……沒錯吧?」「啊、對、對不起……」「不行喔,還這樣賴床……要處罰你呢,呵呵!沽鹆ё勇冻鲎脚⑿,抓著自己的雙手往前滑,用力抱住還很矮小的身體。

  擠……

  「哈。?那、那個、媽媽……唔嗚!」

  困惑大喊時,后腦杓直到臉頰都被柔軟肉球夾住了。

  后母的乳房,有著不遜于長女的份量。

  比芯愛的乳房更軟,跟著腦袋改變形狀的肌膚相當滑嫩。

  飄出一陣牛奶氣味,有種難以言喻的懷念感覺。

 。▼寢尩男夭抗缓么蟀 

  雖然知道這樣不行,卻還是陶醉在這對爆乳的觸感之中。

  這算是什幺處罰?但不必吐槽了吧。

  「呵呵,如果跟以前一樣和我一起睡,睡過頭也沒關系喔!埂高、那、那樣……不行啦!」「為什幺?有人……討厭和媽媽一起睡嗎?」「我并不討厭,可是、那、那樣、很丟臉……」這幺回答后,想起每晚貼著軟綿綿胸部睡覺的幸福日子。

  就算嘴巴說不想,但臉埋進那對香香胸部后,就舒服到熟睡了。

 。ú贿^,我不是小孩了……這樣果然不太好……)才剛冒出這個念頭。

  「太狡猾了,就只有媽媽耍賴!小有,這樣的話就和姊姊一起睡吧?」正面看著兩人相聲的芯愛,有點不甘心鼓起臉頰湊過來。

  擠擠擠!

  「哈啊、嗯咕、啊嗚、嗚嗚嗚!」

  還來不及閃躲,整張臉又被巨乳埋住,無法呼吸了。

  「而且,今天是我先補充小有能量的!」

  「唉呀,我也想疼疼有人啊,這樣抱著有人的話,就能涌現好好努力一日的力量了!埂高@點我也是一樣!快點,換我了喲,媽媽!」「嗯,再等一下……唉呀,不能這樣硬拉喔!孤犞L女跟后母的爭吵,自己卻無法抬頭。

  兩名美女互瞪,自己就被夾在兩對胸部的乳溝之中,無法動彈。嘴巴鼻子都被芯愛晃得跟果凍沒兩樣的乳房塞住,后腦杓直到耳際則是貼著琉璃子軟得像是棉花糖的乳房。

 。ê么蟮男夭俊昂蠖际浅錆M彈性和軟綿綿的……)想起之前兩人討論內衣的話題,乳量似乎是H罩杯。像這樣同時貼上來,大小差不多,觸感卻有很明顯的不同。

  「吶,小有覺得哪邊比較好?一定是想和姐姐睡覺對嗎?」「唉呀,跟媽媽會比較好呢?」「啊呼、唔呼、兩、兩邊都……很舒服……」呼吸困難意識模糊,下意識說出對于胸部的感覺時。

  「早上這樣太吵了,姐姐、媽媽!」

  房間響起凜然嚴肅的聲音,把這些爭吵一刀兩斷。

  幾乎快要吵起來的芯愛跟琉璃子也閉嘴了,整個房間立刻靜下來。

  「一直等不到你們過來吃飯,想說到底發生什幺事……真可悲!」隨著這股責罵聲音,自己突然被人粗暴抓住手。

  接著,腦袋從長女跟后母的柔軟乳房拔出來──換成被超有彈性的球體夾住了。

  「啊嗚?……涼、涼莉姐姐……」

  幾乎快把臉整個彈回來的彈性。彈到讓自己都有些站不住腳,抬頭看向二姐。

  「媽媽和姐姐都有錯,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你,有人!難道你都不能自己一個人起床嗎?」眼神嚴厲責罵的,是秋山三姐弟的次女──涼莉,跟溫柔大方的長女和后母不同,給人很有精神的印象。

  一雙從短褲延伸出來的美腿,從T恤下擺跑出來的腰部曲線,也是緊繃滑嫩。

  長發在腦后綁了個馬尾,鬢發則是長到觸碰臉頰的狀態。 外表凜然颯爽,卻只有快要撐破T恤的飽滿胸部,散發強烈的女人味。

  因為涼莉是不穿內衣的主義,可以隔著衣服清楚看見半球型的隆起。

  胸部就算遭到擠壓也沒有變形,出類拔萃的彈性。享受到跟長女和義母不同的乳房觸感。

 。隼蚪憬阈夭恳埠艽蟀 

  就算自己『很難掙扎』,但處在這種狀況下,視線還是被很有魅力的部分吸過去了。

  「你有聽到嗎,有人!」

  「呼、呃、那、那個……」

  「回答不要拖泥帶水!聽好了,你是秋山家唯一的男生……要負責繼承家族的,這樣一直被姐姐和母親照顧……不覺得丟臉嗎?」被二姐狠狠瞪著,什幺話都無法回答。

  「說得……也是,對不起,涼莉姐姐……我……(泣)」「喂,有人?你……干麻要哭!」「因為我很沒用……啊嗚、嗚嗚!怪雷约嚎蘖藭鼪]用,但還是忍不住委屈。

  知道自己不該依靠溫柔的姐姐跟母親,但事實上還是一直倚賴她們。這樣下去,不管多久都無法成為家族的繼承人。

  「不,別、別哭了,有人!那個……我說得太重了,明天多注意一下就好,不必這幺灰心……」「嗯,謝謝,涼莉姐姐……」涼莉剛剛的表情還很嚴肅,現在卻突然鼓勵安慰,自己擦著眼淚回答。

  自己必須漸漸變得可靠才行。

  要早點長大成人,成為姐姐們跟母親的支柱。

  「真是,不能害小有哭啦,小莉!」

  「你說得很有道理,但有點過于嚴苛了,涼莉!埂覆,不是,我也有反省了……那個……別哭了,有人!」「咦?……嗯嗯嗯?」前面、后面、旁邊。三個方向被姐姐們跟后母圍住,三人形狀跟觸感各自不同的爆乳,把臉都擠扁了。

 。ㄓ秩】诒橇恕瓱o、無法呼吸……)

  「不用在意呢,小有,能夠照顧你,姐姐很開心喔?」「不必焦急,慢慢來就好,別哭了……乖孩子乖孩子!埂肝艺f過頭了,原諒我,有人……別、別哭了,你是男孩子吧!箍粗喈旉P心自己的三個人,也說不出『放開我!』的這種話吧。

  只能繼續熬過這種幸福又難以呼吸的時間──

  「來,小有,這個荷包蛋很好吃喔……啊~嗯?」「姐姐,這樣很難看……啊~有人,這個培根相當美味呢,來!埂膏、嗯……我開動了!剐緪蹪M臉笑容,涼莉則是有些害羞。

  沒辦法拒絕她們的好意,只能乖乖張嘴。

  「唉呀,有人,這里有飯粒呢……別動喔……啾!埂赴、謝、謝謝,媽媽……」之后,琉璃子幫忙舔掉嘴角的臟東西。

  嚇了一跳,低頭拼命忍耐。

 。ǹ傆X得,與其說是小孩,更像是被當成嬰兒了。)剛剛才發誓過要爭氣一點,現在卻被姐姐們跟媽媽牽著鼻子走,實在很沒用。

  「怎幺了,小有?沒食欲嗎?」

  「不是……」

  「早餐是一天基本,不好好用餐可是不行的!埂高@個橘子不太方便吃,我先幫忙把皮剝掉喔!剐緪鄹鹆ё泳筒挥谜f了,連剛剛都還在指責自己的涼莉,也理所當然付出過多的照顧。

  這是秋山家的日常。自己直到開始上學,才知道這比一般家庭的溺愛更加超過。

  被照顧得無微不至的環境,不管多久自己都無法成為男人吧。

  帶著這種憂郁情緒,吃完飯。

  「那幺,我要上學了!

  「嗯嗯,再見啰?一路小心!

  跟著起身的芯愛,櫻花色嘴唇貼了上來。

  跟棉花糖沒兩樣的甜美觸感,只有短短瞬間就很充分了。

  「為了不遲到,要快一點……嗯!

  涼莉也像是在模仿姐姐,嘴唇貼上來。

  涼莉比較緊張一些,輕輕撞到我的牙齒。

  但嘴唇也因此貼得很緊,清楚體會到鮮嫩觸感。

  「今天也要鼓起精神上學喔……呵呵!

  「嗯、嗯……嗯、呼唔……」

  才剛要回答整個人貼過來的琉璃子,嘴巴就被塞住了。是在檢查牙齒有沒有食物的殘渣嗎?琉璃子的嘴唇離開之前,還用舌頭舔了自己的口腔內部,涂上甜得跟麥芽糖沒兩樣的口水。

  爽到身體都熱起來,心跳加速。

 。ㄟ@也會持續下去吧。)

  這種歡迎出門的KISS,已經持續了十年。

  好幾次拜托她們說別把自己當成小孩子,然后三人就會眼神悲傷說『討厭這樣嗎?』,結果還是繼續下去。

  「這幺說來,明天就是小有生日,要好好慶祝呢?」自己煩惱時,芯愛像是想起什幺事情,槌了手掌。

  「是啊。明天我社團活動也休息,可以幫忙準備!埂笡]錯,大家要好好準備美味料理,辦個熱鬧派對呢!蛊沉艘谎叟d沖沖的芯愛跟涼莉,嘆了口氣。

 。ㄉ瞻 约涸搹倪@種小鬼畢業了。)

  再次這樣批評自己,垂低肩膀時。

  「……有人,今天晚上請陪媽媽一下喔!

  「咦……?」

  「生日之前,有些重要事情必須交代清楚!

  琉璃子盡量不讓興奮討論派對話題的姐姐們注意到,壓低聲音,表情突然變得嚴肅,像是在忍耐什幺。

  「嗯……」

  要說什幺?很想問個清楚,但看見琉璃子傷心的眼神,就問不出口。

  「啊,不好了。小有,沒時間了!

  「咦?啊,真的!」

  長女回過神來催促,自己跟著沖出去。

 。ǖ降自蹒哿恕?)

  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想起后母的憂郁表情,有種不安涌了上來──

  ------------------------------------------------第一章 『男人』的證明「依照秋山家的戒律……明天生日,你就會被認可為一名成人了!埂浮?」這是豪宅某處,有著西洋骨董書桌的書房。

  吃完晚餐。依照早上說的,被帶到秋山家當主代代用來工作的房間,聽到后母單刀直入的交代,說不出話了。

  「這是代代流傳下來的。繼承人到了這個年齡,達成條件就能繼承家業……丈夫過世之后,我代理直到今天的當家職位,終于來到還給有人的一天了!棺谥挥挟斨鞑拍茏暮廊A椅子上,琉璃子眼眶泛淚,深有感慨看著自己。

 。ㄎ摇蔀楫敿?)

  聽到這個重要的話題,腦筋轉不太過來。

  「可、可是,我不知道怎幺工作。一直都是交給媽媽的。而且我還是學生……」「呵呵,冷靜下來喔!购竽肝⑿,手按過來肩上。

  就這樣溫柔擁抱,臉埋進柔軟的乳溝之間。

  「嗯……媽媽……」

  因為琉璃子有控制力道,不會很難過,類似牛奶的溫暖氣味,讓自己冷靜下來了。

  就這樣抬頭看過去,琉璃子點點說『沒問題的』。

  「不會要你立刻習慣所有工作的。媽媽跟其他人會擔任當家輔佐的。不必擔心喔!埂高@、這樣嗎?……嗯……」還是個小屁孩的自己,有辦法擔任大企業的當家嗎?感到很不安,但沒有說出來。

 。ńK于能幫助媽媽了。這不是示弱的時候。)

  雖然很突然,但好幾年前,就一直在想怎幺助總是照顧自己的后母了。這一天終于到來,不能逃避。

  「我會努力,照顧媽媽跟姐姐們,成為優秀的當家!」「……謝謝,有人。你終于從小孩變成大人了呢……呵呵、好高興。 」看著說出決心的兒子,琉璃子眼角流淚說道。

  抱著自己的雙手也稍微用力,鼻尖埋進乳溝到有些難以呼吸的程度。

  但是,現在不想把后母推開。

 。ǔ蔀楫敿液,就不能這樣撒嬌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了……)雖然寂寞,但是個好機會。面對情緒有些復雜的自己,琉璃子表情有些緊繃,語氣嚴肅說著。

  「那就盡快告訴你成為當家的條件之一……就是要相親呢!埂高?相親?」「沒錯。 跟秋山家有往來的企業社長,有跟我說過了。女兒跟有人正好是同年紀……」「咦?等等!突然就說要相親……」某種意義上比繼任當家更沖擊的事實,讓腦袋空白。

  「秋山家當家的條件之一,就是要結過婚。所以……」「可、可是!相親什幺的……」剛剛才想說要繼任當家,這種條件也太夸張了。

  「反對!姐姐堅決反對!」「這不能當作沒聽過喔,媽媽!」姐姐們粗暴開門,慘叫闖入。

  「芯愛姐姐、涼莉姐姐?」

  「……你們在偷聽嗎?這種行為很不好喔!

  抱著眼睛睜大的自己,琉璃子皺眉斥責。

  但是,平常都很聽后母說話的姐姐們,今天卻很反抗。

  「跟可愛的小有說些什幺,我們也有知道的權利!」「就跟姐姐說的一樣!有人結婚……十年、不、二十……三十……總、總之太早了!」「這是秋山家的戒律喔。代代……你們過世的父親,也決定要繼續遵從……絕對不能破戒!姑鎸鈩輿皼暗慕憬銈,琉璃子表情難受低頭。

  抬頭看去,后母眼角滾出大顆淚水。她也很難熬吧。

  「就算是戒律,竟然讓小有相親……」

  「對喔!這種讓有人不幸的戒律,我絕對不認同!」「等等、姐姐!不要怪媽媽……拜托!姑鎸鈩菘梢猿匀说男緪,自己從后母的乳溝掙脫,攤開雙手制止。

  姐姐們有話想說,但自己不能當做沒看見。

  「小有、可是……」

  「我不想因為自己……害得姐姐們跟媽媽吵架!埂肝、我們不是在吵架……有冷靜一些了!挂驗樽约貉奂t紅訴苦,兩名姐姐也收起矛頭。

  取代尖銳空氣,換成沈重氣氛──幾秒后。

  「相親……并不會立刻進行。在這之前,有人還有一個當家必須經過的考驗。

  應該說……這個考驗才是問題。 」

  三姐弟的視線,集中在單手按著額頭嘆氣的后母身上。

  「當家的工作是讓財團營運順利,一定要留下繼承人;榧s對象也是當中的一還!惯@幺說后,琉璃子拿起桌上一本老舊的書。

  封面寫著『秋山家家訓』幾個有些嚇人的字。那應該是代代家傳的書吧。

  后母靜靜卷起這本書,沈重說道。

  「所以,當家候選人在結婚之前,必須證明有留下子嗣的能力!埂缸C明?」──該不會?一股不好的預感,讓自己流下冷汗。

  「秋山家的男性成人之后,必須盡快讓女性懷孕,證明足以成為當家的『男人』能力……寫在這里面喔!埂高@……?真的假的……!」看了后母攤開的那一頁后嚇得大叫,在后面偷看的姐姐們也張大嘴巴。

  「等、等等、媽媽!這種戒律怎幺行得通!」

  「結、結婚之前就要生孩子,太不知廉恥了!」「確實,一般來說不太可能。但為了守護歷史悠久的家族……這就不足為奇了!埂甘、是嗎……?」想想歷史,掌權者們為了留下繼承人,擁有三妻四妾也很正常。但現在是男女平等的時代了。

  「而、而且、要讓誰懷孕呢?」

  代替說不出話的自己,芯愛臉色蒼白詢問。

  琉璃子輕輕點頭,再次攤開那本書說明。

  「奶媽跟女仆們,有很多擔任小妾的例子。就這樣成為正式夫婦的狀況也不少見。就像你們的父親跟母親那樣!埂父、父親跟母親是這樣結婚的嗎?……但是,有人沒有奶媽跟女仆喔!」對父母意外的身分差別感到驚訝后,涼莉冷靜詢問。

  因為父母很早就過世了,自己很想要家族的溫暖。

  所以,秋山家至今都維持只有四個人的小家庭。

  「是呢。如果有人交了女朋友的話……」

  「小有不能交女朋友!姐姐不會允許的!」

  芯愛很快就出現反應,用快要夾斷脖子的氣勢抱過來。

  「咕、沒有……我沒有喜歡的女生……」

  被姐姐用力抓住肩膀,屈服于壓力,只能坦白這個不堪的事實。

 。ㄒ驗、沒有比姐姐們跟媽媽更迷人的女生啊。)容貌跟個性都是。因為跟完美的三名美女一起生活,至今都未曾喜歡過班上的女孩子。

  「是呢~小有已經有姐姐了,不需要女朋友呢?」「姆。有人還不夠成熟,交女朋友太早了!」「……是呢。若是跟秋山家的親友們來往,必須理解彼此的心意才行呢……太好了!孤犚娀卮,逼問的芯愛自然不用說,連涼莉跟琉璃子都安心嘆氣。剛剛還很緊繃的氣氛,也緩和下來。

  但是,自己開朗不起來。

  「那幺……我無法成為當家嗎?」

  雖然那種戒律完全跟不上時代,但長年下來都沒有人違反。

  如果是很有交情的女生就算了,現在隨便找個女人讓她懷孕,也太過分了。

  「我以為終于能幫上姐姐們跟媽媽的……」

  又被涼莉指責,忍不住眼眶泛淚。

  「小有……不要哭。這不是小有的錯喔!

  「對!是祖先們弄出這種愚蠢戒律的錯!」

  姐姐們開口安慰。

  但自己沒有立刻抬頭──

  「不必擔心喔,有人……對象已經有了!

  「……咦?」

  聽到像是下定決心的冷靜聲音,連忙看過去。

  后母把書放回桌上后,不知為何表情變得很高興,然后換上認真表情,抓起自己的手,放到她的豐滿胸部上。

  「之后這條戒律后,我一直等著這一天。如果有人交了女朋友,我就必須讓出這個位子呢……呵呵!埂高?……怎幺回事、媽媽?」「有人。媽媽的身體……就交給有人了。讓我懷孕,證明你有成為當家的資格!棺寢寢尒ぉ言。

  過于沖擊的這段話,讓自己跟姐姐們都無法立刻理解。

  在安靜幾秒后。

  「咦咦咦?」

  「等、等等,媽媽,這是什幺意思!」

  「你瘋了嗎、媽媽!」

  放著說不出話的自己,芯愛跟涼莉氣勢強到快要吃掉琉璃子了。

  「就跟我說的一樣。不能破戒,也沒有其他對象。這樣一來……沒有其他方法了吧?這是為了可愛的有人喔……呵呵!埂高@、這太奇怪了!是家人喔!」「對!就算是后母,媽媽還是媽媽!跟、跟兒子生小孩……不知廉恥!」面對已經做好覺悟,態度冷靜至極的后母,芯愛跟涼莉還沒擺脫沖擊,聲音顫抖。

  自己雖然傻傻聽著,但也同意姐姐的意見。

 。ㄗ寢寢尅瓚言?)

  雖然自己沒有戀愛經驗,但有上過健康教育,也聽過班上的同學唬爛,自己還是知道怎幺生孩子的。

  「……有人不想嗎?媽媽……不行嗎?」

  「這個……」

  后母這幺問,自己怎樣都無法搖頭。

  要上了總是溫柔關心自己的后母。理性知道這樣不行,心跳卻越來越快。

 。ǜ、跟媽媽生孩子……不行吧……)

  視線自然朝每次都溫柔夾住自己、推測有I罩杯的胸部看去。

  生孩子的話,自己就能享受那對軟綿綿的乳房了。

  這種期待讓自己臉頰發燙時,另一顆炸彈扔過來。

  「等等!既然媽媽都這樣說了,那換我來!我把第一次獻給小有,跟小有生小孩!」「姆──?」姐姐尖叫的同時,突然從旁邊伸手把自己抱過去。

  遮住整張臉的鮮嫩彈性。扭動身體往上看,跟看著自己的金發姐姐對上視線。

  「這樣好嗎?小有。姐姐會幫你成為優秀的當家……所以,不要選擇媽媽,讓姐姐懷孕吧!」「姆、咦、咦?不過、我們是姐弟……」「對喔,芯愛。這實在是……」

  「媽媽可以的話我也可以,不會到了現在,才要說血緣關系的問題吧?就算法律規定不能結婚,生小孩卻是沒有問題的!剐緪垩凵駜春,琉璃子回不出話了。

  家族重點不在于血緣,而是內心的羈絆。 對慈祥照顧三姐弟的后母來說,不方便說什幺了。

  「所以說,小有快點讓姐姐……」

  「等等等等!我不會允許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姐姐!」雙馬尾姐姐聲音嚴肅,跑過來抱著自己的肩膀。

  「呀、做什幺呢、小莉!」

  「這是我要說的!姐姐跟有人生孩子……我絕對不承認!」「不過,不這樣的話,小有就無法成為當家喔?」「嗚嗚、那就由我來!生、生孩子需要健康的姐姐!我每天都在鍛煉身體,最適合了!」「涼、涼莉姐姐?」聽著腦袋上面的爭吵,自己只有慘叫的份。

  秋山家女性中最有常識的次女,也失控了。

  無處可逃。

  「那個……姐姐們、媽媽,冷靜下來!我……姆?」「不行,讓我來生孩子!」「不對、是我!我必須鍛煉有人!」「你們都等等。這里就交給媽媽……好嗎?」

  三人臉貼著臉,一不也不退讓。自己被夾在六顆乳房中間,行動完全被封組了。

  水嫩水嫩、彈來彈去、軟綿綿的。

  各自有著不同觸感的巨乳,把臉都快擠扁了。

  「姆、姆、嗚嗚?」

  連呼吸都沒辦法,只能呻吟。

  三人吵個不停,完全沒發現。

 。ê盟猛纯唷瓰槭茬蹠?)

  四周都是甜甜香氣,快融化了。

  到底變得怎樣?無法抹去不安,但被乳房壓來壓去,整個人失去意識了。

  「啊!咕、嗯嗯……」

  下半身爽到射在褲子里,下意識呻吟。

 。ㄎ摇蹒哿?)

  漸漸清醒過來,張開眼睛確認狀況。

  看見自己房間熟悉的天花板。舉起手看看,不知何時換上了睡衣。

  看看墻壁上的時鐘,來到下一天的時間了。

  離書齋發生的那起事件,超過三小時了。

 。ㄓ浀谩粙寢尭憬銈兊男夭繆A住……)

  在幸福的觸感中暈倒,之后發生什幺了?

  「呵呵、醒來了嗎?有人!

  右耳突然被人吹氣。

  「呀?媽媽……」

  呻吟后,連忙轉頭。

  穿著一身西裝陪睡的后母,溫柔微笑。

  「是……媽媽搬我過來的?」

  「芯愛跟涼莉也有幫忙。明天要跟她們道謝喔!埂膏拧莻……」之后要怎幺跟她們說話才好?

  暈倒之前聽到那種爭吵,還是很不安。

  「沒事的……好嗎?」

  害怕問清楚的后果,琉璃子為了安慰,用嘴唇溫柔親上來。

  「嗚嗚!啊……」

  柔軟溫度觸碰臉頰的瞬間,身體自然放松。

  以前只要發生什幺事,后母就會這樣安慰,現在只是輕輕親一下,就能放松了。

  「大家討論過,問題解決了!

  「這樣啊……太好了!

  感情一直很好的家族,如果能避免因為自己而失和的話就太好了。

  感到安心,卻又出現不安。

 。▎栴}……怎幺解決的?)

  要遵照秋山家的戒律,讓誰生小孩嗎?

  爭吵的理由實在太異常了。

 。胰斯徊恍袉釂?有點可惜……不對,不能這樣想。)把剛剛涌現的邪念趕走,輕輕搖頭時。

  「啊。?」

  胯下一陣麻痹,下意識呻吟。

  連忙往下看──后母涂上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正在溫柔撫摸某個部分。

  「有人不只長高了……這里也是?」

  看了兒子的驚訝反應后,琉璃子繼續摩擦那個部分。

  溫柔觸感,隔著睡衣跟內褲傳了過來。

  神經對這個溫度起了反應?隨著琉璃子手掌的動作,肉棒不斷顫抖。

  「啊、啊啊、媽媽、你做什幺?」

  胯下反應很難不去注意,連忙說道。

  這樣下去,肯定會射出來的。

  自己拼命扭動身體,但后母緊緊抱過來,無法逃開。

  「可以喔。小時候、每天都會這樣呼呼吧?」

  「是、是那樣沒錯……」

  直到小學畢業,覺得不能再一直撒嬌下去之前,都是跟后母和姐姐們一起睡覺的。

  但是,現在年齡跟狀況都跟當時不同了。雖然很常貼著巨乳,卻從未被摸過胯下。

 。ú恍、好爽……)

  明明是隔著內褲摩擦,背部卻出現讓人發抖的麻痹感覺。 浮現帳棚。

  不能對后母產生欲望,卻下意識抬起腰部,貼著手掌想要更強烈的刺激。

  「呵呵、很舒服嗎?可以喔,媽媽會盡量摸的!埂覆、不行啊……繼續摸下去的話……!」才剛說完,耳朵就被溫暖的嘴唇貼處。

  「呵呵、哈啊……這里很有成長呢。安心了!沽鹆ё舆@幺說后,伸出舌頭舔著耳朵。

  舔著耳垂,豎起舌尖刺進耳洞。

  出現噗啾噗啾的口水聲音,發癢感覺讓身體扭洞。

  「呀、哈!媽媽……啊。?」

  「呵呵、啾、再一下下……有人可愛的耳朵、很好吃喔、哈姆、!培、啾!」「啊啊。?」胯下出現更強烈的刺激,不斷呻吟。耳朵有種快要融化的恍惚感,全身麻痹,下半身也越來越硬。

  豎起帳棚把琉璃子的手推回去,已經是能清楚發現顫抖的狀態了。

  「別這樣、媽媽……很丟臉……」

  「忍耐一下喔,有人。這也是秋山家的戒律……知道嗎?」自己哭著說,后母用溫柔聲音告知。

  戒律。聽見這句話才想到。

  后母跟姐姐們,搶著要替自己生孩子。原本以為不了了之,該不會──「撐得很辛苦嗎?解放出來喔!沽鹆ё硬艅倖柾,就很快拉下褲子。

  肉棒朝著天花板垂直勃起。

  「唉呀呀……雖然摸過幾次就知道……但成長得比想像中更優秀。一起洗澡的時候,明明只有我的小拇指那樣呢!埂腹䥺瑁?不、不要看……媽媽!」后母小口小口舔著耳朵說道,自己有種快要從臉上噴火的丟臉感覺,聲音發抖。

  肉棒成長到身高截然相反的尺寸。不過還是包皮過長。

  「肉棒沒有什幺好丟臉的喔?墒恰行┳㈦y安嗎?之后會變得很舒服喔!埂缸㈦y安……?」沒有回答自己,琉璃子滿臉微笑,溫柔抓住肉棒。食指伸向包皮,刺進里面。

  「媽媽、不能摸那邊……很臟的!」

  「有人的身體,一點都不臟喔?沒事的,交給媽媽就好、現在……算是比較像大人的肉棒了!拐{侃下意識大叫的自己,后母有如白魚一般的手指,零活動著。

  像是畫圓那樣撐開肉棒前端,慢慢把包皮拉下來。

  同時,握住肉棒的其他手指往下拉,龜頭從包皮里面跑了出來。

  「咿、啊。?」

  「有點痛嗎?再一下下……喔?」

  后母輕輕親吻臉頰安慰,接著用食指撫摸龜頭前端。

 。ㄇ懊婧脻q……有什幺出來了……啊。。

  蓋過包皮被拉下來的痛楚,根部漫出一陣甜美麻痹。

  尿道口跟著刺激出現抽搐,流出透明黏液。

  「出來了呢……涂上這個汁就會變得更滑……嗯啾、姆?」「啊啊、嗯嗯!媽媽、不行……!」琉璃子的巧妙舌技舔著耳朵,快感把包皮的疼痛蓋過去了。

  背部大幅顫抖,大口喘氣,但后母的手指沒有停止。

  整個推頭涂上黏液,當做潤滑油一口氣拉下包皮。

  沿著前端的龜頭表面涂上前列腺液。

  努?

  「咿咿咿、嗚嗚?」

  龜頭整個露了出來。

  疼痛跟麻痹交互出現,出現讓視野空白一片的沖擊。

  沉浸在余韻之中喘氣,嘴唇被琉璃子親著。

  「嗯、恭喜了,這是很出色的肉棒……可以好好生孩子呢!埂腹、哈啊……生、生孩子……」「可是……有些用力弄下來、刺激太強了嘛?肉棒說著,想用媽媽的手趕快射出精液呢?」用捉弄的眼神看過來后,后母還不放開肉棒,挑逗似的來回握緊。

  「嗚嗚!媽媽、不行……放開、這樣摸、肉棒感覺好怪……麻鰾了……哈啊!」「可以喔。媽媽幫忙打手槍,白色的牛奶盡管射出來……喔!埂腹、打手槍……」對琉璃子在耳邊說的話感到期待,背部發抖。

  理性知道不行,卻下意識點頭。

  「呵呵、乖乖坐著喔。媽媽的手會好好安撫這根肉棒……真棒……嗯啾、哈啊……嗯!」輕輕咬了耳朵后,后母很快摩擦肉棒。

  食指挖起尿道口流出的黏液,涂在浮現血管的肉柱上頭,用力摩擦。

  努……咕啾。

  「啊、啊啊。!」

  自己流出的前列腺液涂上肉棒,跟著手掌的溫度,下半身迅速加溫。一開始還很難受,但隨著摩擦潤滑,忍不住從根部涌現出來的快感了。

  「這個……啊。!肉棒……好燙……不行……媽媽……!」「有人的聲音、可愛到好像女孩子呢……舒服嗎?」「很舒服……可是……啊!」再也沒有力氣要求停止,只有呻吟的份。

  自己打手槍的經驗并不多。但是,這樣被后母服務的快感,爽到根本是不同次元了。

  「好漂亮的肉棒……前面要好好清乾凈……像這樣……」涂滿前列腺液的食指,這次摩擦肉冠內側。

  原本被包皮蓋住累積下來的污垢,仔細弄乾凈。

  「啊。!那里……」

  不習慣刺激的敏感部分,被用力摩擦,癢到讓自己抬起腰部。

  「忍耐一下。這邊也要弄乾凈……感覺不一樣了對嗎?」回答之后,琉璃子很快用其他手指,加速摩擦肉棒。黏液發出淫穢水聲,表皮快要燒起來了。整根肉棒開始重復抽搐。

  「啊啊、啊!媽媽……嗚嗚!」

  龜頭的發癢感覺,不知何時變成鮮明快感,自己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跟著肉棒抽搐的反應,琉璃子摩擦肉棒的速度也加快了。

  前端受到強烈刺激,肉棒漸漸累積快感。受到兩種感覺玩弄,只能不斷喘氣。

  「呵呵、可以喔、盡管舒服……肉棒很舒服吧、要學著控制這邊喔!埂赴“、學習……嗯姆、嗯啾?」琉璃子封住自己的聲音,嘴唇整個貼上來。

  在自己困惑呻吟時,舌頭伸了進來,瞬間鉆進嘴里。

  「啾啪、嗯嗯、哈啊、嗯啾、啾嚕嚕!這也是練習喔……不是家人的親吻、而是成人的親親……嚕、呵呵?」「嗚嗚、嗯啾!啊!」啾啪、噗啾……啾……

  從嘴唇相疊的縫隙,傳出充滿唾液的水聲。

  這跟每天打招呼的親吻不同,舌頭跟口腔粘膜爽到都變成敏感帶了,只要放松就會射出來。

  身體漸漸失去力氣,只能享受嘴巴被舔、肉棒被打手槍的快感之中。

  「哈啊、哈啊……肉棒前端不斷流出透明的汁呢……可以射出來喔、射在媽媽的手上!沽鹆ё訉σ庾R朦朧的自己說著,身體靠過來。

  很有肉感的大腿貼著右腳,手腕也被夾在跟著呼吸上下起伏的乳溝中間。

  爽到全身都在溫柔后母的體溫里面,沒有力氣忍耐,尿道口不斷流出黏液,肉棒開始激烈抽動。

  「啊啊、媽媽……我……嗯啾!」

  「射出來了嗎,可以喔……讓媽媽看看有人肉棒變成男人的證據……嗯啾、哈姆、嗯嗯?」后母聲音誘人,舌頭跟著鉆進嘴里,口水流進來。

  有種食道快要燒起來的恍惚感,被食指跟拇指夾住的肉棒,也同時大力彈跳。

  「啊啊、嗯嗯!射出來了……嗚嗚!」

  最敏感的部份,出現讓意識瞬間消失的麻痹快感,肉棒同時壓住后母的手。

  咻、咚噗噗噗噗噗、噗噗!

  之后,尿道口跟著腰部的震動,噴出白色液體。

  「啊啊、好棒、啾、肉棒牛奶射了這幺多……哈啊、哈啊……媽媽手上都是好濃的汁……」持續啄木鳥般的親吻后,后母像是在幫助射精,涂滿白濁黏液的手繼續上下摩擦。

  這個動作,讓肉棒內部的麻痹快感涌現出來,黏液不斷往外噴出。

  「啊、媽媽……不能磨了……太、太舒服了……我……忍不!」只要稍微放松就會暈倒吧?刺激就是這幺強烈。

  自己聲音飄高拼命拜托,琉璃子卻像是想要把尿道里面的精液通通擠出來,繼續打手槍。

  「呵呵、不把全布射出來……肉棒就無法輕松吧?」「可是……啊啊、咕!被媽媽摸的話、又會……咕、嗯嗯!」濃濃精液響起聲音,在后母的手跟肉棒之間形成泡沫。

  繼續摩擦,第一次讓人幫忙打手槍的肉棒,很快就恢復抽搐了。

  「肉棒很有精神呢、呵呵、比我想像得還要出色……成人的肉棒呢。牛奶也好濃好濃……啾、嗯!」琉璃子陶醉瞇起眼睛,左手挖起肉棒黏著的精液,送入口終。

  「啾、啾、哈啊……好好吃……黏黏的、好濃……光是這樣、就讓媽媽的肚子痛起來了……哈!」琉璃子抹著精液,恍惚說道。

  嘴唇流出跟口水混在一起的精液,從滲出汗水的脖子流到鎖骨一帶,看起來相當性感。

  后母展現出強烈的女性魅力,自己只能盯著看,連話都說不出來。

 。▼寢尅蛄宋业木骸

  制止的聲音梗在喉嚨,至今未曾體會過的興奮,讓背部顫抖。

  看著母親舌頭舔著手指挖起來的精液,就讓肉棒變硬,應該說比射精之前更硬了。

  后母舔著自己精液的羞恥,變成逆倫的快感。

  看著意識朦朧陷入快感的兒子,享受精液的后母繼續摩擦肉棒,聲音發熱說著。

  「真的……這根肉棒、一定有成為當家的資格!埂府、當家的資格……餓……」這句話,讓自己想起剛剛的疑問。

  后母跟姐姐們討論出的結果是什幺?

  「這幺有精神的話,就繼續呢!

  不管說不出話的自己,琉璃子放開肉棒起身。

  就這樣跨在自己腰上,慢慢解開西裝的扭扣。

  「咦!媽、媽媽?怎幺……!」

  下意識大喊的瞬間,后母微笑拉開襯衫,露出胸部。連黑色胸罩都拉起來,壓倒性的胸部整個露出。

 。▼、媽媽的胸部……好大。)

  好久沒見到后母的乳房,感覺比記憶中更大了。

  那是雙手捧著還是會滿出來的夸張尺寸,跟著呼吸沈重晃動。

  乳暈中央豎起兩顆豆子,像是引誘兒子那樣豎起。

  想到每次都被這對性感乳房抱著,腦袋就出現強烈興奮,肉棒抽搐到像是另一種生物了。

  就這樣盯著誘人的乳房時。

  咕啾──肉棒前端觸碰到讓人融化的火熱黏膜。

  「咦?媽媽……!」

  連忙看向胯下,肉棒慢慢跟后母的私處貼住。

  跟胸罩一樣是黑色的內褲往旁邊移開,淺桃色的裂縫吸住尿道口。

  肉襞磨著龜頭,透明蜜汁流過沾染白色精液的肉棒,流到根部。

  「媽媽、怎、怎幺回事?」

  只要任何一人稍微扭腰,就會合為一體了。在跨越禁忌之前連忙制止,隔著巨乳看向后母。

  「剛剛有人睡著時,跟芯愛和涼莉討論過了。大家的想法都一樣……大家一起讓有人成為出色的當家……教導生孩子的方法。一開始由我來呢……呵呵?」努啾。琉璃子說完就壓下腰,潮濕黏膜吞進龜頭。

  「感覺到了嗎?剛剛肉棒頂到的地方,就是陰道口喔。讓肉棒插進來……啊啊、就是為了生孩子……嗯嗯!埂戈、陰道口……啊!」肉襞每個縫隙都涂滿蜜汁,熱到發燙。 肉棒前端有種被咬住的壓迫感,這就是陰道口嗎?

  打手槍已經很爽,這種行為卻又更爽。光是大腿根部輕輕觸碰,就快射出來了。

  「現在、肉棒要插進來這里……跟媽媽合為一體喔。有人會從處男畢業……呵呵、快了呢!埂高@、這種事……媽媽、不行、我們是母子……」「可以喔……我從很久以前、就決定要指導有人怎幺讓女人懷孕了……不用擔心、讓媽媽……啊啊、教你!灌坂邸坷^續往下壓,小小的陰道口吞進龜頭。

  龜頭卡在陰道口,慢慢把里面撐開。 有種快要流血的壓迫感,讓腰部無意識顫抖。

  「啊啊、媽媽……進去了……啊!」

  「進來了喔。肉棒像這樣撐開陰道后、來到最里面……要好好頂著媽媽的子宮喔。啊啊、來、來了?」滋噗、滋噗噗噗!

  隨著潮濕淫肉撐開的聲音,肉棒被火熱觸感吞了進去。有些緊的陰道壁貼住包皮,出現比身體被捆住還更加激烈的壓迫感。前端撞到一個洞口,那個洞口緊緊夾住尿道口。

  「啊啊。?啊、嗯嗯、這個……啊!」

  肉棒跟潮濕的肉襞合為一體,涌現讓人不安的恍惚快感。陰道蠢動磨著肉棒每個地方,下半身竄過甜美電流,漸漸爽到沒了感覺。

  「媽媽……好爽……」

  忍不住慘叫后,再次看看胯下。

  被龜頭撐開的陰道口,來到肉棒根部了。

  淫水彷佛瀑布那樣擠出來,甜甜氣味飄向鼻腔。

  「進、進去了……我的……」

  「呵呵、吃掉有人的肉棒了?全部都插進媽媽的里面喔?這就是做愛……生孩子的第一步喔!姑鎸κダ硇缘膬鹤,琉璃子高興微笑。

  肉棒插進疼愛自己的后母體內。

  瞬間有種觸犯禁忌的感覺,但很快被斷斷續續涌現的瘋狂快感逼退。

  「好、好熱……呵呵、好撐……好棒?」

  陰道像是在品嚐肉棒那樣夾住,肉棒在狹窄的陰道內不斷抽搐。

  此時,肉棒摩擦溫度快要燒起來的陰道壁,麻痹快感從背脊擁向腦袋,很快暈眩了。

 。ㄟ@就是女人……太爽了。)

  潮濕陰道吞進龜頭,肉襞持續收縮刺激肉棒表皮。

  位在終點的子宮口,也接連蠢動摩擦龜頭黏膜,整根肉棒爽到像是浸泡在熱水里面。

  打手槍很爽,但根本比不上插媽媽。若是想要射精,肯定會立刻發泄出來的。

  「媽媽的陰道舒服嗎?今天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躺著就好喔。女人的里面、生孩子……做愛的基本,媽媽都會用身體告訴你。所以……有人只要想著讓肉棒更硬,射出許多濃濃的汁就好喔!埂高?……媽媽、等等……」「作愛……啊啊、陰道會讓肉棒很舒服……里面……在子宮射出滿滿的精液……是基本喔。所以……像這樣動……啊啊、啊嗚?」后母臉紅紅溫柔指導,不管自己的聲音,開始扭腰。

  琉璃子慢慢抬起腰部,陰道壁摩擦龜頭。

  陰道里累積的愛液從結合部位流出,沿著肉棒滴到根部。

  「啊!媽媽色色的汁、流出來了……有人的肉棒……濕答答的……」「嗯、流出好多……」「對。陰道變濕,就是女人高興的證據喔。用陰道服務自己喜歡的男生,感到高興……哈啊、發情……想要懷孕呢……嗯嗯!」琉璃子聲音喜悅顫抖,肉棒通過狹窄的陰道口,然后整根滑出去。

  涂滿愛液的肉棒接觸空氣,感覺有些冰涼之后。

  滋噗、噗噗噗噗噗!

  「啊啊、嗚嗚嗚!又、頂到里面……啊!」

  「對喔、里面……陰道里面的子宮……是生小孩的地方喔。肉棒不好好頂到這里可不行喔……啊啊!」后母屁股像是撞擊自己腰部那樣,重重落下,肉棒再次整根都被火熱的蜜壺吞進去了。

  比乳房更加緊繃的屁股,撞擊腰骨,狹窄陰道夾住肉棒的震動,傳到背部。

  「像這樣、肉棒頂在最里面摩擦、前端觸碰子宮口、之后就是精液……射進子宮里,陰道也會……啊啊、縮緊……啊啊、啊恩恩!」咕啾、努啾、啪!

  琉璃子用斷斷續續的聲音說明,腰部很有節奏扭動。

  琉璃子很快抬起腰部,又克制不住壓下來。柔軟屁股撞擊腰骨的瞬間,腰部像是劃個大大的圓,摩擦肉棒。

  對才剛剛畢業的自己來說,是過于強烈的快感。

  「啊!媽媽、這幺……激烈……!」

  「對,越來越激烈喔。肉棒好好享受陰道……讓女孩子有懷孕的充實感覺,是男孩子的責任喔。啊!」自己不斷感受到刺激,哼出像是女生的尖叫聲,陶醉在第一次體會到的生孩子運動。

 。ň、竟然這幺爽……不敢相信。

  肉棒每次觸碰到子宮口,就爽到小幅抽搐。尿道口周圍感覺到的刺激,變成讓女生懷孕的強烈沖動。

  「舒服嗎?喜歡……媽媽的陰道嗎?」

  「好爽……啊!」

  被潮濕陰道壁摩擦的快感,接下來就能讓后母懷孕的期待,玩弄身心,只能投入其中。

  而且──

 。ㄐ夭炕蔚煤每鋸垺

  琉璃子扭腰,爆乳也跟著搖晃。

  彷佛氣球那樣變形搖晃,視線一直移不開。

  因為琉璃的肌膚變紅,飄出更濃一層、類似牛奶的香氣。

  一直看著乳房頂端,下意識吞了口水。

  「呵呵、哈啊……唉呀、在意媽媽的胸部嗎?」「呃……我……」很快被發現到視線,自己口齒不清后,乖乖點頭。

  乳房性感到讓人連害羞的空檔都沒有。自己總是把頭埋在這對乳房,就是有這幺爽。

  光是想像就硬了,呼吸急促。

  「對呢……今天只有媽媽一個人努力……恩恩、有人可以幫些忙嗎?」琉璃子持續活塞運動,還沾著精液的嘴唇浮現微笑,上半身倒過來。

  自己眼前就是那對晃個不停的爆乳,更加濃郁的牛乳氣味,讓自己吞了口水。

  「有人……可以吸媽媽的胸部嗎?」

  「……吸、胸部?」

  「對喔、像個小孩那樣吸……這樣的話,女人也會很舒服……會更想懷孕……更容易受精喔、拜托了……?」對感到驚訝的自己溫柔解釋,琉璃子慢慢移動上半身。

  把乳頭塞進自己呆愣張開的嘴里,像是在說快點吸似的,持續刺激嘴唇。丟臉想法很快就消失,快感讓意識朦朧,無法抵抗。

  「媽媽……恩、我……啊啊、啊姆!」

  回過神來,已經張大嘴巴,含著櫻花色的乳頭。

  嘴唇吸住乳暈,吸到發出啾啾聲音。

  「咕啊、啊啊!對喔、有人……大口吸、嗯嗯、啊。!像個小孩一樣、吸媽媽的胸部……嗚嗚、嗯嗯!現在雖然沒有……等到有人的精液射進來……懷孕之后、就真的會有母乳了……啊啊!」琉璃子跟著尖叫,晃著西瓜尺寸的乳房,背部抽筋。乳頭發硬抖動,自己受到誘惑,開始用舌尖轉動乳頭。

  「嗯、啾、啊啊、媽媽的胸部……咕、啾噗、嗯嗯!哈啊、懷上我的孩子之后……就有母乳……嗯嗯!」充滿妄想,舌尖轉動溫熱乳頭,感覺到一陣甜味。應該還沒有母乳,嘴里卻有種類似牛奶的味道。

  心里所剩不多的理性一掃而空,就像個嬰兒吸著乳頭,舌尖仔細品嚐。

  「對喔、有人、大口吸……嗯嗯、吸媽媽的胸部……啊!我最喜歡可愛的有人……最喜歡了。為了有人、媽媽什幺都肯做……什幺都去做!」像是想要傳出滿腔的疼惜,后母抱住吸著爆乳的兒子,恍惚尖叫。

  腰部扭動加快,屁股左右晃動,淫肉咬著肉棒。

  「姆咕、嗯嗯!媽媽、太用力了……啾嚕、啊!」充滿愛液的陰道壁,夾得肉棒密不透風。

  肉棒才剛拉下包皮,就感受到過于強烈的刺激。

  身體竄過爽快電流,自己只能專心吸吮乳頭。

  「啊啊、嗯、可以喔、有人、射出來……啊啊、就這樣跟媽媽一起舒服……啊啊、啊!」琉璃子扭腰的頻率縮短。

  尿道口再次滲出黏液,跟子宮口的撞擊間隔縮短。

  此時,黏膜吸住肉棒前端,提高射精沖動。

  「啊啊、知道嗎?這里……是媽媽的子宮、跟有人的肉棒親親喔……啊啊、啊啊、抖個不!懈杏X到、媽媽很想懷上有人的孩子嗎?」「啾、哈啊、啊啊……!」回應后母喘氣的聲音,自己含著乳房看過去。

  后母臉頰比剛剛更紅,眼神也恍惚閃著淚光。

  嘴角流下口水跟白濁殘渣混合的黏液,沉浸在快感之中說道。

  「什幺時候都可以喔。媽媽想要有人的小孩……身體想要有人的肉棒,想要流出母乳呢?可以喔?」「啾、嗯、媽媽……」真的要跟后母生孩子了。

  消失的罪惡感再次浮現,但下腹部不斷出現快感,沖走理性。

 。ǹ梢园伞驗、我想讓媽媽高興……)

  自言自語,后母舒服喘氣的模樣,不像是演戲。

  隔著滾燙肌膚,傳來后母真心想要懷上孩子的沖動。

  蜜壺也從入口往里面夾緊,活塞運動刺激射精。

  「射進來、有人?就這樣射出來……全部射進媽媽的陰道……證明這是一根能讓媽媽懷孕的優秀肉棒!」「嗯嗯、射了……射在媽媽的陰道!」「好的、啊啊、懷孕……媽媽一開始就想要有人可愛的孩子了!,快點……咕啊啊、吸著媽媽的胸部、盡管射進來!里面……讓肉棒頂著子宮入口、汁液全部射進來……咿咿?」乳房整個貼上來,用力抱住,琉璃子抬起屁股重重落下。

  響起啪啪的聲音,屁股跟腰骨撞擊,肉棒分開狹窄陰道后,埋入子宮口。

  涂上前列腺液跟愛意的龜頭,被肉襞緊緊吸住,強烈快感從根部往尿道口涌出。

  「射了、我要射在媽媽的子宮里……!」

  「射進來!讓媽媽受精、生下一個健康的小孩……咿咿!」咚咕、咚噗噗、嚕嚕嚕嚕!

  被火熱蜜壺吸住的肉棒前端,噴出白濁汁液。

  跟著龜頭射出精液流進子宮口的節奏,高溫肉襞也愉悅抽搐。

  這個蠕動刺激射精,有種想要快點射進子宮口的沖動。

  「咕啊、啊啊、好棒……射了好多。媽媽的子宮、被精液灌滿了……這樣就是男人讓女人懷孕的方式呢……嗯嗯、啊?」后母聲音顫抖,愉悅說著,把自己的臉塞進溫熱乳房。

  額頭跟臉頰磨著流汗的乳房肌膚,松軟感覺讓全身有種失去力氣的恍惚快感。

  「啊啊、嗯啾……媽媽……」

  「對喔、吸胸部……嗚嗚、啊啊、肉棒摩擦子宮……還要……啊啊、嗯嗯?」琉璃子說完后,輕輕左右扭動腰部,像是要把尿道口殘留的精液涂到子宮口。

  自己就這樣沉浸于讓女人懷孕的安穩感覺,專心吸吮甜甜的乳頭。

  「哈姆、啾……好好吃……媽媽的胸部……」

  射精之后特有的倦怠趕,舒服到想讓人直接睡覺。

  「呵呵、射精很有精神喔、這樣……媽媽、就會懷孕了……哈姆、啾……」抱著自己的頭,琉璃子溫柔親著額頭。

  這種發眼觸感,讓自己害羞、卻也有種自豪的心情。

 。ㄕ娴母鷭寢屔⒆恿恕

  結合部位繼續往外流出白濁液體,連肉棒根部都黏答答的。

  蜜壺的抽搐沒有停止,壓迫射精之后很敏感的肉棒。

  「哈啊、哈啊……媽媽……還插在里面……」

  「呵呵、還想舒服嗎?剛剛都射了這幺多白白的……肉棒、還很硬呢!沟皖^看著兒子,琉璃子輕輕扭動腰部。

  咕啾、努波……滋啾……

  響起白濁液體跟愛液在陰道里面混合的聲音,連肉襞皺摺都涂上精液,摩擦肉棒。

  「哈啊、媽媽……這樣動的話……啊!」

  表皮被拉開的刺激,跟剛剛爽快的感覺又不一樣。

  下意識放開乳頭,聲音飄高。

  「接下來復習喔。這次換有人動了……?」

  「嗯、嗯……我會加油……」

  「那幺,用腰部撞擊媽媽的屁股……這次、肉棒要射在子宮的最里面?」身心都沉浸于快感,再也沒有母子亂倫的罪惡感了。

  自己乖乖點頭,跟著心愛后母的指導開始挺腰


 【待續】


字節:38256

總字節:155858[ 此帖被zhouj614在2015-12-20 21:26重新編輯 ]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