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一次和45歲熟女的Yi夜情經歷】【作者:ppp_hysh 】【完】

【一次和45歲熟女的Yi夜情經歷】【作者:ppp_hysh 】【完】 - 【一次和45歲熟女的Yi夜情經歷】【作者:ppp_hysh 】【完】

我喜歡熟女,喜歡熟女身上所特有的那種氣息,這是少女所不具備的,因為這是歲月和經歷的沉淀積累,當然還有男人精液的滋養。我也曾經幻想過和其他女人的悱惻纏綿的Yi夜情,包括我身邊的同事,朋友和親戚。有些已經淡忘,有些至今還在幻想,可能膽子小,至今還不敢主動邁出這一步。

  可是,今年夏秋的一次回家經歷,讓我偶爾回味,還留有余香。

  那次是叔公去世回家一趟,在家幾乎沒待兩個小時,就急匆匆趕回上海。那一次回上海,車上很空,(平時都這樣,不像逢年過節的人爆滿。)一輛大巴四五十個座位,連司機一起大概就十一二個人,我買的票剛好靠前,在三十號位置上,等到到點,車子要開的時候,急匆匆上來一個熟女,身材不高,體態豐滿(不是胖)。拎著一個行李箱和方便袋子。左找右找,發現她的座位在我旁邊,我就幫她把行李放好,因為座位空間狹窄,她擠進去的時候還踩了我的腳一下,雖然不是很疼,但是她還是回過頭對我尷尬地笑了笑,我發現,她眼角的魚尾紋稍微有點,面龐也不算很漂亮,但是很有韻味,一看就想操她,這不是我好的那口嗎,頓時,小弟弟,稍微地有點激動了,估計她也看見了,又是笑一笑,媽的,小弟弟差點要破褲而出了。真想把她按到座位上狂插一通。但還是忍住了,畢竟是在車上,人雖不多,眼也雜,還得顧及點。

  一路上,也沒什幺,那燥熱的心也漸漸平息下來,再加上本來就暈車,連續兩個晚上一個白天連軸轉的坐車,所以很犯困,于是就迷迷糊糊地要睡著了,突然車子一個急剎車把我驚醒,倒是沒什幺大問題,有人晚上橫穿馬路。突然我發現,她的腦袋居然靠在我的左肩上睡著了,于是我的身子都不敢大動了,眼光只能上下的掃描,都不能左右轉動,突然我發現她穿著一雙豹紋的打底褲,那豐滿的三角地帶在哪若影若現的豹紋打底褲里,似乎我能看到那茂盛的黑森林了,突然,一下子感覺周圍的空氣里不再有難聞的含鉛汽油味了,而是那成熟女性私處的淫靡的氣息了,小弟弟不禁一下子怒發沖冠了。這個時候我聽到她輕輕的哼笑了一下,原來她早就醒了,頭靠在我的肩上,那眼神直射小弟弟身上。我只能尷尬地笑一笑。

  她也坐正了,我也正了正衣服,然后我們兩就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起來了,從談話中得知,她四十五sui,老公在上海一個大的工廠里面上班。她在家就照顧兩個小孩,不跟公婆住一塊,小孩一般都跟公婆住一起,所以平常有大把的空閑時間,就去搓麻將,一般手球不好也不壞,輸輸嬴贏都有。這次是老公叫他過去在上海待一段時間,其實她到不是很愿意去,沒辦法,老公堅持,就只能去,這不剛從麻將桌上下來就往車站趕,差點沒趕上這趟車。然后我也簡單的介紹了一點我的情況。期間他也不斷地發短信,估計是跟他老公匯報出行情況。

  最后,她說我好困了,先睡會,到了吃飯點叫我一下,我答應了她,也想瞇一會。就將薄的外套套在胸口和腿上了,突然我感覺有一只手伸進了我的衣服里,在我的大腿上摩挲著,我忽然意識到,這只手來自于我的鄰座,我撇過臉看了看她,發現她在壞笑,靠,勾引我,我就把手伸進去,抓住她的手,撫摸著,帶著她的手伸向小弟弟上。她摩挲了好久,我就不陪她了,我自己玩自己的,我抽回手,伸向她的背后,摟著她,我的手就蓋在她的左胸上,幸虧天黑,除了一路閃過的車燈,其他什幺都看不見。好機會。

  我隔著衣服在她的胸上撫摸了一會,覺得不過癮,就讓她往下坐了坐,我順暢地將手從她上衣領口處伸進去了,終于摸到奶子了,真是又大又軟。那乳頭就像金絲棗樣溫潤有彈性,真想象不到這年紀還有這效果。正當我在享受的時候,她輕輕一拍我正在摸她的手:「好困了,我要睡了」。就轉過身,靠在我的身上,一只腿抬靠在她的椅子上,一只腿拖在地上。真豪放。那黑色蕾絲底褲都若影若現的。我看她要睡了,就把自己的衣服給她蓋上,畢竟作為一個男人的風度應該有的嘛。我就一只手摟著她,一只手掏出手機來玩玩游戲,沒過一會,她居然將我摟著她的手拖向了下邊——她那豐滿的三角地帶,娘啊,這是在大巴車上啊,人多眼雜啊,帶著尷尬,帶著期待,我沒敢動,她看我沒動,就輕輕把我的手打了兩下,用那如絲的媚眼白了我一下,我的神啊,豁出去了,再不動手還是男人嗎。

  迅速轉移陣地,直插中心地帶,只感覺到那森林的茂密啊,簡直嘆為觀止,再往下,那汩汩涌出洞口的愛液泉水奔騰不息,好多啊,一下子,手都濕掉了,極品啊。我伸長中指,直搗桃源洞,深不見底,又溫暖,又濕潤。包裹的不算太精密,也還可以,要是小弟弟進去,豈不爽死。

  突然,可能碰到她的敏感地帶了,她突然浪叫了一下,可把我嚇壞了,趕緊撤出手,環顧左右,還好,這個時候由于空間大,人不多,許多人都分散到車子的四周去躺著睡覺去了,感覺沒什幺人注意到我們,這才松了口氣,還沒回過神,她翻過身,用手攀上我的脖子,把我的脖子往下拉,偷偷跟我說:「我要,我要」。

  這個時候真想把她扒光,直接提槍上陣,但是,我膽子小啊,這是什幺地方,又不是賓館,能隨便來嗎,畢竟我們是個小地方的,大家還是估計點好。我只好跟他說,等三點多鐘到的時候,就在車站附近開個房間,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

  你知道她說什幺,「不嘛,到時候再說,我現在就想要」。我的親娘啊,這不是坑我嗎,各位看官,你說我能給嗎,這不是要上演A 片現場版嗎。

  我心里的那個猴急啊,像又好多雙爪子在撓一樣,小弟弟也應景地堅挺,根本停不下來。突然有人咳嗽了幾聲,翻個身,呼嚕聲又想起來了,這幾聲咳嗽把我震清醒了,不能在這干,不能在這干,要出事的,臉面要緊啊,我就只能好生勸慰,輕輕地在她耳旁勸慰說:「其實我也很想啊,這里都是鄉里鄉親的,萬一有人認識我們,說到你家人或是我家人耳朵里去了,那我們還有寧日嗎,等到了賓館,我一定好好滿足你。這里就用手來滿足一下吧!箍次疫@樣說,她也只能點點頭,但是那左手就用力握住我的小弟弟不放,幫我套弄起來,她的另外一只手開始伸到上衣里面自摸起來,靠,這場面太香艷了,我也不甘落后啊,就伸到她的內褲里面去幫他撫摸起來,那里依舊是洪水泛濫,生靈涂炭,我的那只手感覺都忙不過來了,不知道大家試過沒有,自己的腳陷在半干不干的黃泥里面,你要把出來,就會有緊緊吸住你的吸力,如果用力過猛,還會有咕唧聲的,這女人的神秘區域就是這樣。

  忽然,我的中指碰到了一個圓點,她嗯的哼唧了一聲,我就很緊張,趕緊放慢動作,等到她平息了氣息,再撫摸起來,不一會,我的整個手就像從水里撈出來一樣,真是極品啊,這年歲了還這幺多水,空氣中的淫靡的氣息很重了,幸虧這是個有些年限的車,車子內本來空氣就不好,所以,這淫靡的氣息還不是他明顯。

  這一路上我的那個心啊,興奮,期待,緊張,舒服如此種種交織在一起。這期間,就兩次,就差點噴薄而出了,但我還是忍住了,這幺騷,等到地方了,一定要干死你。

  好不容易挨到目的地,拎上我和她的行李,就趕緊出站,正在車站外左顧右盼,忽然發現不遠處有個連鎖酒店,這不是天助我也嗎,趕緊拉著她直奔酒店,開房,三百,我就只開三個小時啊,天亮以后要趕去公司上班啊,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三個小時三百,媽的,忍了,開好后,拿好房卡直奔房間而去,一進門,東西一丟,關上房門,上好鎖,就抱起她狂啃起來。

  還好,雖然是熟女,經過一夜,嘴里也還是沒什幺味道,放心,狂啃了半天,把她推倒在床上,趕緊脫衣服,「看你猴急的,」她在旁邊一邊嘻笑,一邊脫自己的衣服,我脫好后趕緊上前把她壓在身下,聽到她的喘息聲也急促起來,又開始跟她啃起來,舌吻了好久,他才說:「憋死了,去洗個澡!刮抑坏米衩,的確是很臟,嘴里味道很大,還好她不嫌棄。

  等我快速的沖涼完畢,又摟上她,她一邊抱緊我,一般摩擦小弟弟:「知道嗎,從上車的那一刻,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了你,你是那幺帥氣……知道嗎,你是我老公之外,第一個脫我衣服的人,嗯,要死了,那幺用力的捏,疼,知道嗎」不等他說完,我的嘴早就堵上了她的嘴,這幺甜的嘴,還有那個一樣甜如蜜的「小嘴」,簡直太可愛了。

  親完了上面,我馬上轉移陣地,退去她的胸罩,那奶子不算太大,但也不小,雙手握上去好有感覺啊,特別是白白的,真是我的至愛啊,算了,過一會再說,還有更重要的,下面的桃源洞啊,我的腦袋轉移陣地掉桃源洞口,那里淫水干的濕的,一層層的,看上去好有感覺,不過那里沒有中年婦女的腐臭味,也沒有香水味,穿天然的,帶一點尿騷,帶一點白帶味,很是讓人振奮,一看也還干凈,不管了,我一口堵上去,好愜意啊,與此同時她也啊的叫出了,還好這是酒店,就算有呻吟聲,別人也管不了。

  我上上下下地親了好一會,她拉拉我:「進去吧,我想要,很想要!刮蚁虢璧搅嗣钜粯,立馬提槍上馬,直奔桃源洞,噗滋一聲就全根沒入了,再往前一頂,她呻吟的聲音更大了,感覺好像頂到了她的花心處,「快,快,好舒服,寶貝,你讓我好舒服啊,」聽到這話,我加快了活塞運動。

  過來好一會,我們都到了高潮,她的全身禁臠,四肢僵硬,我也感覺小弟頭部要噴薄而出了,便加快動作,終于忍不住了,那機關槍不停地射向桃源洞深處。

  「要死了,要射也不提前說一聲,待會我老公要是摸我,我怎幺交代,壞蛋,流氓」她拿起拳頭,輕輕地橋在我的后背上,我嘿嘿地笑了笑,「我趕緊去沖洗一下!顾鹕硐麓,去衛生間洗涮,我躺在床上,在那遐想:「怪不得都喜歡偷情,這感覺,確實不一般啊,爽。!」好久,為迷迷糊糊滴睡意上來了,只是感覺她從衛生間出來像一只小貓一樣地依偎在我的懷抱里睡下了,好久,我從睡夢中驚醒,發現她再看我,有什幺好看的,我打趣她道,「我要是年輕點就好,就能認識你了,」現在不也一樣嗎,不也是跟我摟在一起了嗎。傻瓜,「嗯!固炝亮,該起床了,我們匆匆起來,穿好衣服!钢牢医惺茬蹎帷,我搖搖頭,如果你不說,我好主動問你嗎,我心想!肝医*** ,吶,你看」,她把身份證遞給我,「記住我,我的電話是13********* ,我在我老公那里就呆一個月,你回家就找我,」娘啊,感覺就跟情人生離死別一樣的,我趕緊記下了,然后在酒店門口攔個車子目送她離開了,良久,我也坐車趕到公司上班。

  這就是我第一次和良家的經歷,而且還是一個比我大十幾歲的良家。感慨頗多,就此記下。

  
【完】


  字節:8353

  [ 此帖被jyron在2015-12-15 22:49重新編輯 ]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