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慘痛的戀足史】(極度重口)【作者:三臭 】【完】

【慘痛的戀足史】(極度重口)【作者:三臭 】【完】 - 【慘痛的戀足史】(極度重口)【作者:三臭 】【完】

我是一家啤酒廠的廠長,我的事業很順利,家庭和睦,我覺得這一生像我這樣子已經很不錯了,但我總覺得缺少了一些什幺。

  早上,我懶洋洋的起床,妻子早已經備好牙刷牙膏,做好早餐等我吃飯,兒子一雄也早已經上學去了。

  妻子何曉惠是我大學的同學,我是追了整整4 年才把她追到手的。當時的何曉惠青春朝氣、清水麗人,迷煞了我們系所有的男生。到現在妻子還是那樣美。

  我撥開被子,紅色的三角褲里是一坨大大的軟肉,不知何時我再也沒有晨勃過,我對性事也漸漸淡了,有時面對妻子隱約的暗示都不加理睬,我總是對她說:

  「我累了,早點睡吧!蛊拮赢斎徊粫f什幺,只是悶不做聲。有幾次我甚至發現妻子在偷偷的自慰,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于是我再不喜歡做愛,也會在一個月里陪妻子恩愛兩三次。妻子在做愛時格外的珍惜機會,她會打扮得很漂亮,穿得很性感,對我更是奴隸對主人般聽從,當然我不會真的把妻子當奴隸了,因為她是我妻子,我真的很愛她,但我也真不想做愛,不是我陽痿了,總覺得缺少了一些激情。

  跟妻子做愛,我覺得就像左手握住了右手,我不敢把這種想法告訴妻子。

  「本華,你今天要早一點回來啊,記得今天是什幺日子嗎?」小惠把公文包遞給我,溫情款款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啦,今天是我們第19年的結婚紀念日,沒想到這幺快了,兒子都17了!刮也粺o感慨的說。

  「沒想到老公記得這幺清楚,老公我愛你。路上小心哦!早點回來!」妻子聲音有點沙啞,感覺想要哭。

  不會吧,說記得你就這幺感動,我點點頭,鉆進車子里。揮揮手,向妻子道別。我沒有再回頭看,因為我知道妻子一定還站在原地目送著我直到我消失在她的視線里。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本命年犯太歲,太歲當頭坐,無喜必有禍」。我是不信這些的,但妻子硬是讓我穿紅內褲,我也就隨她了,誰叫我這幺愛她。

  妻子還弄了條紅繩子給我戴在手上,我硬是不肯,大老爺們還戴這個,給人看到了笑話。紅內褲穿在里面我就不說什幺了,畢竟不會有人看到。我說:「要戴你戴,我是絕對不戴!蛊拮愚植贿^我只能自己戴了,紅繩子戴在她的腳上還真的很好看,因為我妻子的皮膚很白,所以戴上紅繩子顯得手腳更為纖細白凈。

  我順便夸了她兩句,之后她說:「你喜歡,那我就一直戴著!」廠子在市郊區,所以有一段比較難走的路,我開車一向小心,竟一次也沒被開過罰單。突然,路前面竄出一條狗,我反應很快,急剎車,還好沒把狗撞飛。但更不妙的是,一輛載重貨車直撞了過來,我千鈞一發之際,死踩油門向左猛拐。只覺得天旋地轉,我車子好像掉到山溝里了,之后發生的事我就再也不知道了。

  我這是在哪里?我的眼睛微微的睜開,看見的是白白的天花板。我的頭好痛,渾身都沒勁,我想下床小便,這才發現我的雙腳都裹了石膏。

  「本華,你醒了!別動!別動!嗚嗚……」妻子小惠本來趴在我床邊被我驚醒了,看她黯淡紅腫的眼睛,我疼惜的想擦干她的眼淚,這才發現我的左手也動不了了。

  「我是不是殘廢了?」我微笑地對妻子說。

  「沒!本華,不要胡思亂想,你會好起來的,我去叫醫生!拐f著就去叫醫生去了。

  醫生進來了,問了我幾個問題,測了體溫就走了。

  醫生臨走的時候說:「病人要好好看護,每隔兩個小時要給他翻身,你最好多叫幾個家人輪流看護,不然一個人會照顧不來的!埂肝乙呀浗斜斫愫捅斫惴蜻^來幫忙了,爸媽那邊暫時先沒有告訴他們,他們年紀那幺大了!刮乙磺须S妻子安排,只是我心中沒底,我是不是真的殘廢了,想著想著,我流出了眼淚,我用另一只手偷偷的擦掉。

  就這樣我在醫院里呆了一個半月,期間有妻子的表姐和表姐夫來幫忙,我和妻子兩邊的父母都過來了,但因為考慮到他們年紀那幺大,硬是讓他們回去。

  親朋好友、領導、下屬都來看過我,我煩不勝煩,因為一有人來總要跟他們說話,總要跟他們招呼,很少能安心養病。我就這樣度過了40多天的日子。

  我要求妻子辦理退院手續,妻子一直不讓,最后我發起火來才結束了住院如住監獄的痛苦日子。

  我的雙腳是粉碎性骨折,怕這一生都要在輪椅度過了。但我并不覺得這一生就這樣沒了,因為我還有兒子,我兒子就像是我生命的延續。我要好好的培養他,讓他比我更有前途。

  兒子正在準備高考,我不讓他經常來看我,一切要以學習為重。

  這一年,我的本命年。我的浩劫卻不止于此。

  這些天我感覺膝蓋有些發癢,廖醫生跟我說,「你的腿傷快好了,要想站起來,還需要進一步調養,我每周都會來看你的!沽吾t生就是給我動手術的那個大夫,聽說他是院長的兒子,但他并不是憑借他父親的威名當上主治醫生的。廖醫生在國外學醫,回國后給他父親幫忙,如今40多歲的廖醫生已經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了。

  我撫摸著蓋著毛毯下的腿,對接下去的狀況充滿了期待。

  「本華,你說奇怪不奇怪,我掛在陽臺上的絲襪又不見了!」妻子有些抱怨的說著,因為她的絲襪都是進口貨,每一條都是很貴的。

  「會不會被風吹走了!我看現在的風很大!」我安慰妻子說道,「不然,你再買幾雙就是了!埂肝叶加脢A子夾著,不會被吹走吧!」妻子不確定的說道。

  「會不會被人拿走了,但這些天都沒什幺人來過,」我心中也有點疑問,因為已經丟了三雙的襪子了,「該不會被廖醫生偷了,」我有些惡意的想,搖搖頭,「這絕對不可能!人家廖醫生文化多高的人啊,會偷你一雙破襪子,」我為我的幼稚的想法而偷笑。

  「你腿應該好得差不多了吧?」妻子蹲下來輕輕地撫摸我的雙腿。

  妻子指的是腿有沒有再疼,我輕輕地笑道:「已經不會疼了,不信你捶捶!」「才不呢!本華!你想不想?」妻子有些害羞地低下頭,細白的脖頸都染成了紅霞。

  「你真是個淫蕩的嬌妻!」我刮了妻子的瓊鼻一下,親昵的捏捏她如瓷器般皎潔的臉龐,看著她嬌羞的模樣,我還真動心呢,「要不你先給我舔一舔,我再幫你弄,怎幺樣?」妻子小惠開心的答應了,把我從輪椅挪到床上,輕輕地脫掉我的褲子,她害怕弄疼我的雙腿,其實我的腿早已經不疼了,只是沒有力氣站起來。

  我仰著頭看著天花板,妻子在我的下面努力著,濕滑濕滑的口腔里感覺跟妻子的陰道相差不了多少,妻子的嘴巴很小,難為她這樣賣力的舔弄了。

  妻子弄了半小時后,才無力地昂起頭,「本華,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我往身下一看,只見那一坨肉還堆在腹下。我有些難為情的說,「可能好久沒那個了,沒事,我不可能陽痿的!蛊婀,以前我雖不怎幺喜歡做愛,但男人正常的性能力我還是很強的啊,而且只要妻子一口交,我肯定勃起!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還是盡力安慰我的妻子。

  「我先用手幫你弄弄吧!」妻子看到我平靜的樣子,以為真的沒事,轉過身背著我,高興的抬起潔白挺翹的屁股。

  妻子的臀部像兩團柔軟的面團,任你怎樣揉搓最后都會還原成原來的樣子,而且特容易被捏紅,不小心還會被捏青掉。我總是笑她真正是水做的,她就會說,「我是水,你就是火,我被你一煮就開了!」我一只手在她陰道里進出,另一只手捏面團般在她的屁股肉上任意揉搓。妻子壓抑著嗓子不敢叫出聲來,怕壞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我對她這種想法無可奈何,說她又不聽。

  我的動作從慢到快,最后進行沖刺般往復抽插,妻子只是壓抑的發出一點點叫聲,仿佛在忍受極度的痛苦,又像要釋放極大的歡愉,全身泛紅,發抖!我知道她要達到高潮了,忍著手酸,加大抽插速度。終于,妻子陰道里的水如洪水噴涌了出來,噴了我一臉,濕濕的,咸咸的。

  我看著妻子趴在床上,徹底的癱軟下來,下體洪水已止,但身上的紅還沒退去。從來沒看見妻子這樣高潮過,以前只是小小地泄了一下,沒想到這次比男人射精噴得還猛!

  「老公!對不起!把你弄得一身都臟了!蛊拮訛槲也亮松眢w后,自己也去淋浴。

  「小惠,你有沒有覺得我最近越來越白了?」「在家里沒出去當然白了,不過白才好看呢!」妻子笑笑的對我說。

  「可男人太白了一點算什幺!」我很無語。

  「叮咚…」我妻子穿著性感的睡衣就去開門,我沒說什幺,來我家的一般都是較好的朋友。

  「!廖醫生您來了!趕緊進來,」妻子熱情地讓廖醫生進來,還給他換了鞋子,我望了過去,發現廖醫生神情有些恍惚,眼睛朝著妻子彎下腰而露出的乳溝看去。我連續咳嗽了好幾聲,他才回過神來。妻子漂亮是做老公的炫耀的資本之一,我對此沒有太在意。

  「溫先生,你現在是不是體膚變白了,腋毛和下體的毛發不時地脫落?」廖醫生扶了扶眼鏡,關心的詢問我最近的狀況。

  「廖醫生不愧是廖醫生,確實是這樣,為什幺會這樣呢?」我趕緊向廖醫生請教。

  「這是因為我開的這些藥的關系,是藥都有三分毒,沒事的,只要你再吃兩三個療程,就可以了,以后這些藥就不用再吃了!沽吾t生像一位老學究諄諄的叮囑。

  我終于放下心中的石頭,千恩萬謝的送走了廖醫生。不一會兒,只聽見妻子驚訝的說道:「我早上放在衛生間里要洗的絲襪又不見了!」這一次我終于認定,妻子絲襪沒掉的原因應該是廖醫生偷走的,因為剛才廖醫生去上了一趟衛生間!

  沒想到廖醫生是個戀襪的人,以前有聽聞這種事情,沒想到發生在自己家里。

  我和妻子覺得好笑,商量著下次他來的時候,一定要把絲襪穿好幾天,然后讓他偷,臭死他!我和妻子哈哈大笑!

  又過了一個月,廖醫生說,我可以做康復運動了,叫我要慢慢的學走路。只是我兩腿真的沒有力氣,靠在妻子肩膀上慢慢的走著,苦了妻子小惠。

  我每天睡醒起來的時候都會發現腋毛和陰毛掉了一些,幾乎都快掉光了,我的皮膚現在跟妻子一樣白,不過我是蒼白,妻子的是健康的白。

  這一天,廖醫生叫我到醫院復診。這一次離開家,妻子和我差點回不來,因為命運的輪盤停止了轉動,它把指針指向了我。

  我和妻子被廖醫生帶到一間幽閉的房子里,要不是房間里放了一些醫療器具,我還以為是倉庫呢。

  這間房間里是被厚重的玻璃隔成兩間,從外面看里面是看不進去的,但從里面看外面卻如同隔著透明的玻璃。整個房間很大,里面的這間放著一張白色的病床,廖醫生讓我躺上去,然后把我的雙手雙腳綁了起來,我不解,他告訴我怕我亂動,影響他的操作,我和妻子也就釋然了。

  隨后廖醫生說,他得出去一下,我和妻子都沒在意,妻子還盡說些安慰我的話,讓我別擔心。

  不一會兒,廖醫生進來了,身后還帶了一些人。

  廖醫生是赤身裸體的!他身后那些人也是!

  我和妻子一時驚呆了,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就在我們發愣的時候,廖醫生和身后的那些人一擁而上抓住了我的妻子。

  我妻子瘋狂的掙扎,亂喊亂叫,我也對廖醫生破口大罵。

  廖醫生可能煩了,直接拿一把椅子砸在我快要復原的雙腿上,只聽「咔嚓!」我知道我的腿又斷掉了,妻子忘了掙扎,發出凄厲的叫聲,看著我痛苦的模樣,悲戚不已。

  「再掙扎!老子砍掉你老公的雙腳!」廖醫生恫嚇我的妻子,我妻子像被死神抽空靈魂一樣,不再動了,只是默默地看著我。

  我也不敢再叫,側過臉去,不敢看妻子被摧殘的樣子!

  「小子!轉過頭來,看看你美麗的妻子是怎樣被我們輪 奸的,哈哈哈哈!」一個男的轉過我的頭,我干脆閉上雙眼,他就用指甲撐開我的眼皮,我不得不看著妻子被凌辱的樣子。

  妻子像尸體一樣不再動,只有睜開的眼睛才能發現她還是活人。

  一個身材高大勇猛的男的,抱住妻子的嬌軀;一個矮個已經扒開妻子的性感的蕾絲內褲。我記得這一件是她為了使我那坨肉能重新豎起來而買的,黑色絲織的布質,滾邊花紋,特別是前面和后面幾乎是透明的,前面能讓黝黑的陰毛透出來,而后面能隱約看到妻子小小的屁眼。

  我心中的一股熊熊的怒火在燃燒,我發誓,要是等我出去一定要這些人連地獄都下不了!

  但此時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妻子被人糟蹋。

  妻子的黑色透明內褲被捏成一條繩,并深深的勒進粉紅色的陰道里,矮個子伸出與身材成反比的血紅舌頭一勾一卷的舔舐著那道深邃的幽谷。

  妻子的后庭是被另外一個瘦瘦的猥褻男占有,猥褻男伸出他細長的手指,深深地捅進妻子的屁眼里。妻子的屁眼連我也是很少碰的,因為妻子覺得那里臟,不讓我碰,我疼愛我的妻子所以那個地方還如處子一般,現在居然被一個猥瑣人玩弄。

  猥褻男把捅進去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巴里吸吮,仿佛在品嘗人間美味。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頭使勁的搖晃想要掙開被控制的腦袋,但換來的是一頓巴掌。

  「請你們不要打我老公,你們要怎幺樣都可以!」妻子看到我被打終于又說話了。

  「真的嗎?那好,舔舔我的屌,舔到我爽就放開你老公!」廖醫生得意的說,然后放出他藏在籠子里的老鳥,老鳥又黑又小,還沒有我三分之二呢。

  「唔!可是,可是…」妻子一時沒反應過來,等到廖醫生把吊放進妻子的小嘴時,妻子條件反射的咬了下去!

  一聲堪比殺豬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我看了痛快的大笑,換來的是鼻青臉腫。

  「你竟然咬我!黑子!爆她肛門!我要讓她知道什幺才叫厲害!」廖醫生怒不可遏,指揮那個抱著妻子的猛男要去干我妻子的菊花。

  「請你們不要這樣!我老婆那里以前都沒動過,她會受不了的!」看到老婆要被爆菊,我只能低下頭請求他們了。

  「后庭沒被開墾過?你這個老公是怎幺當的?黑子,便宜你了!」說完廖醫生哈哈大笑。

  妻子最終還是沒有逃過爆肛的命運,只是至始至終,妻子都沒有再叫喊。妻子的肛門被猛男的大鳥硬捅了進去,看見妻子柳眉蹙在一起,白皙的臉頰微微的沁出了些細汗,不過沒有發出聲音,只是微喘,我知道小惠一定忍耐著極大的痛楚?上,作為老公的我卻不能為妻子分擔痛苦,我枉為人夫。

  猛男抽插了兩百多下才射了精,從妻子肛門拔出的時候竟然還發出像拔出瓶塞一樣的聲音。

  只見妻子的粉色的屁孔已經有雞蛋那幺大了,屁股洞慢慢的流出濃濃的精液,夾雜著猩紅的血,甚至還有微黃的糞便,一直流了下來趟過穿著肉色絲襪的大腿,越過系有紅繩的腳脖子,然后一直流向穿著性感的漆皮高跟鞋里。

  「黑子!沒捅過男人的嘴巴吧,去給溫先生嘗嘗!我告訴你溫本華!你要是敢咬掉黑子的雞巴,我就把你老婆這兩顆也咬掉,不信你試試看!」廖醫生捏著老婆的兩個乳頭,看戲一樣的睨著我。

  「把嘴張開!」黑子命令道。

  我趕緊把嘴緊閉,黑子煩了!單手就把我的嘴巴撐開,把他的大雞巴塞進我的嘴巴里。

  第一次嘗到同為男人的生殖器,而且里面還含著著他的精液以及老婆肛門的血和糞便,我幾乎想作嘔,更想把這只大鳥咬掉,但是我不敢,妻子還在人家手里。

  嘴巴里的惡臭沖刺著我的神經,我的嘴里一直讓唾液流出,想讓這些臟東西徹底流掉,黑子好像看出我的意圖,命令我要賣力的吸吮,沒辦法,我只能像一個女人一樣為這個強大的男人口交。

  黑子的雞巴實在太大,塞在我的嘴巴滿滿的,小惠的屁眼竟然能容下這樣的大吊,小惠一定非常痛苦,我只是被插一下嘴巴而已,我一定要堅持住。于是我更賣力的舔弄了,我把黑子雞巴上的精液、血、糞便全部吞進嘴巴里,第一次,我感覺我像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下賤的女人!

  「好了,他媽的,你也真賤!居然把我搞得又射了一次!」黑子憤憤不平的說。他把雞巴在我臉上甩了甩,把上面的精液和唾液都擦在我的臉上。我無力地閉上雙目,不敢看妻子的眼睛。我的丑態盡入妻子的雙眼,我在她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了。

  「雄!我不會怪你!我知道你這樣是為了我好!我愛你!你要堅強一點!」妻子沙啞著嗓子,淚流滿面的對我說。

  我慢慢的抬起頭,對上妻子的眼睛說:「恩,我會的!你也要堅強!」其實我都不知道這一刻我說話是多幺的娘炮,我當時沒有感覺到,可是妻子已經察覺了。

  「啪!啪!啪!」廖醫生鼓起了掌,「真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兄弟們我們繼續!」廖醫生扯破妻子性感的肉色絲襪,把還殘留著精液、血以及妻子糞便的絲襪塞進我的嘴巴里,反正我剛才什幺都吞進肚子里了,這些只是小菜一碟。

  我現在已經能很坦然的面對這一切,包過妻子被人凌辱!

  絲襪被撕掉,妻子雪白的雙腿徹底的暴露在這些兇徒的眼皮下,妻子雪白的雙腿像是有致命的號召力,在場的五個人都看向了她的大腿。

  「多幺好看的大腿!你們都不能碰它,它是屬于我的!」廖醫生宣布了他要占領的位置,由于他是眾人的頭,沒人敢反對。

  于是他們像八國聯軍瓜分中國領土般,分別占有我美麗妻子的各個部分。廖醫生得到我妻子大腿以下的所有權,猛男黑子霸占了妻子的頭,矮個子分到的還是妻子的陰道,好屁眼的猥褻男還是占有妻子的肛門,那個剛才撐開我眼皮的鹺男分到的是我妻子碩大豐滿的乳房。

  廖醫生從妻子大腿根部開始親吻,妻子美白幼滑的大腿曾經的主人是我,可是現在已經淪陷為廖醫生的禁臠。渾圓性感的美腿被廖醫生濕滑的舌頭滋潤下,顯得異樣的淫靡。

  廖醫生舔完大腿舔小腿,還特地停留在妻子性感的膝彎處舔弄了一會兒,然后直奔妻子小惠性感的小腳。妻子的絲襪被她偷了也難怪,廖醫生真真是一個戀足狂!

  廖醫生不顧妻子高跟鞋上的灰塵,把鞋子外面舔得干干凈凈,比外面人家擦皮鞋的還專業!

  這時廖醫生已經把妻子一只腳上的高跟鞋脫掉,還很變態的深吸鞋底里的氣味,不過妻子這幺性感而美麗的人兒,讓他舔舔小腳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恩賜了。

  妻子纖細白皙的小腳,我也很喜歡,做愛的時候都喜歡捏她的腳,但像廖醫生這樣子變態的做法我還從來沒有過,難道我愛妻子還愛得不夠深?別人連她的腳都舔,連她屁眼里面的屎也吃,像妻子這般天仙般的人物,我竟然沒有全部占有她。我現在開始妒忌他們了。

  廖醫生那只骯臟的舌頭不休不饒的舔啃著妻子性感的小腳,小腳上系著紅繩子,撩拔著廖醫生的神經。廖醫生發瘋似的對這雙小腳發起進攻,把妻子的玉足啃得通紅,我疼惜不已。他甚至連妻子的每個腳趾也舔吮過去,妻子美麗性感的腳趾頭被他舔吸得越發光亮,如珍珠一樣。

  妻子的腳底板是一點繭子都沒有的,因為她每天都會用牛奶去洗,沒想到現在卻便宜了廖醫生這個禽獸,想一想,我都沒親過的小腳居然被人家這樣狎褻,我嫉妒!

  這個無良的家伙現在又去舔小惠的腳底板了,小惠承受不住癢,踢了廖醫生一個大嘴巴,廖醫生不以為意,迅速又把妻子的小腳捉住,親昵的親吻小惠柔嫩的腳底。

  「溫本華,你都不知道你老婆的腳是那樣的迷人,還有這根紅繩,跟這對小腳真是絕配了,我都愛死它了」廖醫生把舌頭伸出老長,像狗一樣舔舐主人的腳,用口水浸濕那條性感的紅繩子,而此刻的妻子就像一位主宰男人命運的女神。

  此刻,妻子左腳已經被廖醫生弄得遍腳唾液,廖醫生掏出他已經硬得像鐵一樣的雞巴,把那根短小精悍的香腸塞進妻子右腳性感的高跟鞋里,雞巴夾在高跟鞋和腳底下,然后前后套弄,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新奇的打手槍。

  「不懂了吧?這叫腳交!今爺給你上一課!」說著又開始套弄起來,沒過兩分鐘這個鳥人就射了,還把濃濃的精液涂在妻子右腳上。

  「婊子!把哥的東西舔進去!」廖醫生按著妻子的頭往她的腳靠,妻子順從地把自己腳上的精液全部的舔進嘴巴里!

  「先別咽進去,度給你老公,讓他嘗嘗我的味道!!哈哈哈!」妻子走了過來,把嘴里的精液度給了我,我含著廖醫生骯臟的精液然后跟妻子親吻,我從來沒有像這樣瘋狂的吻妻子過,兩個人的呼吸都快停止了,我們還在繼續。廖醫生的精子在我們夫妻的嘴巴里不斷的交換來交換去,我們似乎把它當做最美味的食物,好像怕它化掉,但最終它還是化在我們的口腔里。

  「我的東西有那幺好吃嗎?既然你那幺喜歡,那我就再讓你們嘗嘗這個,說著他舉起他的軟不邋遢的吊對我和妻子進行掃射,他竟然把尿液像機關槍一樣射在我們的臉上、頭上、頭發上,但我和小惠還是那樣親吻著,我們已經忘記外面的事情了,甚至有時還把嘴巴旁邊的尿液舔進嘴里,然后夫妻兩個人再次深吻。

  我和妻子的嘴巴終于分開了,「請你們讓我們在一起好嗎?」我對廖醫生祈求道。

  「好!我索性讓你們在一起,我們來玩一個新鮮的!沽吾t生好像想到一個很好的游戲似的,但我知道這將又是一個慘痛的開始,不過只要跟妻子在一起,我什幺都可以不顧了。

  「婊子!你先把你老公的雞巴弄硬!」廖醫生命令妻子。

  妻子乖巧地把我半軟不硬的雞巴含在嘴里,這一次老婆比以前更加溫柔和賣力了,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的那坨軟肉終于又站起來了。

  廖醫生叫我把我的雞巴捅進妻子污穢的屁眼里,屁眼里還殘留著精液、血絲以及稀黃的屎。我先讓妻子把屁股湊近我的臉,然后我把她肛門上所有的污穢都吸食掉,我不怕臟,再說,我妻子身上的任何東西都是神圣的,這是我現在才明白過來的。

  我的雞巴捅進妻子的肛門,然后廖醫生也把自己那根短小的棒子插進妻子小惠美麗的陰道。廖醫生還命令猛男黑子用他巨大的吊捅進廖醫生自己的屁眼里,而我也很不幸的被猥褻男捅肛門,其他人也都捅進下一個人的屁眼。

  一個女的放最中間,像雙排插座,我們幾個男的單排插一個接一個的插進前一個人的屁眼,我們像動力火車一樣前前后后,規律一致的動起來。

  我的屁眼第一次被人家插入,剛開始有些痛,但過后只覺得很爽,好像在排便的感覺。

  至此,我的靈魂墮落在地獄深處,永不能自拔,我徹底成為雙性人。

  我和廖醫生幾個人開始狼狽為奸,我們就好像親兄弟一樣,因為我的身體融入了他們,他們的身體也融入了我。我們一起把我的妻子奉為女神。

  今天,是輪到我為女神服務了。

  美麗的妻子已經不再屬于我個人了,她是屬于我和廖醫生共六個人的女神,我們都得服侍女神小惠。

  今天女神穿得好漂亮!性感的OL套裝加上薄如蟬翼的鐵灰色絲襪,外加猩紅色的性感高跟鞋,絲襪里暗藏一根牽魂的紅繩,我真的快被女神迷倒了,擁有這樣的女神是我溫本華人生中最大的榮幸,我對自己這樣說。

  「還不過來,你這只孬狗!」小惠翹起二郎腿,輕蔑的對我發話。

  我從輪椅起來,然后真的像一條狗爬了過去,我的腿殘了,但我雙手還在,我用我有力的雙手,艱難的爬向女神。

  「女神!您最卑微的狗狗來向您問安了,請問女神陛下,您有什幺需要服務嗎?」「我的腳很癢,你舔一下!」女神抽著女性專用煙,吞云吐霧,別提多性感了。

  「是,奴才狗狗開始為您服務了!」說著我忙把女神的紅色高跟鞋脫掉,正準備舔的時候卻挨了女神一巴掌!

  「誰叫你用手脫的?給我穿上,然后用嘴巴!」「是的,女神!」我趕緊用嘴巴先把女神的鞋子穿上然后開始用嘴巴服侍女神。

  我先把紅色的高跟鞋整個鞋子都舔了一遍,連鞋底都一一親吻過去,這是對女神最高的敬意!

  我輕輕地用牙齒把鐵灰色絲襪卷了下來,脫一點點就親一下裸露出來的肌膚,舌頭滑過腳脖子上的紅繩,直到最后的腳尖,我深情的親了一下女神的腳尖才算把女神絲襪脫掉這個任務完成。

  女神很滿意我的服務,讓我張開嘴,然后把她神圣的唾液吐進我的嘴巴里。

  我含著女神的唾沫不敢咽進去,因為女神沒有發話的事情,你是絕對不能先做的。

  「恩!乖!我的小狗狗,你現在可以吞下去了!古襁親了我一下額頭,我幸福得要死。

  我開始舔女神高貴而美麗的腳了,女神的小腳是天下最美味的,小腳青筋微微可見。腳白得快要透明,十個可愛的腳趾還涂了猩紅的豆蔻。我像一條狗一樣跪爬在女神的腳下,伸出我的舌頭,用舌尖感受著女神纖腳的柔嫩,感受著女神玉足的芬芳,就算女神要用她最美麗的足來窒息我,我也愿意。

  我把我的妻子小惠,現在的女神,腳上所有的污垢都清理了遍,女神的腳是絕對沒有污垢的,但我還是舔遍她腳上的每一個角落,連她可愛的腳趾縫我都沒放過。

  「好啦,現在我要拉屎了,你是否愿意用你骯臟的嘴巴承接女神恩賜的糕點!」女神全然不顧往昔夫妻情分,居然提出這種強人所難的事情。

  「我愿意!」隨后臉就被女神尊貴的腳用力地踩了一下。

  「大聲一點!我沒聽到!」女神非常不滿!

  「我愿意!」我大聲的說道。

  「躺下,張開你的卑賤的嘴!」女神倒跨蹲在我頭的上方。

  一串屁響,接著是一波金黃色的尿液,噴灑在我的頭上,我張開嘴,努力的迎接女神的圣水。

  「把你的嘴巴張大一點,要出來了!要出來了!」女神興奮的叫喊著。

  可憐的我只能努力張開嘴巴,承接即將到來的惡臭!膏枥锱纠,」女神落下來的是稀稀的糞便,勢頭很猛,直接灌進我喉嚨深處,我壓住快要吐的感覺,把這些糞便吞下肚子里。

  「曾經的妻子,居然叫他老公吃她老婆的屎!這是多幺的悲哀!,我靈魂深處一個未知的聲音發出來這句話,但我已經聽不見了,因為女神又開始發話了。

  「把你雞巴捅進來,我要!捅進我屁眼里!」女神的需求無止境,我遵照著女神的吩咐,把我那坨已經重振雄風的肉棒往女神拉屎完還沒擦的屁股捅了進去,稀稀的糞便像潤滑劑一樣,我很輕松的干了進去,抽插的過程中不時有水樣的糞便濕瀝瀝的流下來,污染了妻子雪白的大腿,淌進了她嬌小系有紅繩的美足里。

  在這一刻,我突然回憶起妻子被廖醫生他們干的情景,我怎幺能忘記妻子是怎樣被凌辱呢?我怎幺會變成這樣子呢?

  「小惠!小惠!你醒醒」我抽出沾滿糞便的雞巴,用力的搖著妻子的身子。

  「‘ 小惠' 是你這只狗能叫的嗎?你要叫我女神!我是你們的女神!我是女神!」妻子神經質的咆哮!

  「這是怎幺呢?這是怎幺呢?」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妻子已經不是原來的妻子了。我痛苦的流下一行清淚。

  「當啷…」最外面的那扇門被打開,「我知道他們要進來了,我不能被他們發現自己已經清醒,不能!」我在心里對自己說。

  我感緊對妻子大聲地說:「我是狗!我為女王服務是我最大的榮幸!」說完我還學狗叫了幾聲。

  進來的是那個猥褻男,他聽見我的話后,輕蔑的說道:「溫狗,你真他媽的還真是狗!操!這幺臭!趕緊去里面洗洗,再過來!」我以手代腳匍匐到旁邊的衛生間,洗完臉再爬了回來,命運悲慘如斯,我心悲戚!「該給他們注射了」猥褻男邊嘀咕邊拿了一只針把里面不知名的液體注射在我和妻子潔白的手臂上。

  不一會兒,我的意識開始恍惚起來,只覺得為女神和我好友服務是我最快樂的事情。

  我依稀記得猥褻男把他骯臟的雞巴插進我的嘴巴,我像狗一樣舔著主人的吊,主人叫我干什幺我就干什幺。一會兒我又變成猥褻男的伙伴,和他稱兄道弟,我們一起服侍高貴的女神。

  我捧起女神最神圣的小腳,用我的口水清洗女神最圣潔的地方,猥褻男捧起女神的另一只小腳,我們開始比賽,看誰最使女神滿意,最后猥褻男贏了,她得到女神最美的恩賜,女神用她最圣潔的小腳為猥褻男腳交,我看著眼饞極了。

  我一邊打手槍一邊看著女神為猥褻男腳交,幻想著那根屌是我的,猥褻男沒有一會兒就射出精,但我還一柱擎天,怎幺搓弄就是不射,欲火不止,我只能干著急,沒有女神的命令我是不敢去碰她的。

  我第二次清醒的時候是在夜里,妻子已經睡了,我卻是睡在妻子的另一頭,抱著妻子的玉足睡的。

  我非常小心地起床,我腳不方便,所以更不敢驚醒還在夢中的妻子。

  我已經猜出事情的真相,廖醫生應該是對我們注射一種迷幻性的藥物,通過藥物控制我和妻子。幸好我清醒過來,但怎幺才能逃出這個地方,我卻束手無策。

  被困在這個地方多久了,我的親人是否已經發現我們出了事,我的兒子溫一雄也應該發現不對勁才對。

  「吱吱…」一聲尖銳的聲音打斷我的沉思,原來是老鼠!這只可憐的肥胖大老鼠被卡在桌子和墻壁的縫隙里,悲戚的亂叫。

  「老鼠啊老鼠,你是不是也跟我們一樣逃不出悲慘的命運?」我看著可憐的老鼠觸景生情。正在我想要幫老鼠逃出困境的時候,我停下手來,因為我想到一個能使我們夫妻脫困的絕妙但希望渺茫的方法。

  我把我衣服撕掉一塊,咬破手指然后在上面寫下「夫妻被困某某醫院,求好心人解救!」然后把布塊系在老鼠的尾巴上,看著老鼠上躥下跳脫困遠去的情景,我對此充滿了希望。

  最怕的是老鼠把那塊布給咬爛了,又或者是捉到老鼠的人把布上面的字不當一回事。我在忐忑和期待中過了好幾天,期間我和妻子又被注射又被凌辱,我就像在做夢,夢中我是一個卑微的人,夢醒后我又無可奈何,只是妻子從來都沒有從夢中醒過來。在茫茫的夜中我向佛祖和上帝祈禱,祈求那只滿載希冀的老鼠被人抓住,盡管我以前不信佛也不信教,但我現在什幺都信了,只求能逃脫這個人間地獄。

  也許是如來顯靈,也許是耶和華的感召下,等待已久的救兵終于從天而將,警察沖進來的時候我和妻子正處于肉體合一的境界,而廖醫生等人正赤著身子打手槍用精液澆灌我夫妻兩人的合體之處。

  最不幸的是,廖醫生在發現事情敗露后抓住我妻子做人質,在混亂中我妻子的頭重重地撞在了鋼制的大型儀器上,流出了好多血。這時我什幺都不顧了,我艱難的爬到妻子的身邊,抱起妻子的頭,痛苦的哀號。

  廖醫生也嚇傻了,束手就擒。

  妻子被送進了武警醫院治療,而我也到公安局協助調查。

  我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警察,但要求警察對這件事情保密,警察告訴我說,這種事情都不會見報的,請我放心。我卡在嗓子眼的心終于掉下去了,只要不把這件事情捅出去,我和妻子還可以做人。

  公安李大隊推著輪椅把我送到妻子的病房,然后悄悄關上門,輕輕地走了。

  妻子還沒有醒,但我更怕她醒來對我說:「你這只狗!給女王爬過來!」這樣的日子我再也不想過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辦。

  看著妻子瘦弱的身軀、蒼白的臉龐,我疼惜萬分,輕輕握住妻子的手,溫柔的撫摸她纖細潔白的手背,「小惠,不管怎樣,你都是我的妻子,我會永遠愛你,如果你還是想做女神,我會盡量滿足你!」我心中暗暗的想。

  我得趕緊問問醫生看妻子的病情怎幺樣,不然總是不放心。推著輪椅在前臺護士的指引下我找到了主治醫生。

  醫生很嚴肅的告訴我,我妻子的頭部受創比較嚴重,生命沒有危險,但很有可能會癱瘓,如果妻子能在三天內醒來,問題就不會那幺嚴重了。

  我坐著輪椅從醫生的診室出來,黑暗籠罩在我的身上,我失魂落魄的進入妻子的病房。

  輕輕地呼喚妻子的名字,「小惠,你醒醒!我是你老公!小惠,你醒醒!」我的聲音有些嗚咽,病床上的妻子還是一動不動。

  我想起了以前的日子,我真的對不住小惠,她以前種種的暗示我都熟若無睹,我不配做一個好丈夫,如果妻子真的能夠醒來,我一定會百倍千倍的補償她,讓她做一個全世界最幸福的老婆。

  我兒子從學校趕了過來,看著兒子哭腫的眼睛,我攬過兒子的頭也痛哭起來。

  兒子反而停止哭泣,勸我不哭。

  這時我才發現兒子確實長大了。

  第三天,在我和兒子的不眠不夜的呼喚下,妻子終于醒了過來。但卻忘記了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醫生說是妻子選擇性失憶了,選擇性失憶是一個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腦部受到碰撞后,遺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記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

  在醫院里我陪妻子又住了半個月就回家了,兒子硬是被我叫回學校去,他現在高 三,一切以學習為重!

  送走熱情的親戚們,我和妻子又回到了溫暖的家。妻子小惠忘記了我車禍以后的事情,所以現在一直詢問我為什幺不能走路了,我編了些假話才糊弄過去,妻子和我被凌辱的事情我想一輩子都埋在心底。

  妻子恢復得很好,恍惚中妻子還是原來的妻子,但我卻再也不是原來的我。

  晚上,我躺在床上,輕輕地把手擱在腦袋后。妻子則是在做瑜伽之類的運動,妻子對我說過,睡覺之前做一些運動能保持好身材。

  妻子的腰部柔韌性很好,能把纖美細白的小腳勾到頭頂上去。我突然沖動地對小惠說了一句:「把腳再壓下一點,用嘴巴舔它!」一向文靜賢惠的妻子明顯的愣了一下,看到我興奮到眼睛都能噴出性的氣息,猶豫著把小腳壓倒小嘴邊,伸出粉紅可愛的小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猩紅如血的腳趾甲。

  我被妻子淫蕩的動作搞得「雞動不已」,徹底失去了常態,并更加得寸見尺地命令妻子把她雪白性感的小腳整個都舔了一遍。雪白的小腳在妻子的口水的浸漬下越發晶瑩剔透,仿佛灰姑娘掉落了水晶鞋的小腳。

  妻子笑罵我真變態,但看到我這幺興奮的樣子也很高興,就一個勁的舔著自己的腳丫子。在妻子的字典里,我的高興就是她的幸福,并且會為此付出一切。

  「小惠,靠近一點,把腳伸過來!」我顯得有點迫不及待。

  「本華,你不會是想舔它吧?」妻子指了指她的小腳,搖了搖頭說:「不要啦,這很臟的!蛊拮訒ヌ蜃约旱哪_完全是看到我用命令的語氣,不忍心違背我的意愿,但現在輪到我去舔她的腳,卻覺得她自己的腳會臟。

  我可不管妻子怎幺想,把她的腳拉過來,伸長舌頭亂吻亂親,把妻子腳上的口水都吸進我自己的肚子里去。妻子的口水清洌甘甜,混合著慣穿高跟鞋小腳里的皮革味,刺激我興奮的神經末梢。直到嘴巴酸得不行我才停止。

  「咯咯…本華,以前怎幺沒發現你有這樣的癖好?」小惠被我親得直笑,好奇的問我。

  「我以前也喜歡你的腳啊,老婆的每個地方我都要親!」說著我又開始親她的腳了。自從上次的不幸,我的性觀念也徹底的改變了。

  我從腳尖開始,一路往上,一直親到她光潔的額頭。連她小巧可愛的屁眼都沒漏下,妻子這一次才發現我真的很變態,不過她很高興,說我真的很愛她。

  我聽了苦笑了一下,如果不是這次變故,我也不會對這些感興趣,但正是這次發生的事讓我更加珍愛我的妻子。

  這一年是我的本命年,我的戀足史就是從這時開始。

  
【完】


  字節:27125

  [ 此帖被hu34520在2015-12-18 03:55重新編輯 ]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