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狗緣】【作者:草寒羽良 】【完】

【狗緣】【作者:草寒羽良 】【完】 - 【狗緣】【作者:草寒羽良 】【完】

一、

  自從和那女的見第一面,我一直在心里叫她小娘們了。她個子不高,走路時候挺胸抬頭。一頭金黃色齊肩卷發,眼睛不大卻很有神,薄薄的嘴唇,下巴微微翹起,看起來很俊俏。最讓我動心的就是那屁股,在細腰細腿的襯托下顯得那幺肥大,走路時候一扭一扭的,即使在前面看來,胯骨也是很寬的。對了,還有奶子也很大,看那顫微微的,料定也是真的,絕不是填塞物。

  我們因為兩條狗認識的,已經快半年了。

  當初,我妻子不知道從哪弄來一條狗,純種的博美,很聽話也很漂亮,家里人都喜歡。妻子是個宅女,除了上班外,回到家就不愿意出門,于是,遛狗的重任就落在我的身上。每天一早,妻子和女兒睡懶覺,而我五點準時起床;到了晚飯后,妻子借故在家輔導孩子作業,而我又要領著狗狗出去了。小狗很依戀主人,不用拴著,走到哪就跟著到哪,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不出去都不行了。

  那是春天的早上,很是涼爽。一向很聽話的狗狗突然煩躁起來,任憑我怎幺叫喊也不回頭,一直向前跑著。等我追上去才明白,原來有一條和它一模一樣的博美狗,一看就是小母狗,我家的狗狗就在屁股上舔啊舔的,表情很是專注。狗的主人就站在旁邊,就是我稱呼的小娘們,她穿一身合體的牛仔服,干干凈凈的,看起來很文靜,正在驅趕我家的狗狗。

  「來,抱抱!刮易哌^去喊著。

  只要我來到身邊,狗狗還是很聽話的,跑過來縱身一躍,直接跳到我的懷中。

  小娘們發出一陣贊嘆和驚叫,然后說:「哇!這是怎幺訓練的?」這就是她和我說的第一句話。于是我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怎幺訓練的狗狗,小娘們聽的很認真,說以后也要用我的辦法訓練,可最終也沒訓練出來。都是遛狗的人,狗又是一個品種,難免的聊的就投機,話也多了起來。

  「我家的狗狗叫嬌嬌,你家的呢?」小娘們問。

  「我家小狗的名字很特別!固崞鸸返拿,我就有一種自豪感,就會口若懸河的說一通了,「第一、非常簡單;第二、絕對沒有重名;第三、不管任何人聽到我喊狗的名字,就會馬上記住,并且一輩子忘不了!埂竾u!」小娘們發出不相信的聲音,「如果滿足這三點,就不簡單了。說說叫什幺名字,看我能忘不?」「道格!」我一字一句的說。(這里我要解釋一下,本人不會英文,所以打不出英文「狗」的字母,只能用漢字諧音了。)小娘們聽了遲疑一下,默念了一聲「道格」就笑彎了腰,說:「道格,哈哈哈……這不就是狗嗎?哈哈哈……是很簡單,哈哈哈……真沒有重名的,哈哈哈……想不記住都不行,哈哈哈……這是誰給起的名字?」「我呀!」我說。

  「哈哈哈……」小娘們笑成了一朵花,「太有意思了!旱栏瘛,不就是狗嗎?哈哈哈……一看你就是個幽默的人。哈哈哈……」我的幽默打動了小娘們,從此以后,我們每次見面,她都要老遠的喊上一句:

  「道格!」就算是打招呼了,然后我們兩個人站在那里聊上幾句,慢慢的也就算熟悉了。即使在白天,我們都沒有遛狗,見面也要打聲招呼。

  轉眼到了夏天,晚上遛狗的時候,我們見面了,很自然的要聊上幾句。

  「你家的小狗就是你遛嗎?」小娘們沒話找話的問。

  「有啥辦法?人家輔導孩子,還要做飯!刮艺f。

  「你媳婦喜歡狗嗎?」她問。

  「喜歡啊,狗就是她弄回來的?扇思覐膩聿诲,苦差事只有我做了!刮艺f。

  「多好!你還能幫媳婦遛狗!剐∧飩儑@口氣,「我家那位特煩狗,別說幫我遛狗了,就連喂都不愿意。唉!」真沒想到我倆的命運竟然這樣驚人的相似,都是起早貪黑的遛狗人。我心里暗想:這樣水靈的小娘們單獨出來,她老公也能放心?要是我,巴不得讓她在家里呆著,以免在外面生是非。不禁有了愛慕之意,如果這個小娘們能和我睡一覺,那該有多好!有了這種想法后,每天我都想看到她,只要有一天看不到,就好像丟掉什幺似的。

  這天傍晚,我們又見面了,和往常一樣,人站在那里閑聊,狗在那里追逐玩耍?墒,嬌嬌到了發情期,這一點我們誰也沒注意,因為都是第一次養狗。平時,道格見了嬌嬌,總是要上身做那個動作,可嬌嬌不讓,總是亂咬,后來道格就怕了,再也不做那個動作了?涩F在不同了,嬌嬌見了道格后,馬上把屁股撅起來,尾巴也歪向一邊,等著道格上。道格也聞到了味道,先是在屁股后舔,接著又往上面爬,結果可想而知,那條又紅又大的狗雞巴就插了進去,然后弓著背,兩只前爪緊緊抱住腰,屁股激烈的運動著。

  等小娘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道格趴在嬌嬌的身上不動了。小娘們驚叫起來,那臉就像桃花一樣的紅,上前想把狗分開?伤龥]想到的是,狗性交后,兩個生殖器緊緊的相連在一起,即使從身上下來,屁股和屁股就像膠水粘住一樣,怎幺也分不開。小娘們用手去抱嬌嬌,也許嬌嬌疼了,怪叫一聲,扭頭就要咬,嚇得小娘們連忙松手。

  「你別在那傻站著啊,趕緊把它們分開!剐∧飩冮_始求助我。

  「現在不能分開,硬拔出來你家嬌嬌會受傷的!刮夜室庹f她家的狗會受傷,只有這樣她才能消停一會。

  「那怎幺辦啊,就這樣?」小娘們有些動氣了。

  「一會它倆就分開了!刮耶吘苟@些知識。

  這時,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說啥的都有,特別是男士,那話說的這個露骨啊,把小娘們弄的是滿臉通紅,和我發脾氣。倒是有個養狗的人來了,說兩個都是純種的博美,下了崽子一定能賣出價錢出來,最起碼的一年狗食的錢出來了。

  小娘們聽了,這才停止發脾氣,和大家眼看著兩條狗分開。然后她把嬌嬌抱起來,滿臉的怨恨,想踢一腳道格,但被躲開了。旁邊養狗的人又說,如果在狗市里配一腳,怎幺得拿一千多呢。

  「什幺?他的狗配了我的狗,還得我拿錢?」看來小娘們真的不懂養狗的行規,竟然杏眼圓睜。

  「那不合計什幺?」養狗的人說,「你知道這要是下崽子了,你知道一條能賣多錢?」「他的狗舒服了,我還沒管他要錢呢!剐∧飩兣瓪馕聪。

  「你以為這是人啊,男人累個夠嗆,還得給你們女人錢!」養狗的人話引來旁邊的人一陣哄笑。

  小娘們的臉一下紅到脖子,不知道說什幺好。這時,旁邊看熱鬧的人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開了,大多都是男女之間的事,把個小娘們說的手足無措,氣憤的對我嚎叫一聲:「這事我和你沒完!拐f著話,抱起嬌嬌就走。身后那些男人們仍然不住的說:「怎幺個沒完,你還能告狗強奸?」有的還說:「真是得便宜賣乖,什幺女人!」我踢道格一腳,勸大家:「都少說幾句吧!挂姷叫∧飩儼l怒,我不由得心腸柔軟,本想當面道個歉,可連續幾天沒見到她,心里很是放不下。一個星期后,終于在小區里見到了小娘們。她再也沒有怒容,而是笑臉相迎,慚愧的說她對狗不懂,問詢了明白人才知道的,還說等狗下崽了,賣了錢再給我。我說不用了,只要老妹不生氣就好。她笑了,笑的很燦爛,夸我是個通情達理的人,還感謝我那天替她說話了。就這樣,我們的隔閡就解決了。

  嬌嬌很爭氣,下了四個小狗崽,都是母的,小娘們一下子收入七千多。她在狗市問了價錢后,非要給我一千五百元,我自然不能要。她說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現在已經懂得了狗的行規了,然后很歉意的笑著。我始終沒收她的錢,我認為只有她欠著我的,以后才有主動權。

  「老妹,算了吧。要是論起來,我還是嬌嬌的老公公呢,你就是我的親家,你說我能要親家的錢嗎?」我開著玩笑說。

  果然,小娘們被我逗得笑彎了腰,說:「要是這幺論的話,我就是道格的岳母啦!哈哈哈……」「可不是嘛,親家母!」我也大笑著說。

  「?」小娘們楞了一下,「好,以后我就叫你親家啦!拐f完又咯咯的笑起來。

  從此,我們像約定好了一樣,天天在小區里那棵大楊樹下集合,成了不見不散,然后一起去公園,相互的稱呼就是「親家母」和「親家公」,而我管嬌嬌叫「兒媳婦」,小娘們叫道格是「女婿」。兩條小狗,也像是明白了關系,相處的更加好,遇到外來的狗狗,總是一起上去攻擊,竟然一個比一個兇,常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

  二、

  東北的冬天是很冷的,天也很短,早上五點和晚上六點還在黑暗中。小娘們怕冷,早上七點出來遛狗,我們不能相見。到了晚上,她才正常出來,我們才能見面。

  小娘們衣著打扮變化著,外面穿著一件擋住膝蓋的大衣,紅的很鮮艷,腰部是緊緊的,仍然能看出胯骨很大,能想象出那渾圓的屁股,在大衣里扭啊扭的。

  頭上戴著一頂雪白的帽子,黃色的卷發從帽子里傾瀉出來,又落在衣領上,那張小臉顯得十分嫵媚。嬌嬌也穿上了衣服,花花綠綠的,只露出腦袋和尾巴,腳上還穿著小鞋,看起來很滑稽。

  「親家公,這是我給女婿買的,穿上吧!剐∧飩兡贸龉返囊路f給我,「你這個當爹的啊,也不心疼兒子,大冷的天也不給穿衣服。還是岳母心疼女婿啊!拐f著話蹲下身子。

  「道格,快點謝謝你岳母!刮艺f。

  道格是經過我訓練的,每到聽說謝謝兩個字,就會站起來,用前爪上下搖動。

  但畢竟是狗,只知道做這個動作就有吃的,并不知道方向?山裉,道格的方向很準,正好對著小娘們。小娘們霎時間又被逗得笑彎了腰,然后抱起道格給穿上了衣服。道格從來沒穿過衣服,覺得渾身不自在,左右搖擺,想咬還咬不到,動作極為滑稽可愛,又把小娘們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看我女婿,穿上衣服多帥,簡直就是帥哥!剐∧飩冑潎@著說。

  「我代表道格,謝謝親家母啦!」我開著玩笑說。

  道格一聽到「謝謝」,馬上又抬起前爪搖動起來。把個小娘們有逗笑了,說哪里哪里,這是我的女婿,親家公不心疼,岳母心疼。又說賣狗崽的錢都沒要,給女婿買件衣服不算什幺。然后抱起道格貼了個臉,問喜歡穿不?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嬌嬌的哀嚎,很凄慘。我和小娘們循聲看去,聲音從一個黑暗的旮旯傳來的,那里沒有路燈,什幺也看不到。于是,我拿出手機,找到手電照去,看到一口井,井蓋不知道什幺時候丟了,張著黑洞洞的巨口,嬌嬌的聲音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走過去一看,原來是暖氣井,里面沒有水,只有兩根粗管子和一個閥門。嬌嬌不知道怎幺掉進去的,正好在兩根管子中間的縫隙里,看起來沒受傷。

  井口到管子那里,只有一米。我把手機遞給小娘們,讓她照亮,然后我跳進去,彎下腰托起嬌嬌站起來,送出井口。小娘們把嬌嬌緊緊的抱在懷里,一只手象征性的的拉著我。我說不用,雙手按著井口兩邊一使勁,就跳了出來。

  小娘們把嬌嬌放在地上,說:「還不謝謝你公爹救命之恩!」可惜嬌嬌不會謝謝,剛才受到了驚嚇,躲在小娘們的腳下發出像貓的聲音。

  那道格聽到了「謝謝」,又馬上抬起前爪搖動,把小娘們逗得大笑,說這是丈夫替媳婦感謝呢,說完又大笑起來。

  「我說親家公,我家嬌嬌不會謝,我就替它謝謝你了!剐∧飩冋f。

  「你怎幺謝我?」我壞笑著說。

  「你讓我怎幺謝?」小娘們問。

  「親我一口吧!」我把臉側過去。

  「去你的吧,沒正經的!剐∧飩儭概蕖沽艘宦,抱著嬌嬌走出黑暗,來到路燈光亮地方。

  連續幾天晚上,道格穿著藍色狗衣服,嬌嬌穿著花衣服,跟著我和小娘們一起散步。因為種種原因,我們現在聊天很隨便了,她了解我的家庭,我也了解到她的情況。原來她和老公都是在銀行工作,住在小區里最高的樓,有一個四歲的兒子,卻一直在爺爺奶奶家,去幼兒園都不用兩口子。她老公在銀行里是個小經理,管理一些企業的貸款什幺的,平時很忙,又喜歡喝酒。當我聽到她老公工作忙,喜歡喝酒后,心里升起一線希望,我知道工作忙喜歡喝酒的人,一般說來,對性都不強烈的,所以,我經常假裝開玩笑用話挑逗她。

  這天傍晚,月亮很大,再加上下過雪,所以不那幺黑。我們決定去公園里遛狗,公園離我們小區不遠,出了小區的門,過馬路就到了。小娘們想走正門,因為那里有路燈,更明亮些?扇怂悴蝗缣焖,狗狗卻不喜歡去,非要往湖邊跑,那里沒有路燈。散養的狗狗能使人屈服,一點也不假,我們只好跟著狗狗后面,一路叫喊著,一路跟著走。

  結果,道格和嬌嬌不知去向了,于是我和小娘們站在原地喊著。道格聽到喊聲跑回來了,可嬌嬌沒回來,小娘們有點著急了。我告訴她沒事的,順著道格來的方向去找,果然在一個小亭子里看到了嬌嬌,它正玩的起勁。

  「我給你找到女兒了,是不是應該謝我?」我開著玩笑說。

  「別沒正經的好不?讓我親你,做夢去吧!剐∧飩冃χf。

  「那我親你!刮冶ё∷,在臉上親了一口。

  「你這人怎幺這樣呢?」小娘們有些生氣了,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

  看到小娘們真發怒了,我害怕起來,連忙道歉。反正親也是親了,不如把平日的相思都說出來吧,于是我說我很喜歡她,每天見不到她就鬧心,才做了荒唐的事,請她原諒。我說了很多很多,她竟然沒走,一直站在那里聽著。最后,我說我錯了,希望她既往不咎,明天能照常出來遛狗,因為我一天看不到她就鬧心,但我絕不會做過分的事了。

  「明天早晨我出來,你出來嗎?」突然,她說。

  著讓我吃驚不小,連連說:「可以可以,我一定出來!埂负冒,我們回家吧!顾沁@樣說,但沒有挪動腳步。

  我們借著月光和雪的光,久久的凝視著,誰也沒說話。兩條狗在一旁撒歡的追逐著,時間好像是靜止了。

  「老妹,你真漂亮!惯是我打破尷尬的局面。

  「……」她沒有說話,還是看著我。

  「我想親你一口,可以嗎?」我深情的看著她,幾乎是哀求。

  「就親一口,不許多親!顾p輕的說,月色下能看出她也是很惶恐的。

  我像得到命令一樣,緊緊的抱住她,把嘴蓋在她的嘴上。一開始,她雙手垂直,牙關緊咬,一動不動,后來才慢啟櫻唇,把我舌頭放進關口,雙手也抱住我的腰,然后舌頭也進入了我的嘴。我的膽子大了起來,雙手隔著大衣,緊緊的摟住那日夜想念的大屁股上。我想反正就親一口,又沒規定時間,那幺就讓時間長一點吧,多多享受這香甜的小嘴。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手機響了,我們這才把嘴分開,但還是緊緊的擁抱著。

  她拿出手機一看,說了聲是她家那位,示意我不要做聲,就把手機放在耳朵邊。

  而我也把耳朵湊上去,這樣就能聽到對方的聲音了。

  「操你媽的,你遛狗遛到哪去了?都幾點了,還不回家?」好粗魯的謾罵!

  「我領嬌嬌在馬路邊呢!顾挛野l出聲音,一只手堵住我的嘴。

  「操你媽的,都七點半了,你還不回來,在外面跑騷呢?」那邊仍然是謾罵。

  「好,我馬上回家!箍雌饋硭芎ε滤。

  在回去的路上,小娘們簡略的告訴我,她老公一定是又喝多了,因為他一喝多就罵人。我聽了后,暗自歡喜,因為只有她家庭不和,我才有機可乘。

  「以后我們不要那樣了,如果我老公知道了,你不會有好果子吃的!乖诜质值臅r候,她說。

  但我暗笑,今天收獲不小,早晚你這個小娘們會進入我的被窩里的。

  三、

  春天,在別人的眼里,一定是美好的,天暖和了,小草綠了,花兒開了?稍谖液托∧飩兊难劾,卻不是美好的,因為天慢慢的變長了,本來黑暗的地方,從遠處就能被人看到了。但春天也給我帶來了好處,小娘們衣服穿的少了,能感受到屁股的肥肉了,也證實那雙奶子的真實性了,更能體驗到她那細皮嫩肉的光滑了。

  這天傍晚,我們依舊在公園里遛狗。很沮喪的是,嬌嬌又到了發情期,總是把屁股撅給道格。小娘們說不讓配了,侍候狗崽子很麻煩,她把嬌嬌抱起來。道格在地上看著嬌嬌,期望這個岳母把媳婦放下來,嘴里發出「嗯嗯」的細聲。嬌嬌看著道格也想下地,嘴里也發出「嗯嗯」的聲音,怎奈狠心的岳母把這小兩口分離。

  「我們回去吧?」小娘們好像是有什幺心事,一路上一言不發,終于說了一句話,竟然是回去。

  「狗還沒拉屎呢!刮伊幎嗪退嗵幎嘁恍⿻r間。

  「不,回去!」她是在下命令了。

  走進小區的大門。

  「去我家坐一會吧!剐∧飩冊诨貋淼穆飞弦恢痹讵q豫,好像要下什幺決心一樣,終于在這里說了這幺一句。

  我嚇一跳,問:「你老公不在家嗎?」

  「在!他很想看一眼親家公呢!惯@時候的小娘們卻一反常態,一身輕松起來,微笑著看著我。

  「你老公在家,我怎幺去?」我還是膽怯的說。

  「不去就沒有機會啦!」她還是一臉的壞笑。

  我斷定,她老公一定不在家,要不她絕不敢讓我去她家!但轉念一想,如果她老公在家怎幺辦?人家可能就是要看看為他家賺錢的道格呢。不管在家和不在家,我都要跟著她去,要不她會小瞧我的。想到這里,我堅決的說:「去,怎幺不去?!」到了高層樓下,小娘們給我吃了顆定心丸。她告訴我,在這個樓里住的大多都是銀行的人,所以彼此都很熟悉。她要我在外面站十分鐘,等她上樓后再進去,并且囑咐電梯在門的左面,到二十三層,然后她抱著嬌嬌走了進去。我想,如果她老公在家,就不會有這些囑咐了。

  我按著小娘們的囑咐,十分鐘后走進樓門里,坐著電梯一直到二十三層。在電梯里,遇到幾個人,但都很陌生,和他們沒有說話,可他們卻都很熟悉,相互打著招呼,看起來小娘們說的沒錯,這棟樓果然是銀行的。到了二十三層,只剩下我一個人,走出電梯,外面有四道門,而有一道門是虛掩著,一個熟悉而美麗的面孔正向外張望著,見我走下電梯,門豁然打開,小娘們側著身子。道格眼尖,一眼看到嬌嬌,跑了進去。我隨后走了進去,小娘們把門關上了。

  此時的小娘們,早就換上了睡衣,那是一套白底藍花的睡衣,干干凈凈,是那幺的合體,把肥大屁股的輪廓盡顯眼底。我忍不住抱住她,雙手直接插進褲子里,第一次肉貼肉的摸到了那美妙的屁股。

  「老公,你的親家公來了!剐∧飩冞B忙推開我,沖屋里叫著。

  我吃驚不小,連忙松開手。當時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說不定顏色都變得鐵青。

  「哈哈哈……」小娘們笑彎了腰,「看你那點膽子!刮抑郎袭斄,撲過去重新抱住她,雙手在屁股上捏著,說:「你敢騙我,看我怎幺報復你!」「呀呀,你把我屁股捏疼了!剐∧飩儖陕晪蓺獾慕兄。

  我的手又伸進衣服里,伸進乳房罩里,說:「這個一定要慢慢摸!拐鏇]想到,她的奶子和屁股比我想象的要好。

  「告訴你噢!剐∧飩冇H了我一下,「到我家里,只需親親摸摸,別的什幺都不許做!埂改阃!」說著話,我把她抱起來,放在客廳里沙發床上。她家的沙發很大,旁邊有一個床。

  「不要啊,不要啊……」小娘們雖然嘴里喊著,身子卻配合著我脫衣服,不一會就露出那潔白如玉的軀體。

  「你看小狗干什幺呢?」小娘們說。

  這時的嬌嬌撅著屁股,道格正在后面舔著。我索性把頭埋下去,一下把她的陰道含住,用舌頭頂了進去。起初,她雙腿抬起來抗拒,可是在我溫柔的舔舐下,她安靜下來,雙手緊緊的按住我的頭,揪著頭發,嘴里不住發出「噢噢」的呻吟,屁股也隨著我的舌頭挺進著。她的水真多,弄得我一嘴,就連鼻子上和下巴上都有,可我已經顧不了那幺多了,這是這半年里第一次摸到她的肉肉,看到她那光滑的軀體。

  「別,別,別……」在我脫衣服的時候,她拉著我,但又好像是幫著我,就在我脫光了衣服的時候,她又說,「說好了,摸摸就行了,你怎幺還動真格的呢?」但手已經握住雞巴,像是在往外推,又像在擼,但擼的面很大。

  「你看看小狗干什幺呢?」她又說。

  此時的道格已經上了嬌嬌的后背上,彎著腰,使勁的做愛,而嬌嬌則在那里挺著,小眼睛瞇縫著。我說我也要像狗一樣,就跪在她雙腿之間,把她的手拿開,自己握著雞巴,最準陰道口,都可以聽到「嘰」的一聲,雞巴順利的全部插了進去。小娘們只「噢」了一聲,兩只胳膊像兩條蛇一樣,纏繞在我的后背上。地上,兩只狗發出「框框」的聲音;沙發床上,我們兩個人發出「噗噗」的聲音。

  「哎喲,我找你來干什幺,你家道格干壞事,你也干壞事。噢……噢……噢……」她說著。

  我一只手摟住肥大的屁股,一只手握住一只奶子,嘴緊緊的堵住她的嘴,雞巴在陰道里狠狠的抽插著,這是我這半年中經;孟氲淖藙,今天我終于如愿了。

  我使勁的肏著,一下、兩下、三下……恨不能把睪丸都放進那濕滑的陰道里,恨不能把這美妙的身段揉入我的身體里,恨不能把舌頭伸進嗓子眼里……不一會,高潮來了,小娘們全身翻騰著,嘴里如歌如泣的呻吟著,屁股上下顛簸著,雙手在我后背上摳著抓著。此時我的更加用力,把精子如數的都射進向往已久的陰道里。

  做完了,只有幾分鐘就做完了,想了半年的陰道就這幺快的做完了。我的雞巴仍然堅硬著,在她的陰道里。那邊小狗也做完了,屁股對著屁股,又拔不出來了。我的雞巴能拔出來,可我不想拔出來,還要多溫純一會。就這樣,地上的小狗在里面插著,我的雞巴也在里面放著,我們就這樣耗著,誰也不愿分離。

  「你老公不能回來吧!棺鐾炅,我才想起問這句話。

  「不知道!顾龎男χ粗,見我要起身,又把我抱住說,「看把你嚇那樣,今晚他不回家的!刮矣直凰_了,于是在她的屁股上,奶子上一陣亂揉亂捏。這時,我的雞巴開始軟了,慢慢的滑出陰道。同時,狗狗的雞巴也出來了。

  「看你,和道格一樣!剐∧飩冋f。

  「你和嬌嬌一樣!刮倚χf。

  「你不許說我!剐∧飩兙镏∽煺f。

  「好好,我不說你!刮揖o緊的摟著滑嫩的身子,一只手摟住脖子,一只手摸著屁股,哄著她說。

  「哼,你盡欺負人,你家道格欺負我家嬌嬌!剐∧飩兎廴反蛑,「看我不到法院告你和道格的!刮覔е∧飩冃α,小娘們粉拳錘的更兇了,撒著嬌的喊:「你真壞,你真壞……」四、

  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的笑,真沒想到,這個小娘們真有另一番風味啊,那皮膚、那眼神、那奶子、那屁股、那陰毛、那陰道……都應該說是極品。笑著笑著,突然我給自己一個耳光,媽的,都有肌膚之親了,竟然沒有問她叫什幺名字,多大歲數?更糟糕的是,連電話都沒要,每天要是不出來遛狗,我怎幺聯系她?

  剛才一直做賊心虛,怕她老公突然回家,做完愛急著要走。也趕巧了,恰好妻子打電話給我,問今天遛狗怎幺這幺長時間?小娘們就催我快點走,還說她老公也要馬上回家了。臨別時候,小娘們光著身子送到門口,我覺得不夠本,去親吻摸屁股,當時還想著要電話來著?墒,道格和嬌嬌見我倆如此親密,以為是打架,都亂叫起來,這才忘記了。我看著身邊的道格,說:「真是成事是你,敗事也你!」第二天一早,我領著道格出來。狗就是狗,眼睛比人的眼睛好,我還找尋小娘們的影子呢,道格先奔跑著來到大楊樹下,眼睛向上看著,汪汪的叫著。這時,小娘們抱著嬌嬌從后面走了出來。

  「這個畜生,貓在樹后面它也能找到!乖瓉硇∧飩兒臀彝孀矫圆啬。

  「你老公什幺時候回家的?」我問。

  「你剛走!剐∧飩儩M臉的壞笑,一看就知道開著玩笑說謊。

  「一宿沒回家,是不?」我已經斷定了。

  「你是怎幺知道的?」小娘們放下嬌嬌,問。

  「他要是回家,你也不敢領我去你家!刮艺f。

  「嗯。他昨天陪領導到沈陽開會去了!剐∧飩冋f。

  「今晚他回來嗎?」我問。

  「不回來也不讓你去了!剐∧飩冋f。

  「為什幺?」我疑惑的問。

  「你和你家道格都是欺負人的主兒!剐∧飩冋f完小嘴緊閉,仰著頭調皮的看著我,樣子十分可愛。

  通過探尋,我才知道她老公原來是個巴結領導的人,有領導在,他就像狗一樣,而對下屬,他就像誰家的太老爺一樣,這一點,小娘們很討厭。還有,她老公喜歡喝酒,就是陪領導喝酒,每天都要醉醺醺的,回來就耍酒瘋,不是罵人就是打狗,所以小娘們對他喪失信心了。我聽了這個消息,心里別提多高興了,因為這不正是女人出軌的原因嗎。我真有福氣,能遇到這樣的女人,這樣的極品。

  接下來幾天里,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做愛。本來想,把小娘們領到樹林里,親親嘴摸摸屁股,這也能解解心焦?墒切∧飩償嗳痪芙^了,就連在一起走都不行了。她告訴我,在這半年里,我們天天在一起走,都讓人們懷疑了。她一個姐妹問她,是不是和那領狗的男人有一腿了?現在鄰居們都紛紛議論呢。好歹,她老公人品不好,沒交下同事朋友,所以才沒人告訴他。如果她老公聽說了,必定疑惑的。

  我覺得小娘們說的有道理,所以在這個春天里,我們都是分開遛狗,見了面,也只是匆匆忙忙說幾句相思的話,就分開了。我的心里很難受,看著那肥碩的屁股就眼饞,恨不能再和她做一次,只是沒有機會了。

  「我真的想親親你!乖谝娒娴臅r候,我總喜歡說這樣的話。

  「呸!你就想占我的便宜,你做夢去吧!剐∧飩兯南驴纯,若無其事的說。

  「我租了一個房子,沒事的時候去看看?」我輕聲說。

  「在哪?」小娘們問完后,又改口,「我才不去了,不做對不起老公的事!沟凵裰心芸闯鍪呛芷诖。

  我笑了,說:「等我把房子收拾一下,就領你去!埂概,我幫你去打掃衛生吧!剐∧飩冋f。

  其實,這些天來,我一直關注出租房的事,因為只有出租房才是我倆的棲息地。那天,我打聽到一家,因買了新房子,舊房子想出租出去,于是我就找到這家。一問,是一個老樓的房子,單間,三十多平米,每個月四百元。最關鍵的是地點,在公園的南面,我們每天遛狗都要路過。于是,我滿口答應了條件,租了一年。

  看房子那天,小娘們和我特意請假出來,和房主人一起去。我對房主人介紹,小娘們是我妻子,因為被強遷了,只能靠租房子住了。然后,我們走進去看,里面沒有客廳,就連餐廳都沒有,進門就是廚房,廁所在旮旯處,然后就是房間。

  房間里有張二人床,還有一個衣柜,都很陳舊。但小娘們一眼就看中了,說:

  「我們只能在這里將就住了!

  當房主提起房租錢的時候,小娘們順手從兜子里拿出錢,點了四千八給了房主。我很不好意思,怎幺能讓她拿錢呢?可在房主面前又不好爭持,只是笑了笑。

  房主接過錢,開玩笑說:「一看你家就是媳婦做主!谷缓,告訴我們,電費、水費、煤氣費和房費都由我們繳納。小娘們說:「知道啦!」「怎幺好意思讓你拿錢呢?」等房主走后,我緊緊的抱住她,說。

  「這是我外孫女的錢!顾{皮的說,見我沒明白,「你傻啊,這是小狗崽的錢!刮疫@才恍然大悟,抱住她就要做愛。

  「滾開!」她掙扎著,指著光板床,「又不是你在底下,擱不到你是不?」然后,我們抓緊時間,打車去了商店,急忙買了些床上用品,還有一些廚房用具,大包小裹的回到出租屋內。經過一番折騰,已經快到下午四點了,就連鋪床的功夫都沒有,只得扔在床上,就匆匆的打車回單位了,更不要說做愛,真的一點時間都沒有。在臨別的時候,我們就緊緊的擁抱不到半分鐘,只說了句:

  「晚上見!咕头质至。

  晚飯過后,我領著道格迫不及待的來到出租屋,一看,小娘們已經到了?磥,她比我還著急呢。床上的褥子已經鋪好了,被也疊的整整齊齊,她正把廚房用具的箱子搬到爐臺上。道格一進門,就看到了嬌嬌,撒歡的跑過去。小娘們擦了擦汗,說:「你們男人啊,就知道享受現成的,也不知道早點來幫幫手!箻幼雍芟襁@個家庭的主婦。

  既然有了出租房了,并且小娘們也在,我也就不用著急了,幫著她整理。本來東西也不多,況且小娘們已經收拾一會了,只半個小時,就收拾完畢。于是,我說了一句:「我想死你了!咕桶研∧飩儽洗,親嘴摸屁股,就要脫衣服。

  「我不來好了!」她嚷著,「又來欺負我!顾傺b掙扎著,依然配合著脫衣服。

  等脫光了衣服,問題又來了。床上是光板的,沒有床墊,即使鋪上褥子,也是很硬的,小娘們很不舒服。于是,我把被疊成雙層鋪好,再把小娘們放上去。

  小娘們倒在上面,說:「這回還行,舒服一些!刮疫@才開始做性交的前奏,無非就是親嘴撫摸,用中指摳屄。不一會,小娘們就雙眼朦朧,嘴里發出美妙的呻吟聲。

  這是我們第二次做愛,我早已盼望多時,而小娘們也好像更加急迫,用光滑的身子緊緊的貼住我,小手使勁的擼著雞巴。這次,我沒有親吻陰道,那里早已經洪水泛濫,直接把雞巴插了進去。和第一次不同的是,我們都很放得開,我使勁抽插,她高聲浪叫;小狗們沒有做愛,在廚房和房間的地上玩耍。

  因為這畢竟是遛狗的時間,不宜久留,很快的就做完愛,穿上衣服。然后,我們用僅剩下的幾分鐘,親吻撫摸,這才分手。為了掩人耳目,小娘們讓我先領著道格出去,她要在房間內坐一會,因為狗狗都是直接來的,把狗屎拉到房間里了,她順便收拾一下。

  「每天你買個床墊送來!乖谂R別前,小娘們吩咐,「還得買些衛生紙,都沒有擦的了!刮、

  有了出租屋,我們就有了落腳之地,心里也就踏實了。

  說句非常慚愧的話,會讓人笑掉大牙的,我們在出租屋的第二天,才相互問了名字,也就是說在這半年里,即使都做愛了,我們還不知道對方姓什幺叫什幺。

  她叫晁曉瑩,很動聽的名字。

  小娘們狠狠的捶打我,撒嬌的嚷:「你這男人真是壞蛋,都不知道人家叫什幺名字,就辦那缺德的事!刮倚谋ё∷,說:「你不也是一樣嗎?」「不許說我,我才和你不一樣呢,我是好人,你是壞蛋。你說,你是壞人,我是好人!」小娘們撒嬌撒癡的嚷著。

  「好好好,我是壞蛋,是天下最大的壞蛋;小瑩是好人,世界上最好的好人!刮颐ü珊逯。

  「這還差不多!剐∧飩兏吲d的說。

  盡管我知道了小娘們叫晁曉瑩了,但我心里還是習慣叫她「小娘們」,我覺得這樣叫更加親切。她撒嬌撒癡的模樣很是可愛,我最喜歡這樣的女人了。我妻子,就是個黃臉婆,每天只是把飯做好了,家收拾干凈了,把我衣服洗了,就覺得自己至高無上了,處處以強勢自居,臉也總是冷颼颼的,哪像小娘們這樣的溫柔?再說了,我妻子自從生了孩子后,就他媽的性冷淡,一個月給我三回都嫌多,做的時候就像個死人,一動不動,我就像肏個芭比娃娃一樣,這一點根本不能和小娘們相提并論。千言萬語,我真的喜歡上了晁曉瑩,這個小娘們了。

  這小娘們還真的有情調,當初買床上用品的時候,就有精心的準備。她喜歡綠色,被和褥子,包括床單都是草綠色,然后又買了綠色的窗簾,冷不丁的走進屋里一看,就像進入了生機盎然的草場一樣,特別是窗簾上、被子上那幾朵五顏六色的花兒,又好像一年四季的春天。在這樣的環境里,懷里抱著個美人,我怎幺能不心馳神往?就連做愛都很激動。

  不但如此,小娘們還經常往出租屋添置新東西,比如電腦、電視,即使不在這里吃飯,廚房里也買了飯桌,我們這個「家」,真像親夫妻一樣了。特別是,小娘們和我還特意請了一天假,在影樓里拍攝了結婚照,把最喜歡的幾個放大了,掛在屋子里。照片中的我,西裝革履,而她穿著一身婚紗,笑的都很甜。反正這些錢都是道格和嬌嬌下崽賣的,她說狗才是最大的功臣。

  「我們結婚啦!」小娘們看著照片高興的說。

  「結婚了,我們做什幺?」我把雙手都插進褲子里,揉著那大屁股問。

  「我今天聽你的,你說怎幺就怎幺!剐∧飩冃χf。

  「我想用用你的嘴!刮矣H了一下說。

  平時,小娘們最喜歡我用嘴舔舐,可她從來沒給我用嘴吹簫,她說嫌骯臟,即使她老公也多次讓她用嘴,但她是一百個不同意。而我也多次讓她吹簫,她也始終沒做過。也許,今天是高興昏了頭,雖然不那幺情愿,但也點點頭,說:

  「嗯。就這一次,不許有第二次了!

  于是,我們玩起六九式,她在上,我在下。我用雙手把那肥肥的屁眼扒開,使勁的舔舐著陰道。她趴在我身上,兩個奶子都壓扁了,把我的雞巴含在嘴里,一只手緊緊握著雞巴,一只手玩弄著睪丸?雌饋,她真的沒做過口交,不停的惡心著,牙也碰的雞巴有些疼痛。不管怎幺樣,有這樣美的女人,用那幺漂亮小嘴給我做口交,這也是一種福氣啊,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不行了,快給我!」她從我身上下來,仰面朝天的倒下,說。

  每次舔舐,小娘們都會首先受不了,求我趕緊把雞巴插進陰道?山裉觳煌,我想把精子射進她的嘴里,這也是我這一年多的期盼。所以,我還是把雞巴伸向她的嘴邊。

  「噢,快給我……等做完了,我在給你吹……」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拉著我。

  「說話可要算數?」我說。

  「一定算數……噢……求求你……快點給我……」她已經搖著頭,表情很痛苦的樣子。

  我退下來,跪在兩腿白腿中間,只一下就插了進去。就聽一聲「哎呀我的媽呀」,她就高潮了,嘴里叫著:「噢……快……啊……快啊……」我就一邊使勁抽插,一邊看著那張漂亮而扭曲的臉,心里有種成就感。等高潮過后,我并沒有射精,還在那里慢慢的抽插,我告訴她,一定給她第二次高潮,她感激的點點頭。

  于是,我又等她第二次高潮后,才把雞巴拔出來。

  小娘們知道我的意思,趕緊的起身?粗u巴上滿是液體,小嘴咧了一下,拿出衛生紙仔細的擦拭著。衛生紙太單薄了,有的小碎片粘在雞巴上,她就一點點的撕下去,等到她認為干凈了,這才張開小嘴又含了進去。

  小娘們真的不會口交,牙碰的雞巴有些疼痛。于是我站起來,告訴她不要動,又把她的兩只小手放在我屁股上,然后我摟住腦袋,一使勁,把雞巴全部插進去。

  她又惡心一下,但忍住了,挺住腦袋任我抽插,并且抬起頭,用那美麗的眼睛深情的看著我,好像是說:「你舒服嗎?」我看著那美麗的臉蛋,雞巴在漂亮的小嘴里來回抽插,怎幺能不新潮澎湃,一時間,精子如同噴泉,突突的都射進她的嘴里。

  她又惡心的要吐,趕緊拿來衛生紙,把精子吐在上面,然后捶打著我,說:

  「有的都進肚子里啦!你好壞!」

  我笑著摟住她,說:「這樣才像真正的夫妻呢!孤犃宋业脑,她溫順的倒在我的懷里,說:「嗯,以后你想這樣就這樣吧,反正我是你的女人了!褂辛诉@次的口交,小娘們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出租屋里倍加放蕩,和我在電腦里看下載來的淫穢影像,然后就按著里面的姿勢去做。于是,出租屋里經常歡聲笑語,淫蕩一片。我們在床上做覺得不過癮,就到廚房里、廁所里,有時候還在地上……當看到乳交的時候,她感到稀奇,也要做。她那奶子很大,做乳交很合適,于是就眼看著我把精子射到她脖子上?吹搅烁亟,也會有興趣,但我們很少做,原因是她屁眼很小,向里插很費勁不說,她也很疼痛。有時,我玩的高興,還弄了個體外排精。

  「你個大壞蛋,好好的里面你不射,偏偏射人身上!顾洺_@樣嚷著,「你說,和你一年多了,那地方沒讓你玩過?你還把精子射到身上,最可氣的是你還射到人家臉上!顾m然是埋怨,但總是笑嘻嘻的,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

  不管她是不是生氣,我都要哄著她,告訴她這樣我才有滿足感,這樣我覺得才刺激。

  「滿足你個頭!刺激你個頭!」她憋著小嘴,「我也要滿足,我也要刺激!」說完,她就會用手在陰道抹上一把,把流出來的液體再抹到我的臉上,身上,然后問:「你還滿足不?你還刺激不?」我會哈哈大笑著說:「只要你滿足,我就高興!」嬌嬌又到發情期了,屁股還是那幺撅著,尾巴還是那幺歪著。我們坐在床上,全身赤身裸體的擁抱著,看著道格完成性交,然后我們滾在一起,學著剛才狗做愛的姿勢。她學著嬌嬌的聲音,我學著道格的聲音。這時的兩只小狗,都齊刷刷的看著我們,就像剛才我們看著它們。

  「等嬌嬌下崽了,我們再給這家添置一些東西了!剐∧飩冚p輕的說。

  「是啊,狗是我們的大功臣啊!刮疑钋榈恼f,「是它們兩個給我們做的媒婆,又是它們供養著這個家,你說是不?」「可不是,它們回家后,還不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家里人,多好!」小娘們說。

  「所以,我們一定要愛護小動物!刮艺f。

  「你說的太好了!剐∧飩兙o緊的摟著我,說。

  
【完】


  字節:28709

  [ 此帖被jyron在2015-12-11 23:52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