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成為壞女人】【作者:ASSISTANT 】【完】

【成為壞女人】【作者:ASSISTANT 】【完】 - 【成為壞女人】【作者:ASSISTANT 】【完】

坐著的明慧緊握著丈夫的手,疑慮地望著醫生。最近幾個月,她的丈夫華杰變得虛弱和全無活力。她想這是由于他最近讓汽車公司炒魷魚了,F然,當醫生望著他們,一切水落石出了。

  「你肯定?」她問。

  「對,是癌癥。如果我們現在開始治療,有百分之二十的機會將癌細胞清除」醫生回答。

  「什幺?,只有百分之二十?」華杰狂叫。

  明慧望過去注意醫生的襯衫上的一點細小的墨水跡。兩人的聲音交雜,她想知最近他身上的墨水筆是否漏墨了,還是只要墨水意外地濺到襯衫上。她的思想在轉動,在質疑醫生的能力,如果他襯衫都不能保持干凈,那幺他又怎取去別人的信任呢?

  「明慧!」華杰怒吼。

  她速迅將注意力轉回到診所中,并望向她的丈夫。

  「來,我們走!顾f著站起來!肝衣爥蛄!埂甘茬?什幺治療?我們需要為你作好安排,現在就開始?」她回應。

  醫生點頭認同。

  「走,我們去外面講!顾麘嵟鼗卮。

  華杰用力推開門,離出了診室,明慧握著醫生的手站起來。

  「抱歉,金醫生,他一時接受不了!姑骰郾硎厩敢。

  醫生站起來搖搖頭!附洺6紩@樣?磥砟阈枰f服你的丈夫。我與裴醫生相熟,他的放射性治療方面是首屈一指的專家。

  明慧點頭緊接她的丈夫走了出去。他激動地坐在候診室,滿臉通紅此刻瀕臨崩潰。明慧高跟鞋與地面的撞擊聲引起了他的注意。這一刻,她看到他眼中的憂傷,醫生的話讓他流淚。

  「華杰,什幺事?為什幺你不愿接受治療?」明慧說著在他的身邊坐下來,并確保的她的黑短裙沒有令她春光乍泄。

  「什幺事?你是什幺意思,何謂什幺事?你聽到醫生說吧,我患了癌癥!而他那白癡的療程只會讓我有百分二十的生存機會?你聽到那費用是多少嗎?「他大叫大喊。

  「華杰,寶貝,百分之二十總比沒希望好,至于治療的費用……,保險已經負擔了大部份!姑骰刍卮。

  「真的?學校的健康保障計劃會負擔我的癌癥治療?那幺,剩下的費用呢,用你的工資夠付嗎?他生氣地回答,他的話刺痛了她。

  明慧盯著地面。她是一個化學老師,負責教高一、高二級。很不幸,學校在師資方面更傾向于低投入。學校的排名低,提升薪酬和獎金的空間就更加很少,而健康保障計劃所能提供的肯定非常有限。

  「再看吧,我想你還是要接受治療。無論怎樣我們總會有錢!姑骰蹪M懷希望地說。

  華杰搖搖頭,雙手捂著臉!笇Σ黄。我意思不是要放棄。只是……花費太昂貴了!姑骰蹞肀е恼煞蚱椒那榫w,同時望著電視——新聞主持人正站在一所破敗的房子前,周圍停滿了警車,屏幕下方的字幕顯示:警方最新發現發一個安菲他命實驗室,而禁藥署很快就會到達進行突擊檢查。當鏡頭轉向那房子,她發現一個影子在一邊閃出來。那只是一瞬間,但滿頭辮子的發型和那著裝馬上吸引了她的眼睛。

  「慕利?」她瞄著電視低聲說。

  逃出來的身影穿著寬松的牛仔褲,但沒有人發現他從一旁閃出來,即使新聞主持人正站房子前面。他迅速消失在人群中。她望著電視,開始不停地想。華杰的兄弟是禁藥署的特工,他很大可能正在趕來現場的路上。她可以報警并用這片段告發慕利,或是……「來,我們走!谷A杰抱怨著站起來。

  明慧跳出了她的思考,和他一起站起來。兩人走向他們的小車。她無法擺脫那電視畫面。如果她沒認錯的話,閃出來的那人就是慕利。那就有機會,一個小小的機會,讓她可以有錢出負擔華杰的放射性治程。

  開車回家的途中充滿了沉默,明慧在開車,華杰則望著窗外。不久他們就回到家。華杰飛快下了車,而明慧還坐在車里面。

  「你要下車嗎?」華杰問。

  明慧打開車窗探頭出來!笧槭茬勰悴换厝バ菹⒁幌履?我有事需要跑一轉」華杰聳聳肩走向家。明慧重新開動小車。她不太清楚記得慕利住的地方,但那是一個她不想到的地方。不過他有一個朋友,一個高中就輟學的家伙,人們過去叫他古惑鼠。明慧知道古惑鼠會在哪里,車子加速沖向那個社區。

  開車時,她不停地思考。之前也前過一些脫氧黃麻堿或安菲他命的新聞,但卻從來沒有吸引她的注意。對于她。那是只是一些蠢人在進行化學復合,只需要正確的材料就可以造出迷幻藥。如果她找到慕利,她就能找到迷藥的材料并將成品出售。這是一個瘋狂的計劃,但她已經顧不得那幺多了。

  她將車停在社區停車場,四處搜尋古惑鼠。他通常在停車場游逛,測試車門——看看它們能否打開。恰在這時,她看到他正在遠處測試一輛巨大的四驅越野車。她微笑著步出車外,整理好她的黑色短裙。她的襯衣有點凌亂,她走近車門將衣服理順,然后往古惑鼠的方向走去。

  古惑鼠是一個高瘦的十來歲少年,他高二時就輟學。他的外號是起源于他的臉孔和瘦削的身體。當她走近時,她發覺他驚慌失措地抬起頭,并走到一邊假裝在閑逛。

  「古惑鼠!」她大叫。

  「嗯……喂,高小姐!顾届o地回答,但雙手卻笨拙地插入衣袋中。

  「嘿,不要跑。我不是來找你。我要找慕利!顾嬖V他。

  他四處張望。明慧不知道他在找什幺。

  「那幺……可能……我們有麻煩……還是?」

  明慧雙手抱在胸前嘆了口氣!缚磥砦覜]時間和你胡扯。沒人有麻煩。我只是需要知道慕利在哪里!顾χa臟的卷發,不斷張望!肝,嗯……我真的不知道?赡,我可能記不起!姑骰蹞u搖頭。她從手袋里取出錢包,迅速拿出二十美金。

  「這里有二十塊,如你肯告訴我他在哪里!

  古惑鼠伸手去拿錢,但她避開了。途人看到這奇怪的場面大概會認為她是他姐姐。就像古惑鼠一樣,她擁有一頭深褐色的頭發,而且發尾有點曲卷。她身體苗條、高挑,特別是她穿著高跟鞋。

  「他可能在……嗯……那叫什幺地方?那地方有很多書!顾卮。

  「書店?」她側起頭問。

  「不是,你應該知道的,那里的書好像都不用錢。他要躲起來!懊骰蹞P起眉毛!笀D書館?」「噢,對,就是那里!

  她搖搖頭將錢給他!改憧刹灰兴优!

  「或許吧。如果我們真的沒麻煩……」

  明慧點點頭!笡]人有麻煩!

  明慧迅速鉆進車里。去圖書館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她不知道慕利為什幺躲在圖書館。她有點懷疑古惑鼠為了錢說謊。她不顧一切地加速前進,繞過交通崗和避開測速陷阱。

  車一到達圖書館她就跳出車,穿著高跟鞋的她全力奔跑。當來到門前,她深深吸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理整好衣服,并用手指理順頭發。稍事休整后,她走了進去。她四處張望尋找莫利。她穿過主通道來到擺放著沙發的后半區。不出所料,慕利背靠在沙發上,雙眼緊閉。她沖過去拍他的肩膊。

  「慕利!顾吐曊f。

  慕利張開眼,在驚恐中醒地來!竿,究竟什幺事?」他叫起來。

  圖書館中的其他人都望向他,他再次靠在沙發上。

  「噢,高小姐。古惑鼠發短訊說你要找我。什幺事?」他說,全然不知他的聲音已經響徹整個圖書館。

  明慧屏住呼吸!冈撍赖墓呕笫蟆覀冃枰酵饷嬲勔幌。你的聲音放輕點,你正在圖書館!鼓嚼麚u搖頭!笇Σ黄,我喜歡躺在這里;蛟S有人正在找我。我們可以在這里談!杆吐暬卮。

  「外面,馬上!顾牧艘幌滤募绮裁钫f。

  他無奈地站起來隨著明慧走出圖書館,他向望著他的老頭甩甩手。當兩人來到外面,他閃縮地到處張望。

  「我看到你從那安菲他命實驗室中跳出來!顾f。

  「什幺?該死,高小姐,你這樣問究竟發生了什幺事,我會是做那種事的人嗎?「他回答。

  「我沒時間講這無聊話。你對安菲他命認識多少?」她問。

  「好像不知道。逃出房子的不是我!

  「你不會有麻煩的,慕利。我只需要知道你是否懂得它的制作!顾c著腳說。

  「制作?什幺?為什幺這樣問?你需要?」他問。

  「我需要錢。大量的快錢!顾卮。

  慕利大笑起來!负臀乙粯!

  「這不是一個好笑的笑話。我丈夫得了癌癥?课椅⒈〉慕處熜剿,我們無法負擔治療!啊膏尥。該死……高小姐,聽到這消息真遺憾。但制造安菲他命和賣掉它好像完全是兩回事喲。而且我好像只知道幾樣基本的東西。我更多像是在做檢測」他解釋說。

  「但你知道基本的東西?」她追問。

  「對,只是一點啦,明白?」

  「明白。那就是為什幺我需要你。你告訴我基本的東西。其余部份可由化學來完成!鼓嚼c點頭,并搔抓著下顎!傅,嗯,你準備怎幺做那些麻煩的分析?」「你賣給誰?」「通常是朋友之類。我們不能在街上賣,因為有其他的販子!姑骰埸c點頭,并抱起雙手。

  「而其他的販子從哪里得到安菲他命?」她問。

  慕利聳聳肩說!赣憛,我不知道,墨西哥吧?」明慧再次點頭!负昧,你跟我來。你要告訴我我需要知道的事。然后,你去幫我找一個販子。接著你要用你的方法找到他的大老板,看看他是否需要一個新的美國本地供應商!鼓嚼麚u搖頭!冈撍赖母咝〗,你何時變得那幺壞?為什幺我做這種事?除外我還做了什幺?我的意思是我可是要冒險并會讓我有生活變得一團糟!埂缸屇闳ッ半U?什幺?好了。不錯,你只需告訴我,給我販子的名字,而我去做我該做事。只不過你明白你收到的錢將會減少!姑骰鄄荒蜔┑卣f。

  「那幺,我們大概談一下價格好嗎?”

  「我會給你百分之十!

  慕利環視四周并再次搖頭!高@好像太小了。百分之五十怎樣?」明慧笑起來!敢话?憑什幺?我最高會給百分之十五!鼓嚼еp臂在想起。他不會有什幺損失,但這交易卻有利可圖。他一時間踱著步,最終他點點頭!赋山!埂负,那幺我們需要怎樣做?」

  那天余下的時間好像過得習快。明慧不斷向慕利索取資料。他并不是太忙碌,但明慧有一個獨立的時間表。她按計劃取得所有的物料,計算出化學反應條件和時間,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明慧回家的路上不斷地想要找什幺地方來制造安菲他命。那氣味總會向她丈夫的兄弟,禁藥署的特工泄露線索。所以她需要巨大空間,但卻要荒無人煙。她眼睛的亮起來,她想起在樹林中那間荒廢多年的小屋。成長階段的她曾在那里玩樂,但卻完全遺忘了它。

  她將車泊在車庫里,然后拿出電話按下某個號碼!改嚼?」「嗯,是。誰?」「我是高明慧!

  「噢,嘿高小姐。這樣就好了,我找到了販子,那下周或者……」「不,兩天后。我明晚就做好一批。我需要見他們,看怎樣盡快地分發出去!埂竿,真討厭。我好像要休息。提供資料好像讓人超級累!鼓嚼卮。

  「盡快!姑骰垡Ьo牙緩緩地回應。

  她掛了電話進進屋里。明天早上不久就來臨了。

  「寶貝,今早我要見朋友!姑骰圻呎f邊弄醒她的丈夫。

  他呻吟著回應,明慧馬上走開。她需要買物料,然后盡快到達那小屋。她已經忙了一天,她需要行動更迅速。如果她計算準確,晚上她就會做樣品給慕利和毒販。她的電話鈴響起,此時她正在路上行駛。

  「誰?」她回答。

  「喲,高小姐。販子明晚會見你,好嗎?」慕利回應。

  「好極了。今晚我做好后會打電話給你!顾卮。

  明慧的工作速度,好像影響到時間快慢。好像她在監控時間,讓時間在她身邊緩緩爬。有很多困難、麻煩和辛苦的部份,但她都挺過來了。如果她計算沒錯的話,她的毒品將會接近百分百的完美。

  當太陽墜入地平線,夜色開始來臨,她完成所以有程序。她等到她出品的安菲他命變干和凝固。由于化學作用,它呈現迷人藍彩。她用戴了手套的拳頭將它砸成幾塊放進收集箱里。她清理好實驗室,并將所有物件藏好在小屋中。

  她匆匆回到家,將裝滿安菲他命的箱子藏在備用胎中,回到家中時,丈夫已經睡了。沒有人會發現她的行蹤。她輕輕地吻他的嘴唇,并在他身邊躺下來。實在是難以入睡。

  她手機在默默的振動讓她醒過來。她迅速走下床。她當然清楚這是周末的最后一天。她匆忙走進她的小車中。如果她行動再快點,那就可以再制造出一大包安菲他命。當她開動小車這之前。電話響起了。

  「慕利?」她問。

  「對,高小姐,看來計劃有變。販子不相信我。我們……吵翻了!埂甘茬?!」明慧對著電話大叫。

  「哇,等一等高小姐。那并不代表他們不相信你。我告訴他你想見他,而且我不會在場。我會如你所想那樣等你的電話。我接不到你的電話,我就報警!八卮。

  明慧喪氣地搖搖頭!高是今晚?」

  「好……像,他想今晚。他沒事干,中午就方便了。你會在A街和四號大街的轉角見到他!鼓嚼f!溉绻憧吹揭粋高高的黑人爛仔,戴著紅色的棒球帽和紅色球衫,那就是他了。只要說慕利叫你來的!顾^續說。

  明慧聽完之后沉默了一會兒!负,我下午會過去!顾鷼獾貟斓綦娫,并朝小屋進發。明慧想帶上武器,但她知道他們會搜她身。她想為得到信任最好還是別帶。她開著車時,手在抖顫,今天要比她所希望的有趣得多。

  中午時分嬌陽如火,明慧匆匆來到目的地。她的小車與這骯臟的小區顯得格格不入。就如約定的一樣,她看到那高瘦的黑人在游逛,他戴著紅色的棒球帽,穿著比賽用的球衣,一條寬松的短褲及至雙膝。她將車開過去并打開車窗。

  「慕利叫我來的!顾f。

  那黑人瞄了一眼點點頭!父襾!

  他走向街道前方的一所房子,比起周圍的破敗的小屋,它明顯很好多。他指向一條車道并走向一道門廊。有兩個黑人站在門口,他們都強壯高大。明慧屏著氣將車停好,她懷疑自己是否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她打開門走下車,確保她襯衣上的每顆衣鈕都扣好,并理順她的藍色短裙。

  她下面穿著黑色襪褲和黑色丁字褲,還有她露出腳趾的高跟鞋搭配得完美無暇。

  考慮到她進入的地區,她大概會想到自己穿得像一個妓女。在大學的時候,她練習過田徑。她當時是一名越野跑手,而且她頗具潛質,他們不會忘記她光滑的雙腿。即使現在,她也喜歡慢跑以保持體形。當她走近門廊,她感到每個黑人的銳利眼神正在她的身體上上下打量。

  「你就是那接頭人?」高瘦的黑人問。

  明慧緊張地點頭。她早前從搜集箱拿了一點樣板放在小膠袋中。她雙手抖動著將膠袋遞過去。

  「貨板!顾f。

  其中一個強壯的黑人接過膠袋,放進他的口袋里。另一個高大的黑人走到她的身后。

  「我們要搜身,例行的狗屎程序!鼓歉吒叩暮谌苏f。

  高大的黑人開始輕拍她的身體,當然在她乳房和臀部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明慧感到渾身不自在,但她還可以忍受。他有力的雙手順著她的雙腿往上移,感受她穿著襪褲的每一寸長腿。他的手指經過她胯部稍稍捏了一下。

  「沒有武器!鼓菑妷训哪腥苏f。

  高瘦的黑人點了點頭!负,我們帶你進去,在里面你只能說你該說的話!姑骰埸c點頭!溉绻嚼硬坏轿业碾娫挕鼓歉呤莸暮谌寺柭柤!改惚M量不要被警察抓住,他就可以聽到你電話了!购谌俗o送她走進屋內。內部的環境比外面更糟。干裂的墻上布滿小孔,破爛的門、打碎的窗戶和漏水的屋頂。他們來到一間大房間,里面擺著一張大沙發和一堆椅子,還有一臺電視。一個渾身肥肉的黑人坐在沙發之中抽著煙斗。

  「她是警探?」他大叫。

  那高瘦的黑人搖搖頭!笡]有槍!

  「操,你傻了?偷聽器?」肥大的黑人在在叫。

  「真該死!垢呤莸暮谌嘶卮。他轉身面對著明慧。

  「你要解開衫衣。我們需要確定你沒有帶偷聽器!顾嬖V她。

  「我沒有竊聽器。我不是警員!顾卮

  「你要照做,不然他不會和你談!垢呤莸暮谌嘶貞。

  明慧望著那高瘦的黑人,然后再望向那坐在沙發上肥胖的黑人。她無聲咒罵著并解開衣鈕。她拉開她的襯衣,展露出下面的黑蕾絲胸罩。

  「該死的,不錯……」那肥胖的黑人發出聲音。

  「我不是警員!顾貜驼f。

  肥胖的黑人點點頭,并指著旁邊的椅子。明慧走過去坐下來,將衫鈕扣好。

  在肥胖的黑人注視下她交叉起雙腳。

  「那幺……你是制作者?」他問。

  「我是制作者。你是販子?」她回應。

  「吶,我不做交易,我做管理。我的外號叫大祖。那是我的販子渠神。那兩個肌肉人是大尾和泰龍!勾笞嫦蛩榻B。

  明慧點點頭!改憬形易鲷斒姘!顾卮。

  大祖聳聳肩!肝也辉诤跄愕拿。我要的是你的產品,F在讓我看看那些家伙!

  高大強壯的男人將她的袋子遞給大祖。祖舉起來看,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他拿出一小塊仔細地端詳。

  「為什幺是藍色的?是中國的假貨或是什幺垃圾?」他問。

  「不,這是美國制造。這是化學反應的結果!顾卮。

  大祖點點頭,將它扔給身旁高大的男人泰龍!柑堅囋囘@垃圾!固堻c頭走開了。當泰龍走開時空氣中充滿沉默。明慧擔心當泰龍回來時,大尾會為她浪費祖的時間趕她出去。泰龍終于開心地笑著回來了。

  「這狗屎是真的,天!」他叫起來。

  「百份九十八點二!姑骰壅f。

  大祖困惑地望著她!甘茬垡馑?」

  「那就是它有多幺的純!顾卮。

  祖張大嘴低頭望著剩下的幾塊安菲他命!赣憛挕顾ь^望著她,將樣品放在沙發上!改晴,你做這個給我干什幺?我有供貨商。如果我換人,供貨商會聯手抵制我,我需要一個很好的理由去換我的供應商并保障我自己的利益!姑骰郾еp手坐在椅上!改銜毤覔碛兴,我叫它做藍夢,但隨你叫它做什幺。沒有其它的供應商有這貨,也沒有這幺純!棺媛柭柤,將樣品扔回給她!肝也恢兰兌扔卸嘀匾。大多數人在他們的小圈子中買這狗屎。純度關我什幺事?“「它是你們見過最好的,會有更多的人找你要貨,贏盡口碑!姑骰刍貞。

  泰龍在她身旁點頭贊同!笇,祖,她說不對,這垃圾是另一檔次!棺嫱,然后望回明慧!肝铱吹降倪@要多少錢?」「你定價錢。利潤我們一人一半!顾J真地說。

  祖笑起來!肝迨- 五十?你認為我這里會做這種混賬交易嗎?我之前的供應商只要百份之二十五。就這樣!棺鎸λf。

  明慧咬著下唇!赴俜种迨,我不會讓步!棺孀轮匦峦。他腦里盤算著這是否值得去冒險。他的雙手放在肥大的腹部,拇指在磨動。明慧內心感到恐慌,但她努力保持撲克般的面孔。

  「操,我正用我的生計來冒險……」他喃喃自語。

  「真的?每人和我都抱怨。你能確定嗎?你沒有離開過這區?」明慧馬上回應。

  「女士,你不懂我做的生意,如果我處理不好,我的供應商會要我的頭。我不明白這生意對我有什幺好處。至要六四分賬,當然是我六!顾貞。

  明慧快速地算計。雖然百分之四十要可掙到不少現金,也能支付她丈夫的治療費用。她望著她的樣品,計算著她需要多少時間的額外工作,努力說服自己它完全值得這價錢。

  「不,要五十!姑骰蹏烂C地回答。

  祖笑著點頭!笁呐,你不會讓步是不是?好,我會需要一點誠意金。這有巨大的風險,不只對于我,還我這里的下線。為什幺今天你不可以給我們一段歡樂時光,而且……操,我可要接受百分之十的損失!姑骰凵陨缘拖骂^!改闶茬垡馑肌o你們一段‘ 歡樂時光' ?」「壞女孩。你穿成這樣來到這里,卻不留給我們任何東西。這次你必須要有點表示,你要用自己來交易。老實說,我通常要求我的供應商給販子一點折扣,放上一疊錢以表誠意,但我想你沒有那幺多錢在手!缸婺樕下冻鰻N爛的笑容回應。

  「多少錢?」她問。

  「我認為最好有二十五萬,或者更多點,因為我們要五五分賬。一旦產品達到要求,你當然可以取回你的錢!棺婊卮。

  「我沒有二十……」明慧低聲說。

  祖點點頭!改俏蚁胂蟮玫。那幺你要選擇B。錢和屁股任選其一!姑骰燮林鴼鈷咭暦块g。她只和丈夫和大學時的舊男友有過性交。她從未同時和幾個男人性交,但絕境時用絕境的手段。性交只不過就是性交,她想他們很快會完事。

  「好,讓我們把這事辦完!顾呎f站起來,再次解開她的衫鈕。

  兩個強壯的黑人和那個高瘦的黑人圍著她,各自脫掉襯衣和短褲。祖解開他的褲子,讓它滑落在地上,開心地看著她脫去衣服。當她脫去藍色短裙子時,四個黑人都點頭贊嘆。

  「該死的,襪褲不用脫!棺婷。

  明慧搖頭聳起肩說!改晴畚覝蕚浜昧,讓我們開始吧!姑骰劭吹街車拿總黑人都脫光了衣服,露出他們又長又硬的性器。她嘴張口看著四柱巨柱,雙腿感到發軟。兩個強壯的黑人,泰龍和大尾那粗硬的性器上布滿突起的靜脈。就像他們身體般強壯,他們的陰莖就如從雙腿之間撲出來的怪獸。

  渠神的陰莖修長而光滑,比兩個肌肉人的要長,但卻沒有那幺粗?瓷先s比她丈夫完全勃起時還要長兩、三倍。祖肥大的性器介乎了兩者的之間,它又長又粗,不過就沒有肌肉人的那幺粗,也沒有渠神的那幺長。粗度和長度剛好適中。

  「什幺事?之前沒見過那幺大的陰莖?」祖注意到她的驚奇表情時問。

  明慧迅速恢復了平靜!改愫臀议_玩笑?我當然見過!埂改蔷秃,過來這里吸這陰莖!棺婷。

  明慧跪下來看著他巨大的性器。當她撫摸它時,它如有生命般的脈動。她嬌小的雙手僅僅能握住這悸動的肉棒。當她的雙唇靠近他的陽具時,濃重的麝香味撲鼻而來。她伸出舌頭壓在它的頂端,一個精液緩緩滲出來。

  他的味道夾雜著苦澀和咸味,她開始用誘人的紅唇包裹著他的龜頭。她感到一只手用力捏著她的肉臀,將她的屁股向后拉起。泰龍躺了下來,他的臉就在她的雙腿之間。他舉起雙手粗暴將她的襪褲撕開,并將他的舌頭伸了進去。他現在正清楚地欣賞著她上面的有著長長黑色陰毛的的粉紅色小陰戶。他修長靈活的舌頭壓頭她的小肉縫中,明慧淫叫起來,祖的肉柱正插在她的嘴中,她本能地將雙臀向下壓在泰龍的臉上。

  大尾和渠神走到她的身邊,開始愛撫她渾圓美麗的雙乳。渠神握著奶子,手指夾著她的乳頭。大尾卻意外的溫柔,只是溫柔地緩緩搓弄她的奶子。她的陰戶在下面的舔弄中有了反應,開始變得濕潤。

  「她的味道怎樣?」大尾問。

  「她的味道好得討厭!固埢卮。

  他的舌頭在她體內回旋打轉。明慧為這黑人舌頭的長度和靈活感到驚訝。隨著每一下的打轉,她扭動臀部,務求讓她的陰戶在他臉上磨擦。每一下的磨弄,他寬大的鼻子擦揉著她的陰蒂,小小的顫抖直達她的骨髓。

  大祖揪住她絲般柔順的棕發,將她的頭部壓他的性器上。明慧可以做的就是盡量張大嘴巴,讓他插得更深。她可以輕易將丈夫的整支陰莖放進嘴里,但這卻是一只完全不同的野獸。她在懷疑自己讓這班黑人占有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她一時間想起那療程,她堅信這是為她丈夫籌集醫療費的最好方法。

  當祖肥大的肉棍頂到她的喉嚨時,她感到窒息,本能地將它吐出來。她的水口順著他長長的肉棒流下來。她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然后將口水吐在他的性器上。

  她嬌小的雙手套弄著肉棒,將口水涂抹在它上面。她不斷前后挺動肉臀,享受著泰龍的舌頭在她陰戶中探索的感覺。

  大尾拉起泰龍示意他走開。泰龍爬起身,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大尾占據了有利的位置,在她身后跪下來,將他粗大的陽具壓向她濕熱的陰道。明慧一動也不敢動,含住祖的性器,牙齒要上面不斷研磨。她感到粗大的陽具正撐開她細小的肉洞。她喘著粗氣,感覺她的龜頭一下子插了進出,房間中響起「卟”的一聲。

  「伙計,她太緊了!」大尾邊說邊開始推進。

  「黑鬼,現在就停下來!棺婷。

  大尾不知所措地抬起頭,將陽具拔了出來!甘茬凼,老板?」祖搖搖頭!肝乙谝粋操這淫婦!八砰_她的頭發,示意她站起來。明慧站了起來低頭望著祖肥大的肉柱正在興奮中脈動。

  「坐在它上面!棺婷钫f。

  明慧轉過身,將她的丁字褲撥到一邊,開始小心地彎曲雙膝坐下去,直至她感到陽具的頂端靠著她的陰戶。她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后繼續,感到他粗大的性器撐開她的陰唇。它沒有大尾的那樣粗,但它依然很大,正在撐開她曾經緊小的花徑。祖含糊不清地叫著,感到陽具在明慧的雌性液性和她唾液潤滑下終于插了進去。

  「討厭,你不是開玩吧!你老公除了在晚上操你,還會干什幺?「祖大笑著問。

  明慧不理他,咬著下唇繼續往下坐。他堅硬的肉棒逐漸進入她的體內,每一下都將快感傳遍她全身。祖的雙手在她穿著襪褲的肉臀上游動,享受那絲綢質料的感覺。當插入一半時,她停下來,設法讓她的陰戶適應那正在她體內悸動的粗大陽具。

  祖好像感到不耐煩,他握著她的雙臀將她往下拉,同時他肥大的屁股向上挺去。明慧尖叫起來,她感到粗大的陽具插入她的體內,將她的陰戶完全撐開。剛開始時,從下面的刺入是痛楚的,但當她感受到體內的肉棍時,體內的快正在徘徊中上升直達她的脊椎。

  當他將她往上舉起時,她感到他的肚皮貼著她的屁股,同時抽出長長的肉棒。

  然后隨一聲拍打聲,他又將她往下拉。渠神站在身前揪著她的秀發,將她的頭拉向他修長的陽具。他的雙臀挺向前,讓肉棍插入她柔軟的雙唇。比起之前的它并沒那幺粗,明慧花了一點時間就輕易地讓陽具進她嘴中,但她意想不到,它這幺快就碰到她的喉嚨。

  兩個肌肉人走到她的兩邊,捉住她的手,讓她纖細的手指纏繞著他們粗大的陰莖。她不斷套弄它們,但發覺她的手實在太干燥了。她推開渠神,他剛開始有點意外和失望,但她迅速轉過頭有唾液吐在大尾的陽具上,接著是泰龍的,然后她張開嘴讓渠神再次插入。當她第三次將渠神的陽具放進嘴中,她感到窒息,口水從她的雙唇間流下來。她努力用鼻子呼吸,盡力讓他的肉棒更深地插進嘴中。

  「操,太舒服了!」渠神抱著她的頭在發表意見,并努力想插得更深一點。

  明慧的視線變得模糊,她的肺部缺少氧氣,眼前泛起斑點。但十分奇怪,她覺得歡愉代替了恐懼。她接近缺氧的邊緣令她更加之興奮。她從身后承受的刺插令她無法想太多。體內的氧氣越來越少,她感到頭暈眼花,而她的陰戶卻緊緊夾住祖的肉棒。她不斷上下套弄,幾乎能感受到他性器上的每一條細小血管。

  「噢,操,她夾得更緊了!」祖邊說邊在她屁股上用力地打了一下。

  渠神終于放開她,讓她的頭部得以自由?谒樦槌龅年柧吡鞒鰜,陰莖的頂尖掛著長長的唾涎。她長長地吸了口氣,她的視線最終回復正常。僅僅瞬間,渠神又揪住她頭發,重新將陽具刺入她的嘴中。明慧真的說不出她有多幺的興奮。

  她上次和丈夫性交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即使在他接到工作和癌癥的壞消息前,他已經失去了性動力。當她無法使他興奮時,她總會懷疑他是否有外遇。

  無論她表演膝上舞、性感風騷的脫衣舞,還是口交,他好像從不興奮。她看著四周,瞄到黑人們正圍繞著她,每一個都在極度興奮之中,為她性感結實的嬌軀而著迷,甚至是只是接受她手交的那兩個肌肉人。

  她終于再次成主為眾人的焦點,她可要習慣一下。這種想法令她更加賣力,盡力緊握著手中的陽具套弄,讓性器越來越深地進入她的口中,塞著她的喉嚨。

  而她的陰戶卻盡力緊鉗著祖那肥大的陽具。四個男人好像得到提示——他們的抽插變得更瘋狂、更快。

  她的視線再次變得模糊,口中的陽具正深深地插進她的喉嚨中,并竭力讓她吞下去。祖的陽具不斷刺插著她的陰戶,他的睪丸拍打著她的陰蒂令她瘋狂。兩黑人發狂地在她的口和肉洞中錘打,使她感到頭天旋地轉,房間中充斥著抽插的聲音。四個黑人不停叫淫叫,不時挑弄她的陰蒂,令人窒息的快感將她帶到高潮的邊緣。當嘴巴獲得自由之后,她的身體最終得到了釋放。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第一股溫暖的急流從她的腹部沖向她的腳趾,然后經過脊椎再涌出她的頭部。而一股寒流同時掠過她的指尖并到達她的腹部,隨之緊接而來的是一次熾熱的爆發。她的身體在失控中抖動,她的雙腿失去了知覺,此刻她仿佛渾身無力。強烈的快感再次穿越她身體,她的陰戶卻依然緊緊地夾住祖的肉棒。她感到快感和高潮同時在她的體內長時間地爆發。

  「噢,操!她的陰戶在吸動!」祖大叫著將陽具抽出來。

  所有人都感到驚奇,包括明慧,一股溫暖的淫液從她陰戶噴涌出來,噴射在祖的雙膝和沙發上。顫抖中的明慧簡直難以置信,她顫抖中的陰戶正射出一股接一股的淫液。

  「噢,媽的!」祖在驚訝中大叫。

  「噢,!!噢……!」不斷抖動的明慧在淫叫,她幾乎無法站立。

  大尾和泰龍扶著不斷抖動的她。她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高潮。事實上,她從未想到她會潮吹,她一直認為這只不過虛構的事情。即使高潮平伏后,她仍感到頭重腳輕,她的雙腿還是幾乎無法支撐她的身體。

  「我們再來一次!」祖大叫著握著她的臀部,將她重新拉到陽具上。

  明慧在快感中大聲淫叫,她感到他那悸動的性器重新擠入她完全濕潤的肉洞。

  極度的濕潤令它十分輕易地插了進去。渠神最終走開,把置位讓給了大尾。

  明慧調整好身體平衡并張開嘴巴,大尾那更粗的陽具插進了她的嘴里。她用手套弄著渠神濕滑,沾滿口水的陽具。她邊套弄邊盡力將大尾的大陽具吞下去。

  她稍稍抬高下顎,好讓他的陽具插得更深,她只能讓四分之一長度的陽具紅經過她的雙唇。她不顧一切地吸啜著它的頂端,她舌頭在龜頭的下沿打轉。在身后的祖粗暴地將他的性器刺入她緊小的陰門中,撞擊著之前從未有人接觸的地方。

  她有點擔心丈夫會發覺她變得寬松了,但再一想,在幾個月之后,她想會回復如舊的。

  「呀,老板,我們什幺時候插她的肛門?」泰龍問。

  裂嘴大笑的祖抬頭望著泰龍的肌肉,并再次在明慧的肉臀上打了一下。

  「好,讓我們將這淫婦操得暈頭轉向。但讓渠神先來。你們的黑鬼陰莖會把她細小的肛門撐得很松的!棺娲笮ζ饋。

  三個黑人都笑起來,渠神只是搖搖頭!冈撍赖,至少在這里,我的陰莖是最長的!顾⑿χ磽羲麄。

  渠神和泰龍將她扶起來,讓她轉過身去,那幺她現在面對著肥祖。大尾再取代了渠神的位置,重新讓明慧為他手交。渠神拉起她的臀部,將她身體推向前。

  他將她的丁字褲頭和襪褲扯到她的大腿和臀部之間。他用修長而冰冷的手指分開將她的臀頰開分,他的陽具挺向前,暢順地插入她變得寬松的陰戶中。

  「操,祖搞得她這幺松!骨襁呎f陽具邊往里推進。

  明慧喘著粗氣,他的性器不斷深入,觸碰到肥祖也不曾到達的部位。她不清楚她的陰戶是否能容納他整根陽具。當渠神插得更深時,他感到她的陰戶緊緊鉗著他,他大聲叫起來并不停拍打她的肉臀。渠神拍了一下她的奶子,看著乳房在她的身下輕輕擺動。肥祖再次揪著她的頭發,將她的臉壓向他的胯部,讓他的肉柱再插入她疲憊的雙唇。

  渠神比肥祖更有活力,他狂暴地挺動雙臀,不斷撞擊她正在變紅的屁股。他將入進她體內的肉棒抽出四分之一,然后再次刺進去。他懸掛在下身的睪丸隨著每一次抽插而躍動,撞擊在她的陰蒂上。她吸了口氣,重新用雙唇包裹著祖的性器。她在他發硬的龜頭和肉棒之間的敏感區域輕輕地咬了一下。

  「媽的,你竟然知道要這樣做!棺尜澷p地說。

  泰龍不斷挺動臀部。他有點不高興,因為他還沒能插入她任何一個濕潤的肉洞。明慧的手伸向下方托住他巨大濕滑的睪丸。當她搓揉它們時,他的手也移向下體套弄自己。

  渠神進出刺插的速度從未慢下來。在不斷的強勁撞擊中,她的陰唇和溫軟大屁股變得粉紅。長時間的撞擊使她變得瘋狂,變得更加的敏感。她的腳趾深深地爪著腳下骯臟不堪的地毯,她感到腹部再次變得溫暖和激動。她張開嘴設法將祖的陽具吞下去,努力讓自己再次有窒息的感覺。

  她體內空氣開始流失,她僅僅能辨認出身前的肥祖。站身前的他看上去更像一團棕色的肉團。當她無法呼吸時,她感到第二次高潮正在升起。渠神深深地頂入她的體內,讓那激流噴發。她感到愉悅的激流再次沖擊她已經敏感的身體的每一處。她的貝齒陷進祖粗大的肉棒中,輕輕地咬住他堅硬的性器。

  當渠神感到夾力增大時,他將陽具抽了出來。她的淫液噴涌而出,飛濺在污穢的地毯、她的襪褲和渠神的身上。

  「噢,操。你不能小看這只興奮的陰戶!」渠神看著她的噴射的淫液大叫。

  肥祖抱著她的頭部點頭表示贊同,他的性器仍然塞著她的嘴巴。他看了一會后,放開了她,看著她在顫抖中拼命呼吸。他向著泰龍點頭示意。

  「該死的黑鬼,你還什幺也沒做。撐開她!棺嬲f。

  泰龍沒有多等一秒,馬上就將渠神推到一邊,讓陽具向她濕潤的陰戶推進。

  他的陽具非常之粗大,即使是十分的濕潤,此刻他還是要用力將他性器往里送。

  明慧在歡愉中淫叫起來,她咬緊牙,感受他的龜頭插入。當他將肉棒全部插入時,她能感受到陽具上面的每條突起的靜脈血管。每一次推進都沖擊她的全身,將顫抖帶到她的脊髓。

  「噢……噢……太大了……噢……啊……啊……!」明慧拼命的尖叫。

  幸運的是,他的粗大的陽具并沒有渠神或肥祖的那幺長。但即使如此,它有粗度足以彌補它的短小。當他向前推進,她的陰戶感到讓它撐至了極限。當他布滿靜脈的粗陽具將她撐開時,她極度的興奮。他用力握著她的臀部,讓她無法在不安中蠕動。

  「啊……操……」泰龍嚎叫著推進。

  明慧終于感覺到他碩大的睪丸緊貼著她的陰戶時,長長地舒了口氣,清楚它終于完全插了進去。當她適應之后,她伸舌頭并用雙唇重新纏繞著肥祖的陽具。

  他開心地揪住她的秀發,上下刺插著她。泰龍慢慢開始有節奏地在她溫暖濕潤的陰戶中進出抽插。

  肥祖不斷地加快速度,他的陰莖瘋狂在她口中進口刺插。她感到口中的肉棒充滿活力地悸動。他的龜頭在顫動,然后燙熱的精液射進她的喉嚨中。他淫叫著將性器更深地擠入她嘴中,讓她咽下他的精液。他大笑著噴射出一股股的精液,并看著她呼吸困難的樣子。

  終于他喘著氣,把頭靠在沙發上,讓她將陽具朋口中拔出來。明慧咳嗽著,他濃稠燙熱的精液粘附在她的喉嚨中。她努力將它們咽下,同時她感到他的精液滑過她的雙唇滴下來。肥祖用他的陽具敲打著她的臉,將剩余的幾滴精液擠到她的臉頰上。

  「操,太美妙了!」祖大叫。

  大尾向泰龍點點頭,并走將她轉向另一邊。她現在面向著大尾,而泰龍仍然插在她體內。肥祖在一旁清楚地看到兩個高大強壯的黑人正插入她。大尾粗暴地將陽具塞入她的嘴中,泰龍急忙緊握著她的大腿。他將她的雙腿抱離地面,而大尾緊抱住她的上身。當她被抱起時,明慧聽到她的襪褲撕裂的聲音。

  她看上去像是懸浮在兩個黑人之間,他們兩根粗大的肉棒插在她不同的肉洞中。

  「該死的,你這班黑鬼好像要把這淫婦架起來燒烤!狗首孢吙催呴_玩笑。

  她的身體隨著兩個男人的抽送前后擺動。他們輪著,一個插入,另一個抽出來,反之也是一樣。在他們不停的刺插中,她的奶子放蕩地晃動。明慧感到在兩個黑人之間失去了重量,她心安理得地讓他們將她架在空中。渠神一邊自慰一邊望著她在兩人之間前后移動。

  「操,你兩只黑鬼,留點給我。一起玩!骨裨诒г。

  泰龍和大尾輕輕地將她放下來。站不穩的明慧抱著大尾樹干般的大腿。大尾將她扶起來,然后自己躺在骯臟的地毯上。他巨大的陽具像大樹的粗枝聳立在空氣之中。泰龍幫她雙腿分開在跨這巨大的男人上方,并蹲下來。她感到大尾誘人的陰莖正向上靠向她饑渴的陰戶。

  「噢,啊……」她輕聲淫叫,她的臀部正向下移,讓他的性器進入她體內。

  就像泰龍一樣,大尾粗大的陽具一開始插入時有點困難。她雙手撐在大尾結實、寬大、充滿胸肌的胸膛上,閉上雙眼,拼盡全力讓她的陰戶裹纏住這粗大的陽具。當它插進體內,她再次感受到快感的波浪沖擊她熾熱的嬌軀。泰龍繞到她的面前,將陽具移向她的雙唇。她心急地張開嘴,讓他性器進入,努力地將他的陽具吞進嘴中。

  她在他粗大的陽具上品味到自己淫液的味道,其中夾雜了他的咸味和男人的精液。她剛開始時的不情愿和憤怒現在都煙消云散了,取代的是她最深、最陰暗處的壓抑得以釋放。她感到泰龍冰冷修長的手指扳開她的臀頰。一瞬之間,他將口水吐在她的肛門上。他讓它緩緩地流入她的直腸中,并用一根手指緩慢地挑弄它。

  明慧拔出口中泰龍的陽具,轉過頭望著渠神!负,咳,你在干什幺?」她問。

  「撐開你的肛門!骨耖_心地笑著回答。

  他將手指推入她的肛門,口水再次起到潤滑作用。剛開始突然而來的刺痛讓她的身體震抖。她感到手指在肛門中彎曲扭動,探索著她未經開發的肉洞。一種陌生的快感開始在她的身體漫延,肆無忌憚地從肛門傳到頭部。當他的手指在她緊小的臀眼中進出抽動時,她無助地發出一聲細小的呻吟。

  「對,母狗,你喜歡這樣,是嗎?」他問。

  明慧的手指陷在大尾堅實的胸膛上,渠神的手指繼續在她緊小的肉洞中探索。

  她感到大尾的粗大陽具緊貼著渠神的手指磨動,這使得她的身體更加地抖顫。

  這是一種她從未有過的奇怪感覺,但感到十分之淫穢、禁忌,一種她渴望得到更多的感覺。

  「是……」她溫柔地低聲回答。

  渠神微笑著將另一根手指插入她的肛門,慢慢地撐開她未經開發的肉洞。當他第二根手指在里面里蠕動時,依然有輕微的痛楚,但很快就愉悅所取代。這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他的兩根手根正貼著大尾插在她陰道里面的陽具磨擦。她扭動身體,努力適應探索中的兩根手指正撐開她的肉洞。

  「我想這母狗準備好了!骨裾f著將手指抽出來,并再次將口水吐在她的臀頰之間。

  他在她可愛的臀頰之間磨擦著性器,確保肉棒的頂端沾滿他的唾液,然后正對著她的肛門。他將陽具推進她的皺折臀眼,緩慢地插入她極度繃緊的肉洞。明慧在夾雜了快感和痛楚之中大叫大喊,他修長的陽具在她未經摧殘的肛門中開始了它的旅程。窄小的頂端最終插了進去,緊接著是寬一點的龜頭底部。當龜頭進入之后,渠神停了下來,讓她緊小的肛門稍作適應。

  「好,你喜歡嗎?最難的部份已經完成了……」渠神邊解釋邊開心地大笑。

  他的臀部開始向前挺,長長的肉棒進入她溫暖細小的肛門。大尾不停地進出刺插,渠神的陽具緩緩地刺入她的肛門,她的陰戶變得更緊。當渠神的性器逐漸插入時,她只能緊咬著牙,手指陷入大尾大理石般的胸膛上。

  「噢,天啊……不行,它太大……」明慧大叫起來,她感到他的肉棒不斷地往里插。

  渠神長長的肉棍發仿佛沒有盡頭,它正不斷地向前斜插,到達她沒法想象的深度。大尾粗大的陽具正插著她另一個肉洞,感到夾得更緊。泰龍終于再次揪住她的頭發拉起她的臉,將等待已久的陽具再次挺向她的雙唇,他向她饑渴的小嘴推進,用他的粗壯的陽具再次填滿她的口腔。

  她只能將注意地集中在嘴巴上用力地壓榨泰龍的性器,因為渠神長長的陽具最終都占據了她曾經未受摧殘的肛門深處。他終于往后抽出來,光滑、修長的肉棒正輕易地抽出來,她收縮的肛門緊夾著他的性器,壓榨著他肉棒的每一寸。當抽出一半時,他又重新推插入,頂進她正慢慢擴開的肉洞。

  別插在她的肛門和陰戶的兩根陰莖分同時彼此磨擦和進出抽插絕對令人瘋狂。

  當根巨獸般的性器插在她曾經緊小的肉洞中,她感到仿佛在光時之中找到另一個空間。隨著泰龍向更深處推進,由于缺氧的關系,她的視覺再次變得模糊。

  她感受到她的身體和思想正攀向快感的頂峰,她的三個肉洞都被塞得滿滿的。

  她插著性器的嘴巴大聲地淫叫,同時她的肛門和陰戶緊緊鉗著分別插在里面的粗大性器。一股溫暖的急流開始沖破了障礙,在她敏感的身體中流動。大尾感到來自陰莖的壓力,并將它拔了出來。他別無選擇,但當他正抽出陽具時,她溫暖的淫液正劇烈地噴發。泰龍也拔出了陽具站著一旁欣賞。

  「噢,天。!!!!」明慧拼命地尖叫,她感到第三次,也是最強勁的高潮在穿過她的身體。

  渠神將陽具從她的肛門拔出來,同時他感到她溫暖的淫液射在他的雙膝上。

  他低頭看著她正如噴泉般噴發。房間中的四個黑人都張嘴大笑,他們正看明慧在在大尾的身上抽搐和扭動身體,她射出來的淫液滿布在骯臟的地毯上。她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只能趴在大尾的身上,她抽搐的陰戶正不斷噴出潺潺的淫液。

  看著在大尾身上顫抖的她,渠神和泰龍碰了一下拳頭。

  讓她稍事休息后,渠神重新將陽具推入她的肛門,而大尾就將陽具的頂端壓向她的陰戶。當渠神插入一半時,大尾開始往里推進,使明慧在搖晃動中蘇醒過來。她在快感中大叫,她感到她的兩個肉洞再次被填滿,F在,兩人更加的粗暴,他們輪流加速進出抽插。明慧趴在大尾的身上,享受著兩支陽具在她肉臀上鉆孔的感覺。

  大尾首先發出含糊不清的叫聲,他緊握著她的肉臀并向前插,他的陽具深深地插入她的子宮。她感他溫暖的精液射進她的體內,馬上灌滿了她的陰戶。當他在她體內射精時,她下身能感覺到他碩大的睪丸在顫動和收縮。當大尾射出一股接一股粘稠的精液時,渠神的陽具繼續在進出耕耘。

  「噢,啊……」明慧低叫中感到他溫暖的精液正慢慢滲出來。

  大尾最后抽出他收縮的性器,并從她身下爬出來。渠神只是挪動了一下讓他毫不輕松地爬出來。他太過專注地操著她現在變得寬松的肛門,他的睪丸拍打著她灌滿精液的陰戶。每一次撞擊都讓一點點的精液噴出來落在地毯上。一旦在大尾爬了出來,明慧只能趴在身下骯臟發黑的地毯上。

  渠神加快了節奏,不久他擺動臀部下身緊貼著她粉紅色的肉臀。他含糊不聲地叫起來,她感到他的精液正射入她的體內。當精液深深地射入她的肛門時,那感覺就像一股暖流。當溫暖的感覺填滿她的肛門,她覺這是一種陌生的快感。他抽了出來,但雙手仍然放在她的臀部,當他的陽具拔出來后,他扳開她的臀頰。

  她的曾經未經發開的菊花正在盛放,正滴著他燙熱的白色精液。

  在明慧回過神之前,泰龍迅速將她翻轉身,并坐在她的臉上,將陽具擠入她的嘴中。他用手套弄著肉棒,她正吸啜著那頂端。不用多久他就射精了,一股類似大尾那般濃稠、咸味的精液射進她的喉嚨。當他的精液射入她的嘴和喉嚨時,明慧咳嗽起來并感到窒息。他將陽具抽出來,讓剩下的精液飛散在她的乳房上。

  四個男人都喘著氣,彼此碰拳。明慧只能繼續躺在中間,渾身布滿精液——包括體內和體外,還有汗水。最后的高潮依然令她感到天旋地轉,她能感到她變得寬松的陰道和肛門正滴著精液。肥祖掏出煙斗來抽,低頭盯著明慧依然雪白的身體。

  「那幺好吧,你已經拿自己來交易,魯舒!阜首骈_始說話!改憬o我獨家供應這種質量的貨,我會將收益的百分之五十給你!泵骰墼诘厣咸撊醯攸c點頭。

  「該死的,你有想過只是用性交來掙錢嗎?」渠神邊說邊拿起他的短褲。

  明慧搖搖頭!改菍ξ业恼煞虿恢!

  四個黑人大笑起來!改晴,這他媽的又算什幺呢?」渠神問。

  明慧的雙眼望著他,冷醒的神眼讓渠神的脊椎發涼!高@只是交易!巩斔卮饡r,她終于努力支撐著讓自己坐起來,她腦中的密云終于散去。她低頭看到自己的襪褲難得不成樣子,她的丁字褲在她接受刺插也被撕爛了。她的眼睛在房間中掃視,確定她的乳罩、襯衣和藍裙完好無缺。謝天謝地它們都在。

  「那個給條干凈的毛巾我?」她邊問邊虛弱地站起來,她身上的精液從她潔嫩肌膚上流下來。

  大尾走出房間,然后抱著一條巨大的紅色毛巾回來。他將它扔向她,并抓起自己的短褲。

  「謝謝!顾f。

  大尾只是點點頭并穿上短褲。明慧用紅毛巾仔細地擦弄她的臉部和乳房,拭去干結在她皮膚上的濃稠精液。然后她將毛巾放到兩腿之間輕輕地拭擦陰戶和肛門的表面。

  「欠操的黑鬼,那是我的毛巾!」渠神大叫。

  大尾聳聳肩,肥祖大笑起來。

  明慧將滿布精液的毛巾扔給渠神,并向他眨眨眼!负昧,那幺謝謝你!顾f。

  渠神將毛巾擲在地上并怒視著大尾。肥祖拍著他的手臂搖著他的頭說!盖窭潇o點,只不過一條狗屎的毛巾!姑骰蹖埰频囊m褲脫下來扔在地上。她撿起她的藍裙、乳罩還有她襯衣并穿上身。四個男人開心地看著她穿上衣服。

  「那幺……我希望明天從慕利那里拿到五磅給渠神!狗首嫖鵁煻氛f。

  明慧張開疲憊的嘴巴!肝灏?」

  「對!

  「我明天做不了五磅。聯邦條例讓我無法買齊幾種材料!该骰刍卮。

  「好吧,你最好是找幾個人去買齊你要的東西。見鬼的,就先找這兩個白癡吧!狗首嬷钢埡痛笪舱f!覆贿^我想他們不會向你這樣有著緊陰戶的淫婦只是要錢!埂覆!姑骰鄣吐曌哉Z!缚纯,明天大約有半磅,而我在這周結束前交貨給你,怎樣?我會保證你周五時有二十磅!姑骰刍貜退。

  肥祖揚起眉毛!笁呐,你要我冒的險可不少!埂肝颐客矶家度脒@討厭的工作,但那是應該做的!姑骰刍貞。

  祖微笑著聳聳肩!肝乙阌媚阕约鹤鞅WC。不要欺騙我,否則我要你賣身來抵償讓我與我的供貨商鬧翻的損失!懊骰畚丝跉恻c點頭。她轉身望著大尾和泰龍!肝倚枰銉蓚開車去其他州幫我買材料。我不想你們被跟蹤,所以你們要去不同的州份!勾笪埠吞埍舜藢ν。大尾重新看著明慧并抱著雙臂!肝覀冇惺茬酆锰?」明慧露出誘惑的微笑!改銈兛梢栽俅伟盐壹芷饋砜!箖扇宋⑿χ柶鸺!父嬖V我們你需要什幺!姑骰埸c點頭。對她來說這有如剛才的交易般奇特,她正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不單止她會得到需要的物料,而且她也可以再次得到一生中最享受的性交。

  一方面她依然感到內疚,但她知道這都是生意。她需要錢,盡力給她丈夫最好的治療。

  這一切都是為了她的丈夫。

  她走向她的小車,她的雙腿幾乎無法走動。她伸手從手袋中拿出電話。有一條慕利發來的短訊和她丈夫的語音留言。她馬上撥通慕利的電話。

  「嗯……高小姐?」慕利緊張地說。

  「我還活著!姑骰刍卮!肝矣米约和瓿闪私灰,你會削減你的錢……」「什幺?我就如你的支持者、網絡和打手!鼓嚼泵貞。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需要你替我做點事!埂高,你想我做什幺?」「我明天會發短訊你。我需你去散播我發給的消息!顾卮。

  「那幺,為什幺不現在發呢?」

  「因為,我要從預付話費的電話中發給你。從現在從,我們有很多事要商議。

  我會用預付話費的電話打給你。每次電話響,你都要接聽!姑骰壑甘。

  「該死的高小姐,你真是偏執狂!

  「我丈夫的兄弟是禁藥署特工。我們知道他們怎樣工作,F在要結束我們的討論了!姑骰壅f著掛斷了電話。

  明慧接通她的語音郵箱,聽丈夫給她的留言。

  「喂,明慧。剛才有個舊朋友致電我。我們今晚外出晚餐,所以你不擔心。

  我想他可能有工作提供給我。祝我好運!」他說。

  明慧看到他致電的時間,震驚地瞪大眼睛。那幾個小時,她正在貧民區淫亂。

  她微笑著想他可能會找到工作,但她知道無論他有沒有工作那都不重要了。

  在駕車回家的途中,她的腦袋開始運轉。她須必編個可信的故事。這故事要解釋這筆意外之財從來哪來,而且是免稅和只能用于醫院開支。

  當漸漸駛近家,她想到幾個不同情節的故事。她在高速公路上撿到一個裝滿錢的公文包;最近在集體訴訟中取得勝訴得到一大筆;蛟S在雜貨店中了一個即開巨額彩票。眼前一亮,她想到一個完美的方案。她其中一個很有錢的叔婆去世了,留下一筆養老金給她。她想這好像較合理。穩定的月收入,可以用于他的治療。

  當她駛入車道,她發現丈夫的車已經泊在屋外。她將車泊在旁邊,然后沖入家中,她擔心在好安排之前,他已經崩潰。她走進屋,看到他雙眼緊閉躺在沙發上,電視卻打開了。

  「華杰?!」她叫喊著沖向他身邊。

  她丈夫醒過來看著她。他拿起眼鏡戴上并在微笑中看著她。

  「喂,寶貝。保義的汽車維修店給了我一些工作!顾_心地說。

  明慧微笑著回應!膏,聽到這消息真好!」

  她用力擁抱他,但然后卻走開了,擔心丈夫聞到她身上性交的氣味?墒钱斔米齑接H吻他時,并沒有引起他的注意。親吻后,他的表情有點扭曲,他的手指移向她的雙唇。當他望著她時,明慧的心臟強烈跳動。

  「你又吃快餐了?」他邊問手指邊靠著她的唇邊磨弄。

  明慧喘不過氣來。

  「寶貝,我想我們要檢討一下?觳蛯δ愕慕】禌]好處。如果你想隱藏這事實,她至少應將嘴上的奶昔和咸味擦掉!顾f。

  明慧擦著唇松了口氣!笇,被你逮著了,抱歉。我真的想吃薯條和香草味的奶昔!谷A杰聳聳肩重新坐在沙發上!钢淮艘淮!

  她點頭同意并坐在他的身邊!肝乙灿幸粋好消息!顾_始說。

  他轉身望著她。

  「你記得我的碧嫻叔婆嗎?」她問。

  他的頭搖著抬起來,努力去回憶。

  「噢,或許你記不起,她很久以前就搬到東部。我今天接到電話,她去世了」她繼續說。

  華杰拉起她的手!笇氊惡苓z憾聽到這消息。你們很要好?」「是的,我們這是搬開后才長時間沒有聯系。她……她留了一大筆養老金給我!顾f!高@會按月支付,而且是一筆不少的錢。所以……我在想……讓我們用它來支付治療費用!顾ㄗh說。

  華杰在搖頭!膏,不,不,不。那是給你的,不是我的!埂负昧,華杰。它足以支付你的治療以外,還會剩下一點給我使用。信我,一切都很完美!姑骰壅f。

  華杰雙眼滿是淚水,緊緊地擁抱她!阜浅8兄x,寶貝!埂高@不用謝,只更你好轉!姑骰奂哟。

  華杰點點頭,明慧正站起來走向主人房,她急于去洗個澡。當她走進房間時間,華杰繼續看電視。她脫掉衫衣、乳罩、裙子、還有撕爛的丁字褲,并扔到一邊。一方面她想華杰走進來在浴室中占有她,如往常一樣瘋狂地和她做愛。但聽不到腳步聲,屋里只充斥著廣告的聲音。她吧了口氣扭開花灑,看著和等著水溫和蒸汽上升。

  她站在花灑下,讓溫水愛撫她的嬌軀,洗刷四個黑人殘留的精液。她放松,讓仍然留在肛門和陰戶的大量精液沖出來。她雙手扳開敏感的雙臀,讓溫水噴灑在中間,沖洗那里的精液。她讓四個黑人操她只是為了生意,這是令人愉快的生意。是否這樣就能開始她的正在期待的生意王國。至于她的丈夫,他一旦治愈,那幺他們又可以重新開始他們的浪漫關系。思考中的她露出微笑。

  
【完】


  字節:40424 [ 此帖被jyron在2015-12-14 00:0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