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淫妻交換> 【小纏綿】【作者:11wwaa】【完】

【小纏綿】【作者:11wwaa】【完】 - 【小纏綿】【作者:11wwaa】【完】

老吳的眼神猶如帶電的光線一般四處掃描著,在這小區花園廣場里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也不乏頗有姿色的年輕少婦,老吳的眼光一旦找到滿意的獵物,那張原本道貌偉岸頗有高人風范的老臉便迅速糾結成一團,嘴巴一吸一呼,不大的小眼睛中布滿了有色信息。

  就在老吳享受在無限意淫的快感中時,背后突然被人輕輕拍打了一下,正在靈魂出竅干壞事的老吳一下子打了個激靈,就像變形一樣,老臉上色狼的表情一瞬間又收了回去。

  “ 爸爸,你在做什幺呢?” 背后傳來了女子的呼喚聲,聲音輕柔委婉。

  老吳聽到那聲音后,老臉上的猥瑣慢慢地消失不見了,苦笑著回過頭來。

  女子約雙十年華,身穿一件淡紅的棉襖,如玉的臉龐上掛著一抹嬌羞,眼角微微的上翹,看上去有種說不出的妖媚。

  “ 昕昕,外面天冷,你怎幺出來了?不是讓你好好在家休息的嘛! 老吳布滿皺紋的臉上此時再也找不到半點猥瑣,有的只是溫柔。

  “ 唔,人家在家里好無聊的嘛,爸爸不在家沒人陪我說話…” 少女低頭輕聲道,晶瑩的水氣已在眼眶里蔓延開。

  “ 哎哎哎,你別哭啊,讓人看見了還以為我這糟老頭在這欺騙無知少女呢。

  ” 老吳一看見她哭立馬就沒了主意,手掌慌張的揮來揮去。

  少女一看他這滑稽樣,一下子又破涕為笑。

  老吳抿了抿嘴,道:“ 額,我們回家吧!

  少女點了點頭,默默地跟在了老吳的身后,片刻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似的,快步追了上去,挽住了老吳的手臂。

  老吳微微一怔,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慢慢踱步前去。

 。倥袕埻耜,是老吳的兒媳,要說老吳這種三無小市民能有這幺漂亮的兒媳婦能肯定是做夢都要笑醒了,可是現在老吳每次看到自己的兒媳心中除了惆悵就沒有別的情緒了。

  老吳的兒子吳曉明自從三年前去西北出差后就再也沒有了消息,他們單位也曾打來電話慰問過,慢慢地也不了了之,那次事件以后,原本活潑可愛的兒媳似乎受了很大的打擊,終日沉默不語,像是丟了魂一樣。

  老吳對此也是毫無辦法,只能搖頭嘆息,直到那一天…這是個陽光明媚的中午,老吳慵懶的側躺在藤椅上,午后的陽光透過綠葉的遮攔照射在老吳那張陳皮老臉上似乎起了點化學作用,那張本該猥瑣的老臉也變得有些憂郁,神秘。

  老吳緩緩的睜開眼睛,微瞇著小眼睛,舒服地伸了個懶腰。這確實是個舒服的懶腰。

  “ 啊……” 一聲嬌呼從老吳身后傳來,老吳一下子從舒爽中醒悟過來,額,這彈性十足的手感,難道是……

  老吳飛快的收回那只罪惡的手,強裝淡定地回頭。

  身后果然是張婉昕,此時她正雙手捂著胸部,劇烈的喘息著,地上還靜靜地躺著一張毛毯,滿臉的羞紅似乎還有蔓延下去的趨勢。

  粗重的喘息聲和誘人的香氣,一下子就占據了老吳的耳朵和鼻子,而他的眼睛呢,早就被那隨著呼吸上下抖動的豐乳給吸引而去了。

  原本寧靜和祥的午后小院里也彌漫了一層淫靡的氣息。

  老吳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色中老手,此時已從迷茫中醒悟過來,他淡定地站起身就往客廳走去,臉上那副道貌偉岸的樣子實在是和剛才的色鬼聯系不到一塊兒。

  好香啊。路過張婉昕身邊時,老吳狠狠地吸了一口。

  張婉昕也懵了,她剛剛出門買菜回來,看見老吳坐在小院里似乎睡著了,原本想去幫他搭一層毛毯,想不到敬愛的公公居然做出這種事,雖說應該是無意的,但剛剛老吳那色坯樣卻在她面前展露無遺。

  張婉昕捂了捂羞紅的臉龐,腦袋如一團漿糊,自從丈夫失蹤后,這還是頭一次被男人觸摸,而且這個男人還是自己尊敬的公公。望著老吳消失在視線里,她卻有點神傷,好像倒是希望公公剛才能做點什幺。

  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張婉昕默默地撿起地上的毛毯,慢慢地走出了小院。

 。粗鴱N房里正在切菜的兒媳的曼妙身影,老吳又想到了中午的璇靡事件,以前從沒注意到兒媳身材居然這幺好,似乎自從兒子不在了以后,兒媳在家中的穿著打扮也變得隨意起來,很多老吳從前沒機會看到的地方,如今居然可以大飽眼福。

  “ 爸,吃飯了! 兒媳的呼喚聲把老吳從意淫的幻想中拉了回來,他淡定地擦了擦殘留在嘴角的口水,挺直了腰板向餐桌走去。

  餐桌上,各懷心事的兩人都沉默不語。夾了一口青菜,老吳心想這也不是辦法啊,得緩和一下氣氛。

  “ 爸!薄巴耜! 很有默契的,兩人居然同時開口。

  張婉昕怔了怔,隨即羞紅了臉,低頭道:“ 爸,你說吧!

  老吳自然沒什幺好說的,他倒是挺想知道兒媳想說什幺,于是敷衍道:“ 啊,這青菜炒的很入味啊!

  張婉昕也不知有沒有聽見老吳的敷衍,仍然低著頭,過了一會兒抬起頭來,倒讓老吳嚇了一跳。

  兩行清淚緩緩地從眼角流下,劃過了下巴,滴落在了餐桌上。

  老吳慌了,這輩子能讓他慌神的時候除了當年得知老婆生兒子難產,就是現在了。

  “ 怎幺了,怎幺了,婉昕,誰欺負你了?快告訴爸爸,爸爸馬上去收拾他!

  ” 老吳越說越激動,到最后居然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那氣憤的表情也不似裝出來的。

  張婉昕看著眼前高大的身影,心中一暖,嘴角劃過一絲笑意。抿了抿嘴,道:

  “ 爸,我是想問一問有沒有曉明的消息了?”

  老吳聽著她的話,表面看不出什幺,內心卻已翻江倒海了,是啊,她是我兒媳啊,我這混蛋在想什幺呢,真是混蛋!

  老吳默默地抽過一個椅子坐下,道:“ 婉昕,曉明的事情雖然至今沒有個準確的表示,但這已經過了三年了,發生了什幺事,我想不用說,我們也應該有心理準備了。你能這幺愛他,爸爸很高興,這三年來你也一直把我當親生父親照顧我,如果,如果你想離開的話,爸爸能理解你,也祝福你能找到屬于你的幸! 說道后面,老吳居然控制不住的哽咽起來。

  這回輪到張婉昕慌了,她實在想不到平常那個高大可親的公公居然也會哭。

  “ 爸,爸,你這是干什幺,我沒說要離開你啊,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張婉昕慌忙地說道,也沒來及體會自己話中的歧意。

  老吳聽到張婉昕的承諾也沒什幺表示,慢慢地站起身,嘆了口氣便朝自己臥室里走去。他的心里怎幺想呢,沒人知道。

  這老天倒是挺好玩,白天陽光明媚,入夜了居然開始狂風大作,似乎后面還有漂泊大雨一場。

  “ !” 張婉昕猛地從床上坐起,白皙的臉龐上因為驚嚇更是白的可見血絲,冷汗從額頭一直流淌到飽滿的胸部,隨著胸部的劇烈顫抖又抖落到了粉紅色的被單上。

  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夢見丈夫吳曉明而驚醒。

  張婉昕,抱著雙腿無助地把頭埋在雙腿之間,低低的啜泣。她沒有發現門縫中此刻卻有一雙眼睛在窺視她。

  老吳是被她的驚叫給驚醒的,恰巧他也做了個夢,卻是個春夢。

  看著兒媳傷心的樣子,老吳真的是心如刀割,但也沒什幺辦法,搖了搖頭,伸手在自己漲的老高的肉棒上狠狠捏了一把,便準備轉身離去。

  “ 爸,嗚嗚,爸爸…”

  輕輕地伴隨著哭泣聲的呼喚,傳到老吳耳中,他像被雷劈中了一樣,我要去安慰她,頃刻間這個念頭布滿了他的腦袋。

  當張婉昕看到老吳站在床邊的時候,并沒有被嚇到,臉上連驚恐的表情都沒有,有的只是迷茫。

  一絲絲月光透過窗簾的遮擋照射在老吳的臉上,她看到了誰,是吳曉明嗎。

  “ 老公,嗚嗚嗚,老公…”

  老吳這下子呆了,不是吧,把我當成曉明了。想了想也就釋然了,也好,便已兒子的名義好好安慰一下你。

  雙手環住了纖細的腰肢,老吳把頭深深地埋進張婉昕的發間,呼吸著那讓人窒息的催情體香,道:“ 婉昕,別怕,我在這兒,誰都別想傷害你,我們永遠在一起!

  張婉昕沒有回答他,而是用身體做出了回應。雙手用力地環住老吳的脖子,性感的身體已撲入了他的懷中。

  老吳倒是兒媳的主動下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把懷中的嬌軀緊了緊,一只手輕撫著她的背安慰,另一只手則在向下探尋著。

  “ 嗯……”

  美人的嬌喘聲似乎是一劑強力春藥,老吳一直壓抑著的情欲此時徹底爆發了。

  他略顯粗暴地將張婉昕壓倒在床上,喘著粗氣凝視著那張秋水般的面容。

  張婉昕看著野獸般的老吳,臉上的紅暈一下子飄遍了全身,像是下定了什幺決心似的,她再次環住老吳的脖子,柔軟的紅唇印在了老吳喘著粗氣的嘴上。

  張婉昕主動伸出了舌頭,滑進老吳微張的嘴。

  老吳愣了一下,便狠狠地吸住她的小舌,用力地吸取著甜蜜的玉津。張婉昕似乎還不是很適應這樣兇猛的索取,生澀地回應著。

  兩人唇齒交融著,一絲銀線從張婉昕的嘴角流淌而出,滴落在枕邊,淫蕩的凝固了。

  吻罷唇分,兩張嘴之間還連著一絲水線,像是意猶未盡。

  激吻過后,老吳的眼神變得柔情起來,他的大手撫過張婉昕的乳頭,而后緊緊地握住。

  “ 喔……” 張婉昕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將頭深深地埋入老吳的懷中,下面已是潮濕一片。

  老吳噴著熱氣的嘴重重地含住了她的一邊乳頭,另一只手則搓弄著另一邊的乳房,胯下的兇器早已按捺不住了,支起了一個大大帳篷,有意無意的隔著睡褲挺動在張婉昕的桃源洞口。

  那里已是潮濕一片,老吳當然感覺到了,所以他更加肆無忌憚。

  張婉昕捂著小嘴,瞪著大眼睛看著面前全身赤裸的老吳,和被他甩落在地板上的自己的內褲。

  老吳借著月光打量著她的身體,白皙的皮膚此刻已百里透著紅,盈盈不堪一握的纖腰,在往上便是兩團引人犯罪的肉球,此時粉紅的乳頭已驕傲地挺立著,像是再向老吳發出挑戰。但老吳的眼神卻被她的桃源洞吸引而去,粉紅的洞口一張一合像是在呼吸,隨著一陣夜風吹過,幾根陰毛調皮的跳動了起來,也吹亂了老吳的理智。

  老吳幾乎是撲上去的,用力地把嘴掩蓋在了嬌嫩之處,舌頭更是往那最深處用力地探索而去。

  張婉昕痙攣了,是的,她高潮了,這種感覺多少年不曾擁有過,她自己也不記得了,現在她也不愿去想其他的。

  雙腿緊緊的夾住老吳的頭,十根腳趾用力地繃緊又舒展開。

  “ 噗……”

  一股暖流噴涌而出,也澆熄了老吳的欲火,她噴潮了。

  醒悟過來的老吳有些不安,他快速地退下床,看也不敢再看兒媳,穿好衣服便離開了她的房間,他怕自己再遲疑一會兒,獸性就要壓住理性了。

  聽著大門關上的聲音,張婉昕也從迷茫中醒悟過來,天啊,我這是干了什幺,剛才的人是爸爸嗎?

  張婉昕現在想哭,但是卻沒有淚,憋了半天居然笑出聲了:“ 噗,這老頭……”

  那天晚上老吳在小區里狂跑了一晚上,知道東方泛起了魚肚白,他才頹廢地走回家。

  張婉昕已在忙弄早餐了,一切仿佛和從前一般,但老吳卻能感應到一點,不,是很大的不同。

  “ 爸,你回來啦~”張婉昕看到老吳回來了,居然像個孩子似的一下子挽住了他的胳膊,飽滿的乳房摩擦著他的臂膀。

  老吳有些尷尬,他略微用力地抽出手來,走向客廳。

  “ 嗚嗚嗚唔…”

  身后傳來的哭泣聲讓老吳一個激靈,回身只見張婉昕已蹲在地上大哭著,老吳立刻慌亂了,快步上前道:“ 婉昕,婉昕,怎幺了,怎幺又哭了,快別哭了,哎呀,讓人看見了還以為我這老不死的調戲良家少女呢!

  張婉昕聽見老吳的話,把頭抬起,泛著水氣的大眼睛凝視著他,道:“ 爸爸說謊,你不是說要永遠和我在一起嗎,不是說要愛我一生一世嗎?”

  老吳傻了,這不是昨晚說的話嗎,原來昨晚她一直都是清醒的,那為什幺還會和我…

  老吳撓了撓頭,不語。張婉昕一看他這樣便又把頭埋入腿間大哭。

  “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答應你! 老吳大窘,只好道。

  “ 你答應我什幺?” 張婉昕抬頭問道。

  “ 額,永遠和你在一起…” 說完這話饒是老吳這縱橫情海數十載的老江湖也是羞紅了臉,扭捏著微低了頭。

  “ 嘻嘻! 張婉昕聽了老吳的承諾居然一下子破涕為笑,這變臉還真快啊,要不是她的眼角還掛著淚珠,老吳都要認為她在耍自己了。

  張婉昕興奮地挽住老吳的胳膊,親熱地把他攬到桌前坐下。

  “ 來,爸,來嘗下我的手藝,嗯,張嘴嘛~”

 。蠀锹厥栈亓怂季w,望著身邊的兒媳開心的笑臉,不管別的,至少他是覺得幸福的。

  “ 爸,快來追我~”張婉昕突然松開老吳的胳膊,快步向前跑去,突然回頭嬌呵道。

  “ 嘿,來啦,這次抓住你,可要打屁屁哦!

  ……

  
【完】


       字節:10142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